|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三十九章此去經年

第三十九章此去經年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3-11-27 16:03  字數:2332

正如如涵所料,她醉酒後說的話傷害了尚文,尚文再也沒有勇氣去愛如涵,他知道一個女孩兒如果在承受了那麼生不如死的煎熬之後,仍深愛著一個男孩兒,那麼任是誰也無法將他們分開,黃尚文徹底認輸了,輸得心服口服。

幾天來,尚文無心上課,在球場上打籃球、在校園裡漫無目的地遊盪,幾經思索,他決定找劉明宇談談,告訴他真相,讓兩個相愛的人重新在一起。如果如涵重新接受劉明宇,找回曾經的快樂,他也會祝福他們。尚文向來雷厲風行,想到什麼就做什麼,當天晚上就到了明宇工作的餐館。

「先生,你幾位?」見他走進來,服務生客氣地問道。

「我不吃飯,我找人,我找在這裡工作的劉明宇。尚文直奔主題。

「他呀,已經離開兩天了,前天來了一個中年男人,不知這人說了什麼,兩人就開始抱頭痛哭,沒過一會兒,明宇就回來了,連這個月的工資都沒要,就收拾東西離開了」服務生答道。

「劉明宇走了!如涵怎麼辦?」黃尚文心裡十分懊惱,他恨自己沒有早點去找劉明宇,讓他早點回到如涵身邊。如涵沒有想到尚文會去找明宇,她更沒想到明宇的家裡發生了巨大的變故。世邦公司的副總經理,利用職務之便將一些重要的客戶資料泄漏給了競爭對手,給世邦公司造成了巨大的經濟損失,世邦公司元氣大傷,劉世邦身體也垮了,腦梗塞住進了醫院。離開家兩個月,看到病床上虛弱的父親,明宇再也支撐不住,這個躺在床上的男人,曾經是那麼強大,那麼有力量,他從未想過這個男人會倒下,會像個孩子一樣柔弱無助。母親的眼睛腫了,嗓子說不出來話,只是坐在旁邊默默地流淚。明宇心痛極了,他不知道這一切是不是對他離家出走,棄他們於不顧的懲罰,他恨自己,卻也清醒地知道,這個時候,他要長大,他要像個男人一樣,為他們撐起一切,做他們頭頂的那片天。

在明宇的悉心照顧下,劉世邦的身體一天天好起來,可是思維已不如從前敏捷,劉世邦深知,公司的業務自己已經不能處理了,明宇大學尚未畢業,他必須在身體尚能撐下去的時候,找一個人管理世邦,為明宇以後接手世邦打下基礎。他不想在因為自己的耽誤明宇,暗自讓秘書買好了機票,送明宇回美國繼續學業。明宇不想離開父親,可他理解父親的良苦用心,世邦經此重創已大不如前,唯有自己學有所成,才能重振世邦。這一次,他不忍在違背父親的意思,踏上了飛往美國的飛機。他很想臨時之前再去見如涵一面,但是他不敢,他怕見了如涵就再也沒有離開的勇氣,他更怕看到如涵和黃尚文幸福的樣子,自己會受不了。可他沒有想到,再次見到如涵,已是一年之後了。

明宇走後,從亦晴口中,如涵知道了明宇家裡發生的事,她覺得與明宇的距離越來越遠了,明宇的身上肩負著家族企業的責任,需要一個有背景、有家世的女孩兒助他一臂之力,而自己雖然也算家境殷實,但對於世邦,她並無幫助。

離開了明宇、離開了尚文,如涵心如止水,掀不起一絲波瀾,學校里仍不乏追求者,可沒有一個人能靠近如涵,走進她的心。她只是沉浸在學業中,沉浸在她的紅樓世界裡,填補內心那一片空缺,那裡曾經住著一個人,他走了,如涵的也心空了。

大學的最後一個暑假,在家門口,如涵看到了一年不見的明宇,他更瘦了,人也顯得更精神了,過早壓在他身上的責任讓他多了許多成熟氣質,與23歲的年齡極不相符。此去經年,兩人想見,別有一番滋味。

「如涵……」明宇聲音哽咽,自那年一別,明宇無數次在夢裡叫著這個名字,想著這個人,如今這日思夜想的人就在自己眼前,他卻看不清了,眼裡溢滿的淚水已擋住了他的視線,他想緊緊地抱住眼前這個女孩兒,告訴她,今生今世再也不要和他分開,可這一次,他再也不能夠了,他只能見她一面,然後穿上早已準備好的阿瑪尼西裝,走向和另一個女孩兒的訂婚宴。這一次,是他自己選的,不是父親逼的,他們的聯姻,將會給沉寂了近兩年的世邦公司帶來轉機。

「如涵,我回來了,我提前修完了學分,我畢業了」,明宇勉強用了比較輕鬆的語氣對如涵說道。

如涵心裡一陣喜悅,明宇回來了,也就是說他們見面會比較容易,如涵的心裡充滿了希望,即便不能擁有,能見到也是一種幸福。

「回你爸爸的公司上班了嗎?」如涵問道。

「嗯,我做總經理助理,先和郭叔叔多多學習,畢竟書本上的和實際的太不一樣」,明宇故作鎮定。

「那,我畢業了也去幫你吧」如涵開玩笑道。

「嗯,我等你來……」明宇頓了一下,心裡一陣酸楚。「你,還好嗎,和黃尚文怎麼樣?」

聽到他問起黃尚文,如涵知道,那年的事兒他當真了,她傷害了尚文,也傷害了明宇。

「我們,從來沒有在一起,他只是個朋友,我心裡放不下別人」如涵不忍再欺騙,向明宇說出了實情。這個真相,明宇想到過,但他寧願如涵真的和尚文在一起,自己才能安心地離開,走向另一個女孩兒的世界。可是這一年多,滄海桑田,世事變遷,他,再不是以前的公子哥,再也不能給如涵幸福了。

「如涵,我要訂婚了,和韓丹,她說自初中起就開始喜歡我,他爸爸是創世國際的老闆,她,能幫我重振世邦」。明宇幾乎失聲。

縱使有千萬種設想,如涵怎麼也沒想到,她和明宇的再次想見,是因為明宇要告訴自己訂婚的消息,而他的未婚妻,不是她。一年多的思念、一年多的壓抑,如涵再也綳不住了,彷彿有萬千把利刃,一刀一刀剜著自己的心,眼前一片黑,再醒來已是在醫院的床上。明宇,不見了。看不到明宇,如涵甚至在想,自己是不是做了一個夢,明宇的訂婚只是她的一個噩夢,夢醒了,一切都好了。可身上的痛分明在告訴她,她摔倒了,受了傷,一切都是真的,她的摯愛劉明宇,將於這年的8月8日,在香格里拉飯店,與一個女孩兒緣定一生!這次,她是真的被拋棄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