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三十八章虛幻的幸福

第三十八章虛幻的幸福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3-11-27 16:03  字數:2280

兩人來到校門口的一間茶室,相對於附近火鍋店、烤肉店的喧囂,茶室顯得格外冷清。

茶室布置得清幽、雅緻,像極了志強高中校門口的那間,一瞬間,如涵和明宇都像回到了從前。兩人找了靠窗的位置坐下,點了如涵最愛的信陽毛尖兒。看著窗外甜蜜相依的情侶,明宇不禁感嘆道:「如涵,如果我不去美國,而是留在海城陪你,就不會發生這麼多事兒了,距離真的是很可怕的東西,韓丹告訴我,她來這兒找過你,我想她一定說了許多讓你難受的話吧?」

「沒什麼,她說什麼我都不會在乎,那個時候我非常相信你,她的話沒起到任何作用。」如涵言不由衷,只是淡淡地說道。

「她說什麼我不知道,但我能想像得到,我不會再給她機會傷害你。如涵,我們重新開始吧!我準備留下來,再也不回美國了。」明宇早就下定了決心,語氣十分堅定。

「你不走?留下來?你的學業怎麼辦?你爸不管你,你畢業後的工作怎麼辦?這些問題太現實了,你想過嗎?」如涵接連問了幾個為什麼,情緒有些激動。

「這些我都想過,這些日子一直在想,我在商學院的學分已經夠了,可以畢業了,晚一點我去一趟,處理一些事情就可以回來了。我爸只是暫時無法接受你,他不了解你,等我帶你回家,你們多見見面,他就知道你的好了。再說,你的條件也不差,我們也算門當戶對呀,他沒什麼理由反對!如涵聽得出,明宇不是一時衝動,這些事情他已經想得很周全了。

「那韓丹怎麼辦?」如涵追問道。

「韓丹根本不在我的考慮範圍之內,我們的事兒和她一點關係也沒有,無非是她一廂情願地央求韓叔叔,非要嫁給我,我們不用管!」明宇厲聲說道。

聽明宇說了這麼多話,如涵的態度漸漸軟了下來,不過還沒有拿定主意,想了想說道:「明宇,給我點時間,讓我想想吧,這段日子我們之間發生了太多事兒,我心裡亂亂的,一時也不知道該怎麼辦。」

「好!我不逼你,你想想吧,我們先不說這個,茶都涼了。」如涵又給如涵到了一杯茶。從如涵的眼神中,明宇看到了轉機,心情好了許多。

兩人又聊了一會兒,明宇就把如涵送到了校門口,會餐廳上班去了,

穿過體育場一路走著,到了寢室樓,遠遠地看著尚文拿著一束百合花站在門口,一連幾日,尚文都沉浸在幸福的幻想中,小楓的鼓勵,讓他更有勇氣追求如涵。對如涵更是百般疼惜,唯恐照顧不周。

「你怎麼來了?」如涵明知顧問。

「當然是看沈大小姐來了,一會兒看不到,都會十分想念。」在如涵面前,尚文一向嘴貧。

「剛才還在校門口見過面,這會兒又過來,你不累呀,黃大少!」如涵笑道,她不忍傷害尚文,因為每見明宇一次,他的心便動搖一下,她知道用不了多久,自己就會撐不住,回到明宇身邊。

「不累,送完花我就走。明天聚會再見!」尚文把花遞給如涵,唯恐如涵拒絕,頭也不回就走了。

「我只收這一次,不要再送啦,黃大少!」不知從何時起,如涵已經能欣然接受尚文的示好了,懷中的百合散發著陣陣幽香,讓如涵陶醉。

第二天,是紅學會成立五周年的日子,也是如涵當選會長後組織的第一次活動,也是文學院的一次盛事,56名會員難得聚在一起,場面很是熱鬧。活動後便是全體會員的聚餐,大家湊份子在學校附近的滿漢樓擺了5桌,席間不乏如涵的追求者,黃尚文看在眼裡,幾次想發作,都被旁邊的亦情拉住了。如涵本不勝酒力,也只有一杯兩杯的量,卻礙於面子不好拒絕,足足喝了3大杯的啤酒,只覺得天旋地轉,整個人幾乎要暈倒。尚文扶著她,她卻不斷地掙扎,兩人走得很慢,漸漸被人流落在了後面。

「劉明宇,我恨你!」如涵神志不清,大聲喊叫著,聽到如涵說恨劉明宇,尚文心裡很高興,卻沒想到如涵接著喊道「我恨你!但是我更愛你!可是我不能和你在一起,不能和你在一起……」尚文很是震驚,他只聽說如涵被明宇拋棄,恨得要死,卻沒想到在內心深處,對劉明宇還是有愛,是呀,愛之深恨之切,沒有愛怎麼會有恨?尚文心裡掠過一絲悲涼,他有預感,如涵隨時會回到劉明宇身邊,只要有愛,就沒辦法將他們分開。他幻想的幸福,就像海市蜃樓,很快就會消失。「尚文,我對不起你,你知道嗎?我不能愛你,因為我心裡只有他,只有他!尚文,我對不起你……」如涵的聲音越來越微弱,尚文卻聽得真切,他認識如涵那麼久,追了如涵那麼久,如涵曾經的冷漠和拒絕都沒有讓他泄氣,唯有這些話將他整個人徹底打垮,他意識到無論怎麼努力都無法取代明宇在如涵心中的位置,自己的愛竟是那麼微不足道。

把如涵送回寢室,黃尚文躺在籃球場上一夜未睡,他在想到底應不應該放手,讓如涵去找她的真愛。

早上醒來,如涵頭痛得厲害,才想起晚上喝酒的事兒,她本想聚餐後找黃尚文談談,卻不想喝多了,當時的事兒什麼也想不起來。

「三姐,昨天晚上是誰送我回來的?」如涵問道。

「還能有誰?當然是你家黃尚文唄!」不等三姐回答,二姐搶先答道。

「不過,你們是不是吵架了,我看你家尚文的臉上不大好」三姐補充道。

如涵心裡一驚,她很擔心,自己是不是喝多了說錯了什麼,對於攤牌的事兒,她事先想好了說法,想把對黃尚文的傷害降低到最小,她可不想酒後吐真言,把什麼話都一股腦兒地說出去。想到這兒,如涵立即傳好了衣服,一邊撥通了黃尚文的電話一邊向樓下走去。這次是個例外,黃尚文並沒有立即接起電話,而是在幾聲滴滴聲後傳來「你撥打的電話暫時無法接通,請稍後再撥」。黃尚文開始拒接電話了,如涵知道,她很可能在醉酒時說了一些不該說的話,傷了一個深愛自己的男孩兒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