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二十九章死,我不會!

第二十九章死,我不會!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3-11-27 16:03  字數:2153

「真的嗎?你找到他了?太好了,我等著,我等他電話。」如涵重新燃起了希望。

「如涵,答應我,別再哭了,我已經給小楓打電話了,他現在不在海城,不過已經定了明天早上的飛機,馬上就能回去,我後天也會趕回去,相信我,一定會好的,事情沒有你想到那麼糟,無論怎樣,我和小楓都會陪著你,你不孤獨!」亦晴的話給了如涵很大的安慰。她不忍讓好姐妹擔心,假裝振作起來:「沒事的,我哭一會兒就好了,我等你們回來,也等他回來。」

「好,那我先掛了,聽話,一定要好好照顧自己,如果劉明宇太忙回不來,我帶你去美國找他,一定要問個明白。」亦晴向來說到做到,女漢子性格,再聯繫不上劉明宇,她就準備親自出馬教訓這個負心漢了。

「嗯,放心吧,有你保護我,我還怕什麼。」如涵柔聲說道。

又叮囑如涵幾句話,亦晴也就掛斷電話了。如涵躺在床上,把手機放在了枕邊。一天來,哭、笑、瘋、傻、癲、狂……能經歷的她都經歷了,甚至想拿起老媽桌子上的安定,吃一瓶下去,尋求解脫,原來背叛,竟是這麼可怕!

她很累,累到不願再思考,躺在床上也睡不著,打開網頁,隨便友寫的一些情感小文章,心裡好受了許多,特別是其中的一段話,很打動如涵:

「女孩兒們記住了,你對自己好,就會變得更出色,在別人眼裡,就更有價值。而你對別人付出太多,自己就會變得更薄弱,你的利用價值完了,也就完了。所以,別老想著取悅別人,你越在乎別人,就越卑微。只有取悅自己,並讓別人來取悅你,才會令你更有價值。一輩子不長……對自己好一點。」

如涵一邊看一邊細細品味,找到了癥結的所在,在和明宇的戀愛中,她失去了自我,沉浸在明宇的世界裡,為他喜,為他憂,經歷著他的喜怒哀樂,逛街的時候很少關注自己穿的衣服,卻常常想著明宇適合穿什麼樣的衣服。想著想著,她心裡透入一絲光亮,她想這時的劉明宇,也許不會因為拋棄她而痛苦,真正感到生不如死,只有他一個人。那麼,為了這樣一個不在乎自己感受的男人,一個容易被人搶走的男人,她有必要折磨自己嗎?答案是「不」!「絕不」!

話雖這麼說,可有些事兒又豈能輕鬆放下,她為自己的付出不值!為自己的心不值!為自己的情不值!凡是能輕易被搶走的人不是自己的人,凡是輕易說分手的愛情並不是真正的愛情!她覺得自己從來沒有真正擁有過明宇的愛,一切都是虛幻的海市蜃樓!

「死,我不會!我不會為了任何不值得的人去死。愛我的人也不會希望我去死,我為什麼要去做親者痛、仇者快的事情呢?!」如涵在心裡勸解自己,從地上站起來,走到鏡子前,三天後,如涵終於看到了真正的自己,臉色慘白,顯得黑眼圈更加突出,黑與白的鮮明對比中,沉浸著一顆支離破碎的心!

在分手告白的第三天早上,如涵剛剛從恍惚中醒來,就聽到樓下門鈴響聲,她隨便披了件衣服,扶著樓梯下了樓。打開門一看,竟是小楓。

走進門來,看到眼前的心上人,小楓竟說不出一句話來,他眼前的如涵,已經沒有一個女孩兒應有的樣子了,連續兩天顆粒未盡已把她的體力耗盡了。兩天來,她一個人,時而哭時而笑,過著地獄般的生活,整個人完全崩潰了,支撐她活下去的,只有客廳桌子上的那張和爸爸媽媽的全家福。

從亦晴口中,小楓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具體細節他不知情,他看得出,如涵過得非常不好,一張俏臉格外憔悴,身體更加單薄,好像一陣風就能把她吹倒。一陣心酸,小楓竟掉下淚來,把如涵攔在懷裡,任憑淚水無聲地滑落。

在如涵的世界裡,天塌了,而小楓,是為她撐起這片天的人。

「如涵,我回來了,有什麼苦,你和我說,別再自己扛著,從今天開始,我會一直陪著你,直到你好起來。」小楓聲音顫抖,既心疼如涵,又痛恨明宇,他甚至後悔,當初沒有應該和明宇爭一爭,讓他沒有傷害如涵的機會。

「小楓,我好難受,我好想死……」撲在小楓的懷裡,如涵終於把壓抑許久的情緒發泄出來,泣不成聲。

「死?我不許你死!為了一個拋棄你的人去死,你覺得值得嗎?你知道身邊有多少人在關心你嗎?且不說沈伯伯、沈伯母,就是我們這些朋友,也都希望你好好的。如涵,相信我,痛苦是暫時的,挺過去了,就什麼事兒都沒有了!」小楓撫摸著如涵的頭髮,愛憐地說道。

「挺不過去了,我一點信心也沒有,我覺得我的心已經隨著他給我的分手信去了,永遠的死了,再也不肯能好了。只剩下這一副驅殼,活著還有什麼意思!」如涵哭著說道,淚水浸濕了小楓的襯衫,讓他感受到前所未有的心痛。

小楓扶住如涵肩膀,讓她靠在沙發上,倒了一杯水遞給如涵:「喝點水吧,你看你嘴唇,都干成什麼樣了!不吃也不喝,身體會垮的。」

如涵接過水杯,大口地喝了起來,兩天了,她甚至連水都不想倒。

「如涵,聽亦晴說,沈伯伯和沈伯母出門了,那李阿姨怎麼不在?她不給你做飯嗎?」不見保姆的身影,小楓問道。

「她早就不在我家了,還沒找到合適的保姆,這幾天都是我自己在家。」如涵一邊喝水一邊答道。

「這樣呀,那我就給你當保姆,讓你嘗嘗我的手藝。等會兒去超市給你買菜。」小楓強作笑臉,對如涵說道。

「好吧,晚點再去吧,現在我只想借你的肩膀靠靠。」如涵看著小楓,示意他坐在旁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