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二十八章背叛的滋味

第二十八章背叛的滋味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3-11-27 16:03  字數:2268

經過了一個晚上的折騰,如涵身心疲憊,想睡卻睡不著,頭暈暈的,胃裡像有東西在翻滾,心也疼得厲害。老爸老媽旅遊還沒回來,給如涵準備了很多吃的東西放在冰箱里,她卻什麼也不想吃,什麼也不想做。她一再努力勸慰自己,可是實在找不到一個合適的理由,為什麼?為什麼那麼多個電話不接?那麼多信息不回?到底是為什麼?難道他過生日的時候不想聽到女朋友的祝福嗎?無數個疑問在如涵頭腦中旋轉、撞擊,讓她坐立不安。

「是鬼迷了心竅也好,是前世的因緣也好……」如涵手機鈴聲響起,是亦晴打來的,想到亦晴也在美國,如涵想抓到了救命稻草,慌忙接了起來。

「亦晴,快幫幫我,幫我去商學院看看明宇,我找不到他,我不知道該怎麼辦……」不等亦晴說話,如涵就焦急地說道。

「怎麼啦,發生什麼事兒了,快告訴我!」亦晴一頭霧水,不知情況,可從如涵的聲音中聽得出,她著急,非常的著急。

「明宇不見了,我打電話不接,信息也不回,前見天韓丹還來找過我,說明宇和她在一起了,我當時不信……不過現在看來,也許是真的……」如涵開始哭了起來,說話也時斷時續。不過她的意思,亦晴聽明白了。

「我知道了,不過我沒辦法幫你找她,我已經回國了,在上海幫我爸辦點事兒,晚點我用我的手機給劉明宇打電話,看他接不接,你把他手機號發給我。」亦晴很清醒,想到了這個辦法,如涵早就被擔憂,焦躁和各種不安的情緒攪亂了心智,這個最簡單的辦法她都沒想到。

「好,我發給你,你打給他,一定要告訴他,讓他給我回電話,我好擔心他。」亦晴的話,讓她看到了希望。

「放心吧,如涵,我一定找到他,你別哭,我讓小楓去陪你,你這樣,太讓人不放心了!」雖然遠隔千里,亦晴對如涵的關心依舊,還是那個高大的、強悍的保護神。

如涵答應著,掛了電話,打開了電腦,登陸了MSN,想看看有沒有明宇的消息,令她意想不到的是,竟看到了明宇的留言:

「如涵,寶貝!這是我最後一次這樣叫你吧,衣服我收到了,我很喜歡,信息我看到了,電話我也聽到了,可是我沒有接、也沒有回,因為對你,我心有愧疚。

韓丹告訴我了,她前些天去找你,說了一些話,我想,你一定不相信她說的話,不然,你不會一如既往地對我這麼好,可是,我不配你對我好,她說的,未必全是真的,但是有一點她說對了,我做了對不起的事兒。

初來美國時,我心裡想的都是你,每天晚上都能夢見你,我的如涵,我知道在這個充滿誘惑、自由開放的國度我要學會自製,我要對得起你,可是……在一次聚會中,一個美國女孩兒闖入了我的生活,她是那麼熱情、那麼陽光,我用盡了辦法去拒絕她,可我越是拒絕,她越是不放棄,那一天,她為了開車追我,差點出了車禍,也就是那一天,我們在一起了,我的身體、我的心都已經配不上你了,我並不是她的第一個男人,可你是那麼純潔,我不忍用自己並不純潔的身心去玷污你,如涵,我們分手吧,我不配擁有你!

愛你,如涵!」

看到明宇的信,如涵萬箭穿心,一夜不吃不睡的她再也支撐不住了,癱倒在地上,頭撞在了桌子上,一時間暈了過去,待醒來時天色已漸黑了。就這樣沉睡了幾個小時,她好想一直睡下去,不用醒來,不用面對這慘痛的現實。連日來的打擊,心中的委屈,身上的痛,一時間化作凄厲的叫聲「啊———」叫聲過後便是撕心裂肺的痛苦,至今她仍不敢相信,幾年的感情,竟抵不過萍水相逢的女孩兒的誘惑,他,真的是自己深愛了幾年的劉明宇,是自己一生認定了的那個人嗎?

可憐的如涵還抱有一絲希望,他希望這封信不是明宇寫的,是韓丹在搞鬼,她要聽明宇親口說,可電話打過去,聽到的仍是關機的提示音。又是一陣嚎啕大哭,哭得痛徹心扉。

哭過了,叫過了,如涵反而冷靜了,她不得不面對這樣一個現實:她被甩了,被離棄了,她失戀了!這一切就發生在她心愛的人的生日的第二天!這一天,她盼了好久,她想親口對他說生日快樂,想問他衣服合不合身,可這一切,都隨著殘酷的「我們分手吧」再也不可能實現了。

電腦屏幕上,信的最後一句「如涵,我愛你!」是那麼的刺眼,如涵抓起枕頭向電腦扔去,愛,就是背叛,就是欺騙,就是一句我們分手嗎?莫大的諷刺!這一刻,如涵真正明白,愛,原來可以這般齷齪,這般不堪!

偌大一個房子里,除了她,沒有第二個人,越發顯得清冷孤寂,梳妝台上,明宇送的音樂盒依舊晶瑩剔透、通體閃亮,如涵打開音樂盒,音樂聲又一次響起「你問我愛你有多深,愛你有多深……」當初聽到這首歌的時候,她是那麼幸福,可如今往事歷歷在目,卻已物是人非。如涵心中無限酸楚,舉起音樂盒,欲扔到地上,卻又緩緩放下,這是她和明宇愛的見證,她怎捨得丟棄!

把音樂盒抱在懷裡,如涵呆坐在床上,杏眼通紅,白皙的俏臉上,一道道淚痕依稀可見,梨花帶雨的樣子我見猶憐。「怎麼辦?我該怎麼辦?我要不要去找他,要不要問個究竟?」想全天下所有被拋棄的女孩兒一樣,如涵最先想到的也是問個為什麼,為什麼要選擇別人?為什麼要分手?為什麼忘了當初的諾言?無數個為什麼,就想無數把尖刀,每刺一下,都是一陣劇痛。

放在桌子上的電話又響了起來,如涵從床上跳了起來,拿起了電話,她猜想打電話的會是亦晴。一看來電顯示,果真是她!

「如涵,你怎麼樣,別著急了,我給劉明宇打電話,他接了。沒事,他那裡有點事兒,晚點會聯繫你的。」亦晴擔心如涵的安危,恨不得立即從上海飛回來,編了個善意的謊言,她何曾聯繫到劉明宇,他的電話一直在關機,任是誰也打不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