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二十五章明宇變心了?

第二十五章明宇變心了?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3-11-27 16:03  字數:2946

除了對沈如涵,對其他女生尚文向來不會憐香惜玉,據目擊者說,尚文拒絕女孩兒的時候態度強硬,甚至看都不看女孩兒一眼,只拋下了一句:「你覺得你能比得上沈如涵嗎?」他的這句話極具殺傷力,女孩兒們不僅傷了心,還從此記恨上了如涵。

最轟動的就是外文系系花艾雪的那次告白,據說尚文放下狠話後,艾雪哭著跑了出去,還差點摔倒,一次和寢室大姐在校園裡散步,經大姐指點,如涵見過艾雪,她身材窈窕、面容清秀,頗為可人。如涵不明白,尚文怎麼偏偏就看上了自己,還用那麼冷酷的言辭拒絕一個無辜的女孩兒。為了這事兒,如涵一連幾日都不理尚文,害得尚文不知所措,不知道哪裡得罪了她。

男女之間的關係總是難以琢磨,如涵深愛明宇、尚文迷戀如涵、曉楓愛慕如涵不動聲色,艾雪痴迷尚文不能自拔,這錯綜複雜的關係剪不斷、理還亂,如涵本不想理會,甜甜蜜蜜地和他的明宇戀愛,可連日發生的事情已經擾亂了她的思緒,不能沉浸在自己的小世界裡了。以前和明宇的通話是她一天里最快樂的時光,但現在卻多了一些焦慮,關於尚文的事兒,她不敢提及,她知道,男人的心看似粗糙,卻也細膩,如果讓明宇知道有一個男生狂追自己的女朋友,估計他會受不了從美國飛回來。

「寶貝,你怎麼了,聽你的聲音,好像心情不大好。」明宇一向細心,感覺到如涵的異樣。

「沒什麼,可能太累了,最近課好多,我還要給一家雜誌社寫稿子,有點忙不過來。」如涵無奈地說道,語氣還算自然。

「這樣呀,不要太難為自己,要當作家,也不急在一時,畢業了你可以在家裡做專職作家,我養你,現在好好上課就好,雜誌社的稿子就推了吧。」明宇關切地說,在他看來,男人養女人是天經地義的事兒,他在心裡已經做好了打算,畢業後就和如涵結婚,他為家族企業打拚,如涵安心相夫教子,做點愛做的事兒就好。

「嗯,好的,我會盡量推掉的,你放心,我沒事的,休息幾天就好了。」明宇的貼心,讓她的心熨帖了許多,暫時緩解了連日來的不快。

「Dylan!你到底要聊到什麼時候呀,我們大家都等著你呢。」電話里傳來一個女孩兒的聲音,正在叫明宇,Dylan是他的英文名字。「馬上去,我和我女朋友說話呢。」明宇對那女孩兒說道,如涵聽得真切。

「有事兒你就去吧,親愛的,別讓人等急了!」如涵聽得出,電話那邊有些喧鬧,好像很多人在一起的樣子。

「那我走了,寶貝,同學在我這裡開Party,我得回去招待大家了,晚點我再給你打電話,乖乖的,好好休息,別太累了。」兩人又說了兩句,明宇就匆匆掛斷了電話,如涵感到一絲凄涼,她想像著如果和明宇在一起,她必定像個女主人一樣,為明宇的同學們準備豐盛的晚餐,大家會誇她的廚藝好,明宇也會因為有她這樣一個女朋友而很有面子。可想像歸想像,現實是殘酷的,她只能一個人發獃,默默地思念遠方的明宇。

尚文還是每周不間斷地給如涵送些吃的東西,在餐廳吃飯,只要看到如涵,就會撇下一起吃飯的哥們兒,在一片「重色輕友」的譴責聲中湊過來,不顧如涵抗議,坐在她旁邊一起吃飯。寢室里的姐妹們早就看好尚文,每到這個時候都會心甘情願的起身,把如涵身邊的位子讓給他。一來二去,尚文和寢室里的幾個姐妹的關係越來越好了,有校草陪著吃飯,幾個花痴女都覺得很有面子。

尚文不遺餘力的追求,如涵躲不開,只好向姐妹們求救,可她發現,堡壘已經從內部攻破了,黃尚文「曲線救國」的方案成功了,幾個人都成了他的說客。

「姐姐們,你們就幫幫我吧,黃尚文再過來,你們都不理他,也不給他位子坐,咱們幾個在一起不是挺好的嗎,幹嘛每天都給他留個位子。」如涵故作可憐兮兮的樣子,妄想取得室友的同情。

「這個我可沒辦法,公共場所,人家坐哪裡,我怎麼管得了,我就知道,面前有個大帥哥,吃飯比較有食慾。」三姐向大姐李茂遞了個眼色,笑著說道,一副壞壞的樣子。

如涵轉而向李茂求助,李茂看了老三一眼,明白她的意思。

「寶貝兒,姐姐們也沒辦法了,不就是一起吃飯嘛!怕什麼,實在不行,你就當尚文是空氣。」李茂和李薇薇就像串通好了似的,口徑出奇的一致。

「看來我是找錯人了,你們這些人,都被黃尚文收買了,我該怎麼辦,身邊全是黃尚文的間諜。」如涵撲倒在床上,滿臉的無奈。

「我看你就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尚文那麼好的男生,誰不喜歡,他要是喜歡我,我早就從了。」躺在床上看書的四姐也插話道。如涵意識到,想贏得室友們的支持和同情,是不可能了。

正在她困惑見,手機響了起來,如涵以為是明宇,興沖沖地去接,待拿過手機一看,才知道是尚文。又把手機扔到了桌子上。李茂猜到是尚文的電話,拿起桌上的手機,接了起來:「尚文呀,如涵在床上躺著呢,讓我幫她接電話,我馬上遞給她。」不容如涵反對,李茂就把電話遞給了如涵。看著李茂,如涵恨得牙痒痒,老三和老四都在旁邊偷笑。

「幹嘛?找我有事嗎?」如涵不情願地拿過電話,帶著怨氣問道。

「沒什麼大事,就是想請你看個電影,剛上映的,特好看。」尚文熱情地邀請道。

「我去不了,沒時間,待會兒還要去自習室寫稿呢,明天給雜誌社交稿。」如涵沒好氣地說。

「那好呀,我正好也要去自習室,等你寫完了,我們一起去,電影是晚場,不會耽誤你寫稿的。」如涵的冷淡,並沒澆滅尚文的熱情,他依舊堅持著。

「晚上再說吧,我現在不確定。」如涵沒有辦法,只好用到了這個緩兵之計。

聽如涵這樣說,尚文看到了希望,又隨便聊了兩句,就掛斷了電話。到了晚上,如涵推脫不過,就和他一起看了電影,為了避免形成曖昧的氛圍,如涵特意選了一個槍戰的美國大片,尚文看得津津有味,如涵則恨不得時間快點過去。

無論如涵怎樣冷淡,怎樣拒絕,尚文都不死心,除了在寢室、洗手間,在校園裡,有如涵的地方,就有他黃尚文的影子,追隨在如涵身邊,陰魂不散,如涵沒有辦法,也只好聽之任之了。

女孩兒的心思總是細膩的,她若愛一個人,總是不能自已的想著他,喜歡和他嘮嘮叨叨地說話,那怕一點生活瑣事都想說給他聽。如涵和明宇談話的內容就是這樣,常常是今天吃了什麼,出去逛街買了什麼,諸如此類的話題,聊到最後仍有意猶未盡之感,才依依不捨地放下電話,聽到明宇的聲音,如涵心裡甜甜的。兩人經常通過電話聯絡感情,本是很好的事兒,可是最近一個月,明宇似乎變了,經常是如涵要睡下了,他才打來電話,而且不想和如涵多聊,只是說累了,匆匆地說聲晚安就掛斷了電話。寢室的姐妹們也注意到了明宇變化,談過了三次戀愛的李薇薇提醒如涵,這種情況往往是男人變心的前兆。如涵不敢也不願相信李薇薇的話,她堅信明宇對自己的感情不會變,況且她一門心思在明宇身上,噓寒問暖、無微不至,明宇怎麼可能會愛上別人呢?

日子一天天過去,期末考試臨近了,明宇的冷淡,如涵無暇顧及太多,直到他連續兩天沒有給她打電話,如涵才意識到事態的嚴重性,第三天早上剛起床,如涵就開始撥打明宇的手機,一直無人接聽,直到晚上,電話才撥通,明宇說話含糊不清,還有一絲怒意,責怪如涵吵醒了他,如涵很傷心,她不懂,關心一個人也有錯嗎?放下了電話,心裡酸楚,躺在床上,一夜無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