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三二四章 危機四伏

第一三二四章 危機四伏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12-02 13:36  字數:2257

那些媒體記者們都是一群什麼人,那是為了新聞可以『奮不顧身』的,他們現在圍在工地門口,完全是因為沒能找到工地的負責人或者辰氏的負責人,否則他們早就像嗅到魚腥的貓一樣撲上去了。=

「涵涵,他們一定是沒機會採訪到逸雪才不走的,你要是下車,他們要是看到你,肯定會瘋子一樣的揪著你不放的。在他們眼裡,拿到新聞才是唯一重要的事!」

如涵抿了抿唇,手緩緩的自扣手處離開,她知道,亦晴說得沒錯。以她現在這種身體情況,她不能冒險。

只是,不知道逸雪現在在哪兒?是還在工地上,亦或是已經回辰氏了呢?

記者們圍在工地不走,感覺上逸雪好像是還在工地吧……

她很想進工地去看看,可她是真的不曾想到,這件事竟然會鬧這麼大,驚動了這麼多家媒體。

不,或許把這麼多家媒體招惹來,也是郭嘉瑜和趙剛的傑作吧。他們的目的就是想不遺餘力的傷害逸雪,讓逸雪連回擊之力都沒有!

「要不然,我先送你回家吧,也許他已經回家了也說不定呢?畢竟記者們都來了,他肯定是要避開他們的,即使他回辰氏記者們也可能追過去,最有可能是回家了……」

亦晴的話沒說完,如涵手中的手機忽然乍響,幾乎將她嚇的激靈了一下。

她拿起手機一看,是逸雪回過來的,自然是毫不遲疑的接通了。

「涵涵,給我打電話了?」電話另一端,逸雪的聲音似乎還一如既往般的平穩,甚至於聲線都聽不出半點起伏的端倪。

「逸雪哥!」如涵卻不能像逸雪一樣,藏住所有的心事,她叫出這聲『逸雪哥』,眼淚已經在眼眶中打轉,心裏面都是為逸雪的不值和委屈。

「怎麼了,嗯,涵涵?告訴哥哥?」

耳邊就是逸雪那為她擔心的急迫語氣,明明逸雪這會兒正為工地的事情焦頭爛額,卻不讓她聽出半點,不想讓她有一丁一點的擔心。

「工地出事的事情,我都已經知道了,逸雪哥……」如涵咬著唇瓣,隱忍著泛酸想落淚的眼睛,「我現在就在工地門口……」

「涵涵!」逸雪的聲音一瞬變了,微高了些,也嚴肅了些,「我在工地裡面,你乖乖的待在原地,我立刻出來找你!」

他以為如涵還在家,如果沒有人告訴給她,那麼工地出事的事情她暫時是不會知道的,所以他並沒有刻意再去接如涵。卻沒想到,還是有人迫不及待的將出事這件事告訴給她知道……

這個人,怕是除了趙剛之外,不會再有別人了,因為趙剛是真的,迫不及待想從他手上搶回如涵!

可是,別說他和辰氏都沒事,就算他苟延殘喘,也不會放棄自己的女人。更何況,現在一切都還未知,不是嗎?

「逸雪哥,你別出來,記者們都還在門口圍著呢,你一出來,他們不會讓你輕易離開的!」如涵著急的說道,她覺得她的嗓子都有些乾涸,「我沒事的,你不用擔心我,我在亦晴車上……」

逸雪聽如涵這麼說,才稍微鬆了口氣,「涵涵,把手機交給亦晴,我跟她說兩句話。」

如涵答應著,將手機從耳側拿下來,遞給了亦晴。

亦晴接過如涵的手機,接聽起來,電話另一端緩緩傳來逸雪低沉的聲音,亦晴聽著,時而應一聲。

接完電話,亦晴將手機還給如涵,對如涵說道,「涵涵,逸雪說讓我先送你回家。他很快就會回去的,讓你不用擔心他。」

如涵的小臉上,染著慘白,神情憂傷,「我怎麼可能不擔心啊?這麼多記者,逸雪哥要怎麼擺脫他們呢?」

亦晴的手從方向盤上拿下來,輕拍了拍如涵的手背,然後握住她的手,「涵涵,這個你真的大可以放心,辰逸雪身為辰氏的總裁,若是連擺脫記者都不會,根本不可能處在現在這種讓人仰望的位置上。」

如涵看著亦晴,眨了眨眼眸,似乎還是有些不放心。

亦晴笑了笑,「相信我,我保證一會兒你看見的是毫髮無傷的辰總!好了,我們快回去吧!你身體剛好點,受不了這麼折騰!」

亦晴將如涵送回逸雪的別墅,一直小心的把她送進家門,李嫂剛好煮了午飯,想留亦晴一起吃。亦晴說有事,沒有留下吃,確保如涵無虞的回了家,她就安心的走了。

如涵感覺到了飢餓感,但那卻是生理反應,她心裡頭一點胃口一點食慾都沒有,滿心都是對逸雪放不下的擔心。

李嫂直勸著如涵要多吃點,她不好駁她的好意,只好強忍著一口一口的吃著。

吃到一半的時候,如涵像是忽然想起什麼似的,起身跑去將電視打開了,調了一圈台,終於找到了時事新聞,正報導著工地的事。

這報導是現場發生後傳回來的,如涵仔細的看著新聞,聽到主持人說,不久前,此工地的開發商,辰氏集團總裁的車剛剛離開。由於他從頭到尾都沒有露面,所以現場記者採訪不到有用的信息,只是初步聽說,工地是由於規劃綠化面積嚴重違規,而被迫停工的。

末了,主持人還說了一句,「希望作為海城市知名房地產公司的辰氏集團以及它的負責人能夠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不要為了利益,就埋沒了良心。作為房地產商人,連良心都沒有了,難道還能期待民眾購買他的房子?」

如涵聽著主持人這番話,真的恨不能去跟這個主持人對峙。她什麼都不清楚,根本不知道整件事的來龍去脈,不知道逸雪是被誣陷的,冤枉的,就說逸雪為了利益埋沒良心,她憑什麼啊?

只是因為她是新聞主持人,就有隨意說話的自由嗎?難道她說出口的話,連是否屬實都不用去確認嗎?

李嫂看如涵吃著飯,忽然跑去看電視,而且從剛才回來開始,情緒就一直不對,也不知道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正想去勸她回來吃飯,門就響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