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三一三章 擺平

第一三一三章 擺平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11-15 21:21  字數:2287

ps:更新晚了,涵涵這幾天總覺得很累,親們開心!

逸雪知道,他的涵涵其實很聰明,也很細心,但是因為她現在情況特殊,心臟不太好,他不想她再為了別的事兒操心憂心。

辰氏作為開發商,從成立最初,就從未剋扣虧欠過任何工地工人的工錢。所以突然有兩個工地的工人鬧出這種事,外人不清楚,但是他很清楚,那兩個工人無非是被人收買了而已。

之所以拖延到這麼晚,是因為還去了警局作了筆錄,即使那兩個工人最後說是誤會,但是逸雪很清楚,沒有輕易的誤會,收買工地工人的人,除了郭嘉瑜,不會再有第二個人!

但是以他對郭嘉瑜的了解,郭嘉瑜的目標絕對不在僅僅是收買兩個工人,將辰氏炒上新聞熱門對象上,這件事的發生不過就是她為了掩蓋她的另一個目標而已!

「最後已經確定是誤會了,那兩個工人只是以為沒收到錢,但錢已經在工頭手上了!」逸雪牽起如涵的小手,「好了,不準在想這些煩事,乖乖跟逸雪去睡覺……」

或許是還有些放心不下,如涵這一晚睡的並不太好。

早上,逸雪起來時,如涵就醒了,她看了看時間,還不到七點。

「吵醒你了?」逸雪輕輕的順了順如涵有些凌亂的發,溫聲問道。

「逸雪哥,怎麼這麼早就起來?」

「涵涵,你再乖乖睡一會兒,哥哥今天有事,要早點去公司。」

如涵眨了眨眼睛,輕聲道,「好……」

逸雪俯身,在如涵的額頭輕吻了一下,「真乖,有事給我打電話,外出的話,一定讓人陪著,嗯?」

如涵又眨了眨眼睛,答應著,然後閉上了眼睛,佯裝再睡一會兒。

等逸雪離開後,如涵才緩緩的又睜開了眼睛,了無睡意。

她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昨天的事情,逸雪才會不得不這麼早又趕去公司處理,但是昨天發生那麼大的事,只是一晚上的時間就能處理好,也是不太實際的。

如涵很清楚,逸雪不過是在安撫她而已。和逸雪在一起,遇到任何事,逸雪都早已習慣了不讓她費心,從以前到現在,都是這樣。

如涵幽幽嘆息了一聲,就起了床,想用手機去搜搜,看是不是能搜到關於昨天工人跳樓新聞的後續報道。但似乎的確是有在處理,連往上也搜不到什麼了。

等如涵走出卧室時,李嫂已經準備好了早餐,正要去招呼如涵。

如涵剛在餐桌前坐下,看著眼前明明很精緻的早餐,忽然一股酸意就從胃裡涌了上來,連忙起身跑去洗手間吐了起來。

李嫂自然也趕緊跟了去,輕撫著如涵的後背,如涵兩手緊揪著洗手台的邊沿,有些痛苦的又嘔了一會兒,才停歇。

李嫂接著拿來溫水,給如涵漱漱口,又趕緊把酸梅給如涵含了一顆,緩和一會兒,才好一些。

如涵一著急就吃不下東西,腸胃也會不舒服。郭嘉瑜掀起的這陣風浪,著實讓她吃不消。

李嫂扶著如涵回了餐桌,因為剛剛吐了一回,如涵就沒什麼胃口了,只喝了半杯牛奶,就什麼都吃不下了。

吃過早餐,如涵覺得有些倦,就又回去睡了會兒,再醒來時,看已經中午了。她起來收拾了一下,就由李嫂和司機小黃陪著一起出門去跟亦晴見面。

如涵和亦晴約在一家很安靜的咖啡廳,看著陪著如涵一起來的李嫂和小黃,亦晴忍不住輕聲問如涵,「只有她們兩個跟著你,萬一真要是出點事,是不是沒什麼用?怎麼不跟你家辰總說說,讓他派兩個保鏢跟著你呢?」

亦晴聽如涵說過郭嘉瑜,就覺得如涵的處境似乎都有些危險。

如涵微微牽了牽唇角,「其實有保鏢的,只不過他們沒跟進來,應該在外面。」

「那還好!我還是覺得那個女人心理有病,不得不防!」

如涵點點頭,「不過,這裡畢竟是海城,她若是想做什麼犯法的事情,自己也好不了。所以她應該不會那麼傻,為了傷害我,把自己也搭進去的……」

「那倒是,但是她肯定就是沖著你和辰逸雪來的,她到底打算做什麼?」

亦晴這麼問,如涵也有些被問愣住了,直接搖了搖頭,「我也不太清楚,但其實最近這段時間,我一直有種暴風雨來之前的寧靜!」

「傻瓜!」亦晴探手過去拍了拍如涵的手背,「既然沒事那就是沒事,你照顧好自己,小心點就好,什麼暴風雨來之前的寧靜。別胡思亂想,再說了,真要有事,也還有辰逸雪在呢,怕什麼?」

如涵聞言,輕輕嘆息一聲,「我就是心疼,要逸雪哥去面對那個郭嘉瑜……」

亦晴笑了笑,「原來是心疼你家辰總要去面對那個bt啊!放心吧,涵涵,你家辰總那可不是一般男人。他要是連個bt的女人都收拾不明白,那這麼多年不是白混了嘛!」

如涵看著亦晴,其實她也知道,亦晴的話說的沒錯,但是心裡頭就是忍不住有些心疼逸雪。

「好了,不是說,咱們出來散心嘛,不提這些煩心事兒……」

兩人閑聊著,許久,亦晴才開車離開。

工地有工人跳樓鬧事,這種事說大不大,說小不小,尤其在有人特意通知媒體過來的情況下。

經過兩三天,逸雪才算是把整件事平息,而且務必保證這件事不會影響到辰氏的其他正在申報上頭核項審批的樓盤。

作為樓盤的開發商,即使辰氏從來沒有虧欠過任何工地工人的錢,但是出現這種所謂栽贓陷害的事情,媒體和百姓的風口浪尖對準的不會是那些鬧事的工人們,只會是辰氏集團,畢竟人言可畏。

逸雪這幾天每天都是早出晚歸,甚至連抽時間給如涵打個電話的時間都沒有,他早上出門的時候,如涵還沒醒,晚上回來的時候,她卻已經睡了。

如涵身體不適,他卻不能把更多的時間用在陪她身上,他覺得對如涵很愧疚很抱歉。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