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三一一章 郭嘉瑜的陰謀

第一三一一章 郭嘉瑜的陰謀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11-13 13:51  字數:2311

「哦,也沒什麼意思,就是伯母問我你是因為什麼原因被關起來的,我總不好隨便找什麼理由搪塞她老人家吧,就只好如實相告。伯母一氣之下,去醫院找你的前女友理論,可是卻被你那很絕情的前女友直接交給了警察!」

郭嘉瑜頓了頓,看著前方的紅燈聳了聳肩膀,又繼續道,「你也知道伯母年紀大了,又怎麼能經得起警察們的折騰呢,是不是?但是你的前女友還真是……我都找不出什麼詞來形容她了,不過呢,好在伯母是沒什麼損傷,也就罷了!」

趙剛的薄唇抿了起來,臉上的神情卻並不是因為郭嘉瑜一番話,就浮起的惱怒。相反,他似乎並不生氣。

郭嘉瑜眼尾掃過去,打量了一下,沒等到趙剛暴跳如雷的反應,也是有些失望的。看起來,這個趙剛還是稍微有些智商和情商的,否則怕是早就因為母親被人欺負,而暴怒的要下車去找如涵了……

當然,這樣的盟友才適合她,她也不想跟沒腦子的人合作,只不過,趙剛沒有生氣的反應,還是令她很失望的!

郭嘉瑜送趙剛回了他的租房,趙母從過來海城就一直住這裡,和兒子一起住。

郭嘉瑜借口有事要和趙剛說,和他一起上了樓,走進了趙剛的租房。

趙母這些日子和郭嘉瑜處的不錯,或者可以說是相當好,否則郭嘉瑜又怎麼可能不斷的在趙母面前教唆挑撥,搬弄是非呢?

趙母很聽郭嘉瑜的話,給趙剛在門口放了火盆,讓趙剛從火盆上邁了過去,不讓他把污穢氣帶進家裡,邁火盆之後又讓他趕緊去拿柚子葉洗澡了。

「嘉瑜啊,既然上來了,就在這兒吃飯,伯母可是煮了很多好吃的,這不是知道趙剛今天回來嘛。菜太多,我們娘倆吃不了,你得幫幫伯母……」趙母熱情的邀請著郭嘉瑜。

郭嘉瑜在趙母面前裝出一副無害的樣子,「伯母,那我可就不客氣了,我就留下打擾了!」

「說什麼打擾,伯母不知道多歡迎呢!」

趙母想當然不會知道郭嘉瑜和自己兒子真正的關係,但是這嘉瑜對自己挺好,對兒子更是不錯,還有能耐把兒子救出來,趙母心裡忍不住覺得,若是兒子和嘉瑜湊一對,也是不錯的。

她問過了嘉瑜的年紀,比兒子小几歲。其實她不喜歡強勢的女人,因為有可能兒子被管著,抬不起頭。但是換過來想一想,如涵那樣貌似柔弱的女人,倒把兒子害了,還不如強勢的。

趙剛洗過澡出來,就看到母親對郭嘉瑜熱絡的態度,他沒表現出什麼,但是心裡已經決定,必須要提醒母親,離郭嘉瑜這個女人遠一點,否則他只能把母親再送回老家去。

郭嘉瑜這個女人的心機,想玩誰,玩死誰,可能都不費力氣,母親對她沒防備,最後吃虧的只能是母親或者他!

看趙剛出來了,趙母立刻去廚房把已經煮好的菜端出來,招呼趙剛和郭嘉瑜上桌。

餐桌上,趙母一邊給趙剛夾菜,一邊不停嘴的對趙剛控訴著如涵的所謂惡行。

趙母不是什麼文化人,說出的話自然也就不需要注意什麼場合啊分寸啊之類的,但凡是怎麼難聽怎麼叱罵著如涵。

趙剛也不反駁,趙母說著,他像是聽了,又像是沒聽似的,幾乎不給趙母什麼反應。

趙母說到後來,悻悻然的住了口,郭嘉瑜則饒有興趣的看著,像是看戲一樣。

她當然知道,趙剛其實應該是捨不得的,他心上的如涵被自己母親這麼埋怨咒罵,他心裡可能舒服嗎?

當然不可能!

所以她才能看到這場好戲啊!

她還真是有些好奇,趙剛現在心裡是怎麼想的,在想些什麼?

不過,說實話,她也是覺得,男人都是賤的。趙剛是一個,逸雪更是一個,如涵那個賤女人有什麼好,怎麼就偏對她執著,偏喜歡她?

簡直是讓她不爽極了!

不過,再不爽,也無所謂了,要不了多久,她就可以扳倒逸雪,就算逸雪經過這麼多年在海城的經營,實力和能耐儼然如同海城的地頭蛇。但是樹倒猢猻散,現在大家都捧著他,是因為他還是辰氏集團的辰逸雪,可一旦他什麼都不是了……

沒有人會在把他當成什麼,甚至恨不能狠狠踩上他兩腳,到時候,她倒,如涵會是什麼反應,和他結婚?陪他患難與共?

就算如涵那個賤女人有這種想法,她也不會成全她的。那時候的逸雪就是她郭嘉瑜的一條狗了,她才不會施捨給如涵那種賤女人!

吃過飯,郭嘉瑜和趙剛進了房間。

「你要怎麼做,說吧。要不要我想辦法拿到辰氏的內部數據和資料,應該不太難吧。我有辦法。」

郭嘉瑜聽了趙剛的話,只是勾唇一笑,那笑容還有些譏諷。

「趙剛,你也未免太小看逸雪的能耐了,你以為只是憑藉辰氏的內部數據資料做文章,就能把辰氏怎麼樣?你以為逸雪的辰氏是一天建成的羅馬城?」

「那可以怎麼做?」趙剛臉上有不解。

郭嘉瑜交疊著一雙長腿,纖細的手指在膝蓋處輕叩著,「你以為逸雪是傻子嗎?他很快就會知道你和我合作的關係。」

趙剛本以為,他可以利用他在辰氏的一個熟人,做點事,攪合辰氏亂起來,藉機扳倒逸雪的,卻沒想到,郭嘉瑜竟然讓他離開辰氏?

趙剛對郭嘉瑜還不到極為信任的地步,所以對她的話,當然有所保留,忍不住思忖著利弊。

郭嘉瑜冷哼一聲,「捨不得?你的眼光不會這麼短淺吧!你以為,弄折逸雪一兩個樓盤,他就能倒了?我不是這兒的人,都聽說了他差不多擁有海城的半壁江山這種形容。所以一兩個樓盤對他來說,算什麼?九牛一毛而已!」

「那你要怎麼做?」

郭嘉瑜慢慢的站起身,走到趙剛的面前,微微仰起下頜,「知道逸雪下一個開發目標是什麼嗎?他盯上的是海城商貿中心旁的那塊地,我就打算用這塊地,讓他一敗塗地,再無翻身的機會!」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