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二八六章 我不是婦科醫生

第一二八六章 我不是婦科醫生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10-13 14:18  字數:2519

「謝謝你,逸雪哥!」如涵微微垂了眼眸,看著緊攥著自己的逸雪的手。

逸雪的手很大,很寬厚,也很修長好看,彷彿只是被他攥著,也能讓她有安全感。

「傻瓜,怎麼又說謝謝?」正好在白線前停車等信號燈,逸雪鬆開手,探過去颳了刮如涵的小鼻尖。

如涵看著逸雪,柔柔的笑了笑,她剛剛之所以心念一動,說了謝謝,並非因為逸雪不強求她在他那兒過夜,而是因為,她覺得她很幸運,在一次失敗的愛情之後,遇上了逸雪。

逸雪給她的愛情,總是讓她覺得很新鮮,她不知道這是不是因為逸雪的經驗使然,畢竟他們之間那相差的十年里,她不可能要求逸雪沒有任何的感情經歷。

只不過啊,陷入愛情中的女人心胸總是要小些的,她也不能例外,自然會忍不住去想,逸雪的前任,到底是怎樣的女人?

逸雪的愛,可以是處處體貼細微的,也可以是濃烈深入的,如涵不知道,逸雪在對待他的前任時,是不是也是這般的洞察她的每一個想法,細緻到深入她的心,讓她不自覺的就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逸雪將車停在如涵租房的樓下,如涵解開安全帶要下車,逸雪的手臂輕輕攬住她,身子前傾,在她的額頭吻了吻,似乎捨不得放她下車。

如涵軟軟的伏在他的懷中,等到逸雪吻過她的額頭,她的吻也輕輕的落在他的側臉上。

「逸雪,我上去了!」

「好,上去吧,我看你上去再走!」逸雪似乎輕嘆了一聲,才說道。

如涵乖巧的點點頭,推開了車門,下了車,走到家門口,她回過身,對站在車門前的逸雪揮了揮手,牽起一抹笑,轉身上了樓。看如涵進去,逸雪才轉身上了車,掉頭離開。

第二天,如涵大姨媽造訪,肚子疼得厲害,身上也難受。不過想到還有很多事兒要做,她還是堅持去公司了。好如容易熬到下班,逸雪來接她,坐在車上,如涵整個人像是失了魂一樣,沒有了一點生氣。她低垂著頭,兩手攥在一起,一言不發。

看到這個樣子的如涵,逸雪不免心疼。他一直希望他的涵涵能夠無憂無慮的生活,只是很可惜,他還是無法強大到,保護涵涵不會被任何事驚動到。

他將一隻手拿下方向盤,握住如涵的小手,感覺到小手冰涼,像是沒有溫度一樣,他不禁握的緊了些。

如涵就任逸雪握著她的手,她並沒有開口問他要帶她去哪裡,她不想關心這件事了,她有些累,逸雪帶她去哪裡都好,都無所謂。總之有逸雪在,她就不用多費心任何事。

如涵將頭靠在車椅背上,緩緩閉上了眼睛,一開始只是想閉目休息一下,但可能是從昨晚開始就沒睡好,不一會兒就睡著了。

逸雪看到如涵睡著了,就脫下了自己的外套,蓋在她的身上,將座椅向後調了調,然後開車向海邊大橋駛去。

到了海邊大橋,逸雪將車停在橋下,並沒有叫醒如涵,只想等她睡醒之後,再看看海邊,舒緩一下心情。

如涵睡的有些渾渾噩噩的,也不知睡了多久,猛的一下就驚醒了,坐直身子,身上的西裝滑落下來。

她揉了揉眼睛,看向車窗外,才注意到逸雪是帶她來了海邊,大概是想讓她看看海景,緩解一下心情吧!

因為逸雪這個安排,如涵心暖暖的,她看到他站在車下,正在打電話。

她將身上的西裝搭在臂彎處,推開車門,正要下車去找逸雪,只是一抬腿的動作,陡然就感覺有一股熱流湧出。

如涵連忙不敢再動了,這感覺身為女人,自然是再明白不過了。

如涵將逸雪的西裝外套放在旁邊的駕駛位上,拿過自己的包包翻了起來,她隱約記得之前好像有在包里塞一個備用的,但是翻了一會兒才想起來,那個備用已經用掉了。悲催的是,她下班急著出來,忘了帶衛生棉。

沒有衛生棉,她可怎麼辦?

這會兒如涵連動都不敢動,生怕血從褲子滲出來,沾染到逸雪的車座椅上,那就太尷尬了。

如涵看向車外,逸雪已經講完電話,她連忙拿出手機,打給他。

逸雪看到手機上如涵來電時,還愣了一下,一邊接通電話,一邊轉身向車子走去,「怎麼了,涵涵?」

如涵輕聲說道,「逸雪哥,我大姨媽來了,可是沒有……衛生棉!」

如涵剛說完,逸雪已經走過來,拉開了副駕的車門,看著如涵臉上有些窘迫的神情,他牽了牽嘴角,「再挺一會兒,我們去附近的會所。」

如涵點點頭,想來她也沒有別的什麼辦法了……

逸雪立刻上了車,調轉車頭,離開海邊大橋,向會所開去。

停了車,逸雪直接下車,來到副駕駛,拉開車門,一把將如涵抱下了車,向會所里走去。

逸雪一邊抱著如涵上樓,同時吩咐著服務生去準備衛生棉和一條新的褲子。

走進那間已經專屬於如涵的房間後,逸雪將如涵輕輕放在柔軟的床上,沒多會兒,服務生拿著逸雪吩咐的東西在門口敲門。

逸雪起身走過去,開了門,接過東西,然後又讓服務生去準備一份紅豆羹拿過來。

看到了衛生棉,如涵才算是鬆了口氣,她從床上蹭下來,拿過衛生棉和褲子走進了洗手間。

如涵大姨媽一來,肚子就會痛,雖然不至於是痛的要命的地步,但是也很難受,臉色蒼白沒有血色的。

她換好之後,走出洗手間,逸雪看到如涵的臉色有些不太好,就將她又抱回床上,將被子蓋在了她的身上。

逸雪就算再厲害,再強大,懂的再多,因為身邊一直都沒有讓他動心的女人,他就沒有機會了解關於女人更多的事情,所以對於女人每個月的大姨媽,他也只是知道而已。具體會有什麼影響,他並不是很清楚,頂多讓服務生準備補血的紅豆甜品而已。

看到涵涵臉色越來越差,逸雪蹙了眉心,攥著她的小手,感覺到那雙小手似乎比剛才更涼了。

他拿上手機,轉身走出了房間,站在走廊上打給家裡的保健醫葉洋。

正在辦公室里寫病歷的葉醫生,忽然接到好友的電話,還以為是打來陪他消磨時間的,可誰知道,居然是詢問他女人大姨媽來時會有什麼癥狀,要怎麼緩解?

葉洋頓時有些抓狂,對著電話抱怨,「我不是婦科醫生好不好?」未完待續。/dd

ddid=contfoot/ddddid=tipscent/ddddid=footlink/ddddid=tipsfoo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