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二八四章 不該幫他

第一二八四章 不該幫他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10-12 06:52  字數:2338

?

逸雪將火關小了些先熬著粥,然後抱著如涵走出廚房,將她放在客廳的沙發上。

他用軟絨的薄毯將如涵裹起來,逸雪俯身,在如涵的額頭吻了吻,「再等一會兒,就可以吃了,嗯?」

逸雪拿著湯勺熬粥的動作很專業,若是換做其他人看到逸雪這種身份地位的人下廚房煮飯,一定覺得不可思議,可如涵不是第一次吃他做的飯了。

她顰了顰眉,胳膊從薄毯里拿出來,小手扯住逸雪的襯衫衣角:「逸雪,不如我去煮吧!」

逸雪淡淡的笑,眼角處細微的紋路將他的笑容描繪的甚是迷人。他用大手輕輕的握住如涵的小手,揉了揉,「小傻瓜,不相信我的廚藝?」

聞言,如涵沒再說什麼,她可不想讓他誤會,要知道,他的廚藝真的很不錯,甚至比她還要好。

半小時後,逸雪向如涵證明了一個事實,他不僅能在房地產界翻雲覆雨、能力卓絕的商人,也是個下得了廚房的極品暖男。

在景德鎮雕花瓷碗的襯托下,晶瑩剔透的米粒宛若碎玉,紅色的蝦仁、翠綠的青菜點綴其中,將這碗海鮮粥臨摹得誘人至極。

兩盤菜,一盤是涼拌海藻,翠綠的海藻服帖的躺在盤中,搭配著星星點點的紅椒,甚至好看另一盤是清炒瓜條,每一根瓜條切的很齊整,鮮嫩的瓜條上灑著海米,菜色怡人。

不過是兩道再尋常不過的家常菜,可經過逸雪的手做出來,擺在如涵的眼前,讓她有種這兩道菜出自於米其林大廚之手的錯覺。

逸雪端起粥碗,用配套的白湯匙舀了一匙粥,輕輕吹涼一些,送到如涵的嘴邊。

如涵張嘴,咽下了粥,然後瞬間,眼眸又瞪大了些,口中都是鮮香的海鮮粥味道,驚艷味蕾!

如涵簡直不敢相信,她剛剛咽進口中的是一匙海鮮粥,因為那種濃厚的鮮味,讓她覺得比家裡阿姨用鮑魚熬的湯還鮮美,還好吃。

「逸雪,你到底是怎麼做到的?」如涵好奇又驚訝的問出口。

阿姨做的湯固然好喝,可和逸雪煮的這鍋粥一比,簡直相當於小學生和博士生的差距。

逸雪又舀了一匙餵給如涵,嘴角牽著溫柔笑意,「我總要有些拿得出手的手藝,才會讓我的涵涵覺得,沒有跟錯人對不對?」

「就算你不會煮飯,我也不會覺得跟錯人了」如涵小聲說道。

逸雪朗聲大笑,「原來我的涵涵對我的要求這麼低,看來,我真的是交了好運啊!」

如涵看著笑的爽朗的逸雪,嘴角也漫起柔柔的笑,其實,跟逸雪在一起,是她交了好運才是!

不管是逸雪熬的粥還是做的菜,都一樣的可口,如涵還被逸雪喂著,這等待遇,可算是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程度了。

如涵像只小蠶蛹一樣,包裹在薄毯中,窩在逸雪的懷裡,吃一口逸雪喂的粥,再吃一口逸雪夾的菜,幸福的心都飄飄然起來!

喝完粥,逸雪就將如涵抱進了卧室,陪著她一起躺在床上。

如涵以為逸雪是要兌現剛才在廚房說過的話,餵飽了她之後,就要餵飽他自己了。可是他卻只是抱著她,讓她枕著他的手臂,再沒有任何動作。

因為這兩天都沒有好好休息,躺了一會兒,如涵開始有些昏昏欲睡了,她勉強的睜著眼睛,像只小貓一樣,輕聲問著,「逸雪,我們要不要」

逸雪看著躺在他的臂彎,和他近在咫尺的素白小臉,小臉上倦倦的神情也是那麼讓他心動,他淺淺的勾唇,另一隻手輕輕的在如涵的身上拍了拍,「乖,累就睡吧!」

如涵實在是困了,也沒有再糾結逸雪為什麼不要了這件事,聽話的閉上眼睛,很快睡的沉了。

逸雪就一直抱著如涵,聽著她均勻的呼吸聲,心上是一種從來不敢想像的滿足。還有一種淡淡的恐懼

他擁有令人欣羨的身份地位,幾乎掌握著海城房地產的半壁江山,此時又有深愛的女人在懷,可以說一個正常人渴望擁有的一切他都實現了!

可是,沒有人懂他的恐懼,他很怕有一天,如涵會離開他!

如涵這麼好,她若是愛了,就會全身心的投入。他哪怕用盡全力去呵護她愛她,也仍擔心會失去。

沒得到的時候,有過放棄的念頭,可一旦得到了,就像是一個窮困潦倒的人得到了很多的金銀財寶,一個沙漠中快要渴死的旅人遇見綠洲一樣,怎麼可能放手?

逸雪將懷中的如涵抱的稍微緊了些,也緩緩的閉上了眼睛,打算陪她睡一會兒。

如涵睡的很香很沉,睜開眼睛的時候,才發現已經黑了天,整個房間都沉浸在一片黑色中。

逸雪已經不在她身邊了,如涵緩緩的從床上坐起來,清醒了一小會兒,才下床,開門走出房間。

見逸雪沒在客廳,她猜想他在書房,她調皮本色盡顯,腳步很輕地走過去,想嚇嚇他。剛推開書房的門,她看到他在陽台上接電話。她沒有過去打擾他,而是徐步走向書桌,坐在椅子上等他接完電話回來。

剛走到書桌前,如涵一眼就看到了放在書桌上的文件,她下意識地拿起來看了看。

越看,心就越寒,是那種有些後怕的心寒

如涵想起之前趙剛被那些穿著便裝的人帶走,她心急如焚。他告訴她只是去協助調查,不會有事,後來也真的平安無事的出來了,她便真天真的以為,這一切真的跟他無關。

可直到看了這份文件,她才赫然意識到,這行賄的罪行,原本是兩個人的,只不過趙剛把責任硬推到另外一個人身上,讓那個人承擔了所有的罪責而已

如涵無法想像,他竟然做了這樣的事!她不該相信他,她更不該幫他!

「涵涵!」逸雪的聲音在如涵耳邊響起。

如涵猛的偏過頭看著逸雪,兩手將手中那紙文件,攥的死緊

「逸雪哥」如涵咬著唇瓣,小臉上是說不出的神情,似乎是害怕,又似乎有些難過。

逸雪嘆息一聲,將她攬進懷裡,大手輕輕的順了順她落在額頭上的幾縷髮絲。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