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二八二章 情侶手鏈

第一二八二章 情侶手鏈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10-09 15:01  字數:2351

?

「要不要嘗一嘗我自己調配的花草茶?」這時,一道柔柔的聲音響在如涵身旁。

如涵轉過頭去,就看到是書屋主人,那個看起來約莫三十歲左右的溫柔女子。

她的手中端著一個透明色的茶壺和兩個壺口小杯子,那茶壺中盛著的就是書屋主人說的花草茶,濃郁的粉紅色,看起來格外的誘人。

如涵點點頭,「謝謝!」

「不用客氣!」書屋主人在如涵對面的位置上坐下,在兩個杯中都倒了少許的花草茶,一杯遞給了如涵,一杯留給自己,「這花草茶又安神靜氣的作用,你嘗一嘗!」

如涵接過杯子,輕抿了一口,花香味一瞬間四溢口腔,果然回味濃郁,很好喝。

「真的很好喝!」如涵說著,又輕抿了一口。

「你喜歡就好!」書屋主人柔聲說到,目光飄向如涵正看著的那本書,「這本書我也看了,很難不被女主為男主做的那些事感動,或許這就是愛情吧,愛上一個人,哪怕遍體鱗傷,也很難忘記他!」

「我看到男主和女主將要分離的那段兒,覺得心情很沉重」如涵說著,忍不住嘆息了一聲。

書屋主人笑了笑,「愛情嘛,總是讓人刻骨銘心,不過值得慶幸的是,結局是女主獲得了幸福!」

「那太好了,我最喜歡圓滿的結局了,不然太讓人揪心了!」

書屋主人的性格和如涵很像,兩個人坐在一起,好似遇上了知音。聊了好一會兒,直到郭倩回來,書屋主人才離開。

「你和她聊了什麼?」郭倩八卦的問道。

「沒什麼,聊這本小說而已」如涵看向手中的書,淡淡笑了笑。

郭倩一臉的莫名其妙,似乎有些不能理解,兩個素昧平生的人,怎麼能因為一本小說而聊到一起去。

如涵剛剛看了一半小說,逸雪的電話就打了過來。

「念念,在哪裡?」

「我和郭倩在市中心的花圃書屋。」

「好,在那兒等我,我去接你!」

大約二十多分鐘後,逸雪就到了,如涵和郭倩去結賬,書屋主人卻不肯收錢,說覺得和如涵是有緣人。

畢竟享用了書屋主人的花草茶,如涵很不好意思,於是再三的說了謝謝,才離開。

逸雪說要帶如涵去一個地方,郭倩很想跟著一起去,可是卻在逸雪眼神的逼視下,不得不開車自己回了度假山莊。

一路上,郭倩忍不住腹誹逸雪,一點都不通情達理,她就算跟著,也不會妨礙他和如涵恩愛嘛!

「上午做了什麼?」逸雪溫聲問道。

「我看了一本小說,然後正好書屋主人也看了這本小說,我們兩個就彷彿是遇上知音一樣,聊了好久。」

逸雪聽了,饒有興趣的反問,「哦?是什麼小說?」

如涵大略的把小說的內容講給逸雪聽,最後告訴他,這本書的名字。

逸雪淡淡的牽了牽唇角,忽然想起了那樣一個畫面,他們在卓君家重逢,那種內心悸動的感覺他還記得。也許,他該感謝拋棄如涵的那個人,若沒有他的放棄,怎有他們今天的幸福

「這麼好看嗎?那看來,我也應該找來看一看,到底是什麼小說,能吸引我們的大才女?」

如涵聽了,忍不住輕笑,「逸雪哥,言情小說,似乎不太適合你這種成功人士,感覺總有些不倫不類」

如涵一路跟逸雪聊著,也沒太注意逸雪載她開去了哪兒,直到停下車,從車窗看出去,如涵才有些驚訝起來。

「逸雪,這是哪兒啊?」如涵看著停在岸邊的一艘艘小漁船,小臉上染著欣喜的問道。

或許真的是從來沒了解過市,所以不知道,原來這兒還有這麼個地方。

「廊橋。」

下了車,逸雪牽著如涵的手,走到岸邊,立刻有船夫聚了過來,逸雪選了一位年紀稍大的船夫,和如涵一起上了老船夫的船。

兩個人坐在船的這一側,老船夫站在船的那一側,搖著船槳,船速並不快。事實上,這種簡陋的小漁船想快也快不了。

「靖安告訴我,這些船夫們,靠擺渡謀生,廊橋的另一側,是他們生活的地方。這裡原本是一個不對外開放的村郊,現在也被開發了,常有遊客過來。」

如涵輕靠在逸雪的肩頭,聽著他為她介紹這廊橋以及廊橋兩岸,然後望著四周,臉上漾著暖暖的笑意。

到了廊橋對岸,如涵被逸雪牽著下了船,逸雪付了錢給老船夫,因為多付了十塊錢,憨厚樸實的老船夫不肯收。

推了幾個來回,老船夫實在是推不回去,只好拿了一份村郊小巷裡的地圖給如涵。

如涵收下了地圖,為老船夫的淳樸所感動,她挽著逸雪,一邊向小巷走,一邊展開了地圖。

看了地圖,才知道,原來這小巷可是別有洞天呢,裡面七扭八拐的很多巷道,在寬敞一些的巷道里,有售賣各種美食或飾品的小攤位。

如涵和逸雪牽著手,漫步在這時而僻靜,時而喧鬧的小巷裡,心底緩緩的縈繞著一種形容不出的幸福滋味。

如涵不經意的看著兩側的小攤位,忽然,駐足停在一個小攤位前。

那是一個雕刻紫檀手鏈的小攤位,其實這手藝倒也不算什麼,如涵卻很喜歡。因為攤位主人可以把顧客的名字刻在手鏈上,特別適合情侶佩戴。

如涵看了一會兒,雖然喜歡,卻也知道,逸雪和她不一樣。這種手鏈太幼稚,不適合他這種有身份、有地位的男人。他的手腕,只適合戴價值不菲的名表。若是赫然出現這麼一條看上去很廉價的手鏈,實在是有損他的形象。

「我們走吧!」如涵輕聲說道。

「怎麼了?不喜歡?」逸雪知道如涵在想什麼,她的心事,一向都寫在那張白皙無暇的小臉上。

「可是不適合我們的!」如涵皺了皺小臉。

「怎麼會不適合,以我們現在的關係,戴這個,豈不是羨煞旁人?」逸雪牽著唇角,溫柔的對如涵說。

如涵還有些猶疑,「逸雪哥,你確定要戴這個?」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