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二七二章 有你在真好

第一二七二章 有你在真好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9-24 04:33  字數:2295

下一頁

如涵也不是很傻的,看著逸雪臉上的神情,忽然意識到什麼,雖然覺得有些害羞,卻還是一下子傾身探過去,在逸雪的側臉上吻了一下。

逸雪的唇角牽起一道細微弧度,「似乎,誠意有些不夠!」

如涵看了一眼車窗外,明明貼著黑色的車膜,但是她卻好像還是擔心會被人看到似的,確定沒有人會看到,她硬著頭皮,兩隻小手扯住逸雪的兩臂,柔軟的唇就直接印在了逸雪的唇上。

逸雪眉眼帶笑,大手扣住如涵的後腦勺,加深了這個如涵主動的吻……

之後和陳局的會面很順利,這位陳局果然像簡姍形容的那樣,為人很正派,而且很和氣,一點都沒有身為園林局局長的官腔和派頭,和如涵簡單的聊著,給她的感覺倒像是個長輩一樣,所以如涵對於陳局的每一句話,都聽得很認真。

宴席大概過了一半,如涵才跟陳局提邀請他參加開盤儀式的事情,這也是簡姍告訴她的經驗。這種應酬,尤其是要邀請上層領導,切不可一開始就直插入目的,這會給對方,尤其是那些領導們不太舒服的感覺。

如涵向陳局表明了誠摯邀請的意思,畢竟整晚陳局給她的感覺都很和氣,很好相處,她並沒想過陳局竟然會婉言謝絕她的邀請。

一下子,如涵有些尷尬,忽然就接不下去話了……

簡姍立刻救場,卻也被陳局輕鬆的以合理又很打太極的方式給回絕了。

簡姍之前只是和陳局接觸過一次,那一次,她的印象就是陳局的人很好,而且也痛快的答應了江經理的邀請。

所以對於她們的邀請,陳局卻回絕了,經驗豐富如同簡姍,也有些不明所以了。

就在這時,包間的門又被推開,如涵下意識向門口看去,在看到走進來的人是逸雪時,頓時驚訝的微微瞠大了眼睛。

逸雪哥,怎麼會過來呢?

很明顯,陳局看到進來的人,也是有些詫異的,不過很快就回過神來,看似關係很好的起身走了過去,和逸雪打招呼。

兩個人寒暄了幾句,然後回到桌邊坐下,如涵就獃獃的看著逸雪和陳局相談甚歡的場面,還有些沒緩過神來。

這會兒給她的感覺,陳局一點都不像上頭領導,反而像是逸雪的朋友一樣,因為他們甚至還耳語了幾句。

至於簡姍,雖然也驚訝於逸雪竟然會出現,不過看這情形,也料到最後陳局一定會參加開盤儀式。

果然,宴席結束時,陳局很愉悅的表示,開盤儀式他一定會到,送走了陳局和助手之後,簡姍看出逸雪和如涵好像有話要說的樣子,也很快離開了。

如涵滿肚子疑問,上了逸雪的車後,就急著問道,「逸雪哥,你跟陳局是朋友嗎?」

逸雪看著一臉疑惑的如涵,伸過手去,握住如涵的一隻小手,在溫熱的掌心中揉捏著,淡淡的道,「朋友談不上,和官場上的人,並沒有什麼可以交朋友的可能!」

如涵顰了眉心,「可是,你們看起來關係很好的樣子……」

「打過幾次交道,畢竟公事上不可能完全接觸不到。」逸雪執起如涵的小手,在唇邊吻了吻。

聽著逸雪輕描淡寫的形容,如涵更是疑惑了,「可是陳局一開始很堅決的拒絕了我們的邀請,逸雪你是跟他說了什麼,他才改變了主意嗎?」

逸雪點點頭,「我只是拜託他說,這個樓盤是我未婚妻負責的一個項目,希望他能賞光,給我未婚妻個面子,去參加開盤儀式!」

如涵的小臉轟的一下就紅了!

忍不住瞪大了眼睛,不敢相信,逸雪真的是這麼跟陳局說的?

直到發現陸總眼中那抹好笑的眼神後,如涵才後知後覺的反應過來,逸雪是在逗她玩!

皺起小臉,如涵不滿的抗議,「小雪花,你騙我!」

逸雪看著如涵嬌嗔的小模樣,嘴角泛起寵溺的笑,溫聲道,「陳局是個很有防備心的人,尤其是在這種形勢比較嚴苛的時期,他不會隨隨便便接受誰的邀請,哪怕你們代表的是沈氏集團。」

如涵頓時明白了,畢竟現在上頭查的嚴,不斷有人有問題,在那種她不是很了解,卻也猜得出不會好混的圈子裡,謹慎一點總沒有錯。

「我和陳局打過幾次交道,他對我還算是相信的,所以我開口,這個面子他總歸會給的。」逸雪說著,大手揉了揉如涵柔軟的長髮。

如涵這才知道,早上她說今晚要去應酬陳局時,逸雪就已經料到她和簡姍會無功而返,他是怕她失望,才會特意趕來幫她,沒有讓她失望而歸。

她早上不過是隨口一提而已,逸雪卻把她的話都放在心上,處處為她著想,不感動是不可能的,如涵輕輕的開口道,「逸雪哥,謝謝你!」

逸雪攬過如涵在懷裡,輕吻她的發頂,「我是怕你邀請不到陳局,來我這兒哭鼻子!」

如涵乖巧的伏在逸雪的懷裡,小臉上滿是滿足的笑容,「小雪花,有你在真好!」

逸雪略挑了挑眉,靠近如涵的耳邊,溫熱的氣息拂入她的耳窩,「我這麼好,是不是應該給我些獎勵?」

如涵的小臉染上了羞澀,她明白逸雪想要的是什麼,小聲的道,「明天可以嘛?今晚我有點累……」

逸雪對於他的涵涵越來越懂他的心,很是愉悅,扣住如涵的小腦勺,就吻上了她的唇。

一番唇齒糾纏後,逸雪用額頭抵著如涵的額頭,嗓音低沉,「今晚勉強放過你,明天好好補償我,嗯?」

如涵的耳根都紅了,唇間似乎還殘存著他的氣味,一想到明晚要和逸雪在一起,就忍不住回想起前晚和逸雪在床上的翻雲覆雨,他給予她感官和力量的感受,那麼清晰,像是烙在了她的心上似的……

逸雪送如涵回家,車子停在樓門前,兩個情正濃的人卻遲遲捨不得分開。

如涵窩在逸雪的胸膛上,隔著襯衫,感受著他的體溫給她的安全感,滿心都是眷戀。未完待續。

,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