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二七一章 親力親為

第一二七一章 親力親為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9-22 07:06  字數:2379

雖然連日來如涵一直很忙,但這樣的日子讓她覺得很充實,也沒時間想那些不開心的事兒。如涵覺得,她的自愈能力在一點點的加強。

以前,遇到難過的事情,哪怕並不算很大的事情,也會擱在心上一段時間,像是皮膚的瘀傷一樣,總要青紫化開,才能痊癒。

可是現如今,即便是前一天難過的幾乎失眠,可是今天早上起來,卻能用積極的心態告訴自己,日子總要過下去,還有一堆的工作在等著她去做,還有更值得的人等著她去愛,她又何必陷在難過的事情里拔不出來呢?

如涵從衣櫃了找出了一套鵝黃色的條紋襯衫和白色的西褲,又在外面搭了一件墨灰色的短款小西裝,將長發束起了高高的馬尾,化了淡淡的妝。

這晚,她要和負責外聯的簡姍一起去應酬園林局的陳局。

簡姍是公關部負責外聯事務經驗最豐富的公關,對外應酬方面的事,手到擒來,無論是打多大官腔的領導,還是自詡地位多麼不凡的商場中人,簡姍都能夠應付自如。

所以,當劉文海將簡姍調給如涵,讓她協助她處理外聯事務後,簡姍很直白的告訴如涵,外聯應酬方面的事情她就不用操心了,她可以全然搞定。

而事實上,簡姍做事如涵真的很放心,要邀請來參加開盤儀式的上級領導們都差不多拍板確定了,只剩下這最後一位,園林局的陳局。

其實如涵也大可以不必和簡姍一起應酬陳局的,但是畢竟如涵是項目的總負責人,她覺得一點都不插手外聯的工作,一股腦的都丟給簡姍實在有些不好,遂決定和簡姍一起去應酬,邀請陳局參加幾日後的開盤儀式。

如涵聽簡姍說,這位陳局是個很正派的人,和之前落馬的環保局那位周局簡直就是天壤之別。

大致聽簡姍簡單介紹了一下這位陳局,如涵選擇了稍微正式一些的穿著,以免給陳局不太好的印象。

穿戴好,如涵拎著包包出了門,還沒走出樓門,她就在二樓陽台上看到了逸雪的車,黑色的路虎靜靜的停在那裡,車身雖然龐大,卻仿若像逸雪一樣,給她足夠的安全感。

如涵走出樓門,向逸雪的車走去,還差幾步時,逸雪從車上下來,繞過車頭迎了上去。

「逸雪哥,你怎麼過來了?」如涵輕輕的問道,心從看見逸雪的車子開始就已經雀躍起來。

逸雪抬起手,輕輕的落在如涵柔軟的臉頰上,「想你了,所以來接你上班!」

如涵的嘴角牽起柔柔的笑,看著逸雪那張溫柔臉孔,心跳的快了些,她覺得,今天一天她都會很順利很美好的,因為她一天的開始就看到了逸雪。

逸雪傾身,在如涵的額頭上吻了吻,然後牽起她的手,上了車。

坐進車裡,逸雪側過身子為如涵繫上了安全帶,系好後,卻沒有撤身回來,而是以很近的距離凝著如涵。

如涵被逸雪那深邃的墨黑眼眸看的,臉微微泛起了淡淡的紅暈,她抿了抿唇,輕聲道:「怎麼了,逸雪哥?」

逸雪彎唇,「我的涵涵今天好像有什麼地方不一樣。」

「嗯?」如涵愣了一下,「哪裡不一樣?」

逸雪蹙了一下眉心,臉上的神情倒是有些認真,「似乎,更美了一些!」

如涵一下子就害羞了起來,心裡忍不住想,逸雪說起情話來,實在是太有殺傷力了。

不過就是一句簡簡單單誇讚她的話,可是她聽起來,心卻砰砰砰的跳的又沉又重,像是要從心口蹦出來似的。

「不過,我的涵涵什麼樣子,在我眼裡都是最美的!」如涵還不等回應,逸雪又加了一句。

說完,逸雪的唇就覆上了如涵的唇,輾轉的吻著,將她唇上的甜美嘗盡,仍不足夠。

如涵小口的喘息著,臉紅的像蘋果一樣誘人,不得已的推拒著,「逸雪哥,了,我要遲到了……」

逸雪這才撤回身子,繫上自己的安全帶,開車離開。

一路上,如涵因為剛剛那個吻,臉頰上一直染著薄薄的緋紅,散不去似的。

在一個路口等信號燈時,逸雪提起晚上約會的事情,如涵忽然想起晚上要應酬,遂對逸雪說道,「逸雪哥晚上恐怕不行,我要和簡姍去應酬園林局的陳局。」

「園林局?」逸雪淡淡反問,看如涵點點頭,才又說,「涵涵,我之前就說過,這種外聯的工作,你不需要全部親力親為!」

如涵搖搖頭,「我沒有很辛苦,其實整個項目外聯我都沒參與,全部都是簡姍在做,可是我畢竟是項目的負責人,如果一點都不過問,未免太不負責了……」

逸雪看著一臉認真神態的如涵,無奈的笑了笑,執起她的小手,嗓音低沉,「涵涵,你認為對的事,應該做的事,我就不會幹涉,但是呢,你要記得,你的男朋友對這個項目有絕對的支配權,如果你覺得辛苦或者困難,可以隨時向我開口尋求幫助,我很願意為心愛的女人排憂解難,或者假公濟私!」

如涵聽著逸雪這番話,心上暖暖的,可是聽到那句假公濟私時,又忍不住輕笑出聲,一雙眼眸因為帶著笑,像是兩輪彎月一樣,點點頭,「好,我知道了!」

信號燈轉綠,逸雪繼續開車前行,又繼續道,「當然,我也清楚,我的涵涵是個寧可辛苦也不願向我求助的傻女人。」

「逸雪哥,沒有關係的,而且我真的不辛苦……」

逸雪卻只是淡淡的牽了牽唇角,沒再說什麼。

在距離公司還有一個路口的地方,逸雪靠邊停了車。

如涵卻還是用一張萌萌噠小臉,半側著身子看著他。

從項目啟動,逸雪一直全心全意的教她,所以逸雪說她辛苦,她倒覺得逸雪更辛苦。

「逸雪哥!」如涵輕聲喚著逸雪,聲音里有微微討好的意思。

「嗯?」逸雪略挑眉看著如涵,抬起手臂看了看腕上的手錶,「涵涵,再不下車,你怕是真的要遲到了!」

如涵咬了咬唇,「逸雪哥,我一直向正式地和你說什謝謝,謝謝你一直教我。」

逸雪修長的手指在方向盤上輕叩了兩下,「真要謝我?那就用我喜歡的方式謝我吧!」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