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二六八章 流星項鏈

第一二六八章 流星項鏈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9-18 08:03  字數:2329

「逸雪哥,我們要去哪裡?」

逸雪淡淡牽唇,「到了就知道了,嗯?」

如涵看著逸雪故作玄虛的樣子,遲疑著點點頭,沒有再問。

約莫二十分鐘的車程,逸雪緩緩停下車,對身旁的如涵溫柔的說:「涵涵,到了!」

如涵從車窗望出去,在看到這是哪裡之後,整個人就呆住了!

逸雪解開安全帶,下了車,繞到如涵那側,拉開車門,探身將縛在她身上的安全帶解開後,如涵還獃獃的,沒什麼反應。

逸雪笑了笑,「涵涵,下車了!」

如涵這才仿若緩過神來,看著逸雪,聲音輕輕的似蚊吶一般,「這裡是」

逸雪低沉的笑出聲來,直接一把抱起如涵,硬是將她從車上抱了下來,薄唇貼著如涵小巧精緻的小耳朵,聲音裡帶著笑,「這裡是我們留下美好回憶的地方,忘了?」

如涵本就染著紅暈的小臉更是紅的甚了些,因為羞澀,似乎連耳垂都紅了起來,在天色仍大亮的傍晚時分,一張小臉被襯的很是迷人。

這個地方,她怎麼可能忘記呢?

「逸雪哥,我們來這裡做什麼?」如涵被逸雪攬著纖腰,一邊向里走,一邊忍不住問道。

「重溫舊夢!」逸雪淡淡的回道。

如涵的小嘴微張,似乎因為逸雪的話而升騰起一絲絲的羞赧。

看著如涵的反應,逸雪搖頭輕笑,「涵涵,不要多想,我只是帶你來看看淺海,放鬆一下心情。」

兩個人走進會所,服務生仍像是上次一樣,不用逸雪出聲吩咐,已經帶著他們上樓到頂層,走進那間整個會所觀淺海視角最好的房間。

如涵站在門口,有些卻步,當然,她知道逸雪剛剛說的重溫舊夢不過是半開玩笑的話而已,他只是帶她來看淺海的,可是一想到她和逸雪曾經在這個房間發生的事,她就覺得臉頰發燙。

逸雪打開房門,大手虛攬著如涵的肩膀,帶著她走進房間。

房間里的一切都沒有變化,甚至於那一晚之後,逸雪已經讓人將這間房間封閉起來,不再對外開放,這裡,以後只會接待如涵一位客人。

如涵覺得她的心跳隨著走進房間的每一步就跳快一些,她的目光落在那張半闕的沙發上,那晚的畫面,好像清晰的回到腦海中一樣。

忽然,逸雪輕柔的牽起如涵的手,如涵微愣了一下,被他帶著向寬敞的露台走去。

走上露台,如涵才注意到,露台上已經擺了張餐桌,餐桌上的食物也已經備好,鮮嫩的牛排似剛剛煎好,還在發出滋滋的誘人聲音。

逸雪牽著如涵坐在一側,然後自己走到另一側坐下,服務生立刻將桌上的燭台點亮,營造出燭光晚餐的浪漫氛圍後,靜靜的退出了房間。

餐桌上燭光搖曳,逸雪動作優雅的開啟一瓶八二年的拉菲,將嫣紅的酒液緩緩倒入高腳杯中,修長好看的手指覆在高腳杯上,輕輕搖晃,酒液便掛在杯壁上,然後落下,旋轉帶出酒漩。

隔著露台的柵欄,淺海仿若就在眼前,抬手可觸,如涵的鼻息間有淺海咸濕的海風氣味,海風並不烈,相反竟很柔和,燭光在海風中舞動著,在氤氳恍惚的燭光中,如涵看著坐在對面的逸雪,那麼迷人的一張臉龐,讓她有種入夢的錯覺。

逸雪將手中的酒杯遞給如涵,「涵涵,你的酒量不好,只准淺酌。」

如涵接過酒杯,眨了眨眼睛,仰頭輕抿了一口紅酒,混著著葡萄香的濃郁酒香頓時盈滿如涵的口腔,一直蔓延到喉嚨。

逸雪看著涵涵喝酒的動作,先是試探著去喝,當酒液落入口中時,因為酒香而一瞬間眼眸驚喜瞠大的模樣,竟像是只小貓兒一樣可愛。

他的唇角漾起淺淺的微笑,專註的看著如涵每一個動作,哪怕連她極細微的表情都不放過。

如涵也知道自己的酒量不好,平時幾乎不喝紅酒,但是這杯紅酒實在是太香醇好喝了,於是她忍不住又接連輕抿了幾口。

「好了,涵涵,不準再喝了,否則該醉了!」逸雪出聲制止。

如涵聽話的點點頭,放下了酒杯,她淺淺的笑,聲音柔柔的,「逸雪哥,我覺得自己好像在做夢」

「哦?」逸雪反問,「那是美夢嗎?」

「嗯,美夢,一場很美很美的夢!」說著,如涵站起身,走了兩步,貼靠在露台外的銀色柵欄上。

深深的呼吸,遙望著遠處的淺海,如涵唇角的笑意深了些,夜色中的淺海真的好美,眼前是深邃的黑藍色,耳邊還漾著海浪拍打的聲音。

逸雪不知何時也站起身,來到如涵的身後,長臂至如涵的背後攬住她的纖腰,胸膛緊貼上她嬌柔的脊背曲線。

如涵似乎有些緊張,呼吸急促了些,逸雪的吻輕落在她的側頰上,嗓音溫柔的如同夜晚的海風,「涵涵,放輕鬆,閉上眼睛!」

如涵不知道逸雪為什麼讓她閉上眼睛,但她還是很乖的緩緩閉上了眼睛,只是長睫有些緊張的在顫動。

逸雪的大手攥住如涵身側的一隻小手,輕輕的執起,攤開她的小手掌,閉著眼睛的如涵只感覺到掌心一涼,不知是什麼落在了掌心裡,然後就聽到逸雪低沉的聲音響在耳側。

「涵涵,可以睜開眼睛了!」

如涵豁然睜開眼睛,在看到手心上躺著那條鑽石項鏈時,吃驚的小嘴微張,半天合不攏。

那是一條好似流星的項鏈,一連串鑽石雕琢的流星,在夜色中閃著耀眼的光芒。

縱然如涵並不會鑒賞珠寶的價值,但仍然能夠猜到,這條項鏈定是價值不菲的。

「來,我幫你戴上!」

逸雪將項鏈從如涵的手心上拿起,如涵的另一隻小手卻忽然覆在他的手背上,搖著頭,臉上的表情有些猶豫,「不,逸雪哥,這太貴重了,我不能收」

逸雪寵溺的淺笑,「涵涵,我一直有個願望,想挑選一條最適合你的項鏈送你,讓你戴著她,無時無刻不想著我,我好不容易找到了,你就幫我實現這個願望好不好,嗯?」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