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二六一章 不吼你,只吻你

第一二六一章 不吼你,只吻你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9-08 06:52  字數:2310

下一頁

若是她這麼說了,逸雪會不會更惱火了?

看著用發頂對著自己的如涵,逸雪的眉心蹙的很緊,他起身繞出辦公桌向如涵走去,在如涵面前兩三步遠的地方站住,又厲聲喝道:「宣傳廣告掉下來,可以讓它直接掉在地上,為什麼衝上去接,涵涵,告訴我你當時在想什麼?如果完成項目的人,連帶腦子這麼最基本最簡單的事情都做不到,那就把項目交出來,可以讓別人去做!」

如涵的小臉泛起蒼白,被宣傳廣告砸到的手隱隱作痛,她微微蜷起手,似乎更疼了,又只好放開。

進來的時候,她心裡明明就已經做好準備,被逸雪責備了,可是真的被逸雪狠狠的責罵,還訓斥她沒帶腦子時,擱在心裡頭的委屈就一股腦的涌了上來,下一秒,如涵的眼淚就直接掉了下來……

看著如涵始終埋著頭,小肩膀卻似乎在一縮一縮的,逸雪頓時反應過來,她是哭了?

他的心頓時慌了,連忙攥住如涵的肩膀,聲音一瞬又恢復了只對如涵才有的溫柔,「涵涵,怎麼了,怎麼還哭了?」

他一邊問,一邊心裡檢討,如涵性子這麼柔的女孩子,的確是承受不起他那麼嚴厲的責罵,可他剛剛也真的是擔心壞了,又心疼,才一下子沒克制住自己的脾氣,沖她發了那麼大的火!

當臨工地那邊傳來消息,說燈柱上的宣傳廣告脫落,砸到了人時,他只當是施工意外,讓李助理去了解一下情況,並沒這麼緊張。

做他們這一行,雖然不算是高危行業,但施工方面常年高空作業,也算是有危險的,像樓盤在建時,承建商那邊的工人受傷的事件,也有發生,只能說需要他這方承擔責任的,他不會推卸而已,真的沒辦法做到,任何事都面面俱到。

可當李助理了解了情況,回來轉述給他的時候,他才知道,原來被砸傷的人是如涵,而且廣告脫落的時候,她竟然是衝上去要接住廣告,才會被砸傷!

事實是這樣,他怎麼可能不惱火?萬幸只是砸到手,若是砸到身體別的部位,或者砸到頭,怎麼辦?

可是,想放在心尖上呵護的小女人,現在被自己罵哭了,逸雪心裡的氣哪裡還剩得下,滿腦子只想著怎麼才能把人哄好了。

在他這麼多年的人生經歷里,似乎真的沒有人教過他,把女孩子,尤其是像如涵這種軟綿綿的女孩子惹哭了,應該怎麼哄才好?

如涵一哭,就是默默的掉眼淚,不喊不叫的才最讓人心疼,當逸雪把如涵的下頜抬起來,看到她通紅的眼眶還在不斷的冒著眼淚時,心都跟被人用刀捅了似的。

當然捅下這把刀的人是他自己……

逸雪用他略有些粗糙的指腹抹掉如涵的淚水,嗓音低沉,卻帶著濃濃的溫柔和無奈,「寶貝,不準哭了,你做錯事,怎麼還說不得了?」

如涵扁著小嘴,一邊哭一邊回了一句:「為什麼你要吼我……」

如涵爸媽教育孩子從來都主張以理服人,加上如涵還特別聽話,從小到大,幾乎沒有人大聲呵斥或者吼過她。

可是算上趙剛,她已經被兩個男人吼過了,當然,逸雪的吼是善意的。不過,如涵上來了委屈勁,便有些收不住了,本來昨天心裡頭就一直憋著委屈呢,這下子可是釋放出來了!

逸雪剛抹掉眼淚,如涵的眼淚就又掉下來,他輕輕的嘆息一聲,大手揉了揉如涵哭的濕漉漉的臉頰,「好了涵涵,別再哭了,再哭我吻你了……」

聽到逸雪聽似威脅的話,如涵哭的水靈靈的眼睛瞪大了些,可是眼淚卻還在不停的往下掉,倒是顯得更委屈了!

逸雪蹙著眉心,鬆開一隻攥著如涵肩膀的大手,覆在她的後腦勺上,真的就吻了上去,吻一下,放開,再吻一下,再放開,如此反覆……

如涵到底忘記了再哭下去,委屈也被羞澀衝散了,她的臉紅的像番茄,驀地偏開小臉,想躲開逸雪的唇,然後,逸雪的唇就順勢落在了她的耳根處。

他的聲音很輕,卻因為靠近著如涵的小耳朵,讓她感覺一股熱熱的氣息拂入耳窩。

然後,如涵就聽到逸雪對她說:「我答應你,以後你做錯事了,我都不吼你,只吻你,好不好?」

如涵覺得她的臉好像更紅了,也更燙了,一時未察,自己整個人都落在逸雪的懷中,忍不住掙扎了一下,卻沒能掙脫出來,只能用很輕很細小的聲音說:「逸雪,你真的好壞……」

逸雪的眉似乎微挑了挑,看如涵不哭了,也安心了,牽了牽唇角,笑道:「我只對你一個人壞。」

如涵皺了皺小臉,這個小雪花,真讓人哭笑不得!

她越來越覺得,離不開逸雪了,見不到他,她的心就像長了草似的。只要他在,她就覺得踏實,有安全感。逸雪總是在她最需要的時候出現在她身邊,他就是她的守護神,神一般的存在。

逸雪輕輕環著如涵,在她柔順的髮絲上吻了吻,滿心都是那種滿足感,是他這些年裡,從來沒有過的一種滿足感。

他一直以為,他沒資格去愛誰,所以也從未在意過身邊任何的女人,直到如涵闖進他身邊來。

他似乎才明白,原來他只是沒嘗過愛一個人的感覺,當真的嘗到的時候,再冷靜再理智的人,也會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逸雪哥……」辦公室里很安靜,午後的陽光從大片的落地窗傾灑進來,落在相擁在一起的兩人身上,如涵輕輕出聲喚著逸雪,似乎打破了安謐的寧靜。

逸雪輕輕執起如涵的小手,看到她手背上那一大片的青紫,忍不住蹙起眉心,聲音低沉了幾分,「涵涵,答應我,以後不準再不顧自己的安全,做衝動的事情!」

如涵抿著唇點了點頭,其實她又不是聽不出,剛剛逸雪責備她那些話,根本不是在怪她給項目抹黑了,完全都是在關心她手受傷的事情,她也只是情緒凝聚到了那個點上,才控制不住的哭起來的,現在想想,也怪難為情的……未完待續。

,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