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二五九章 新的稱呼

第一二五九章 新的稱呼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9-05 17:23  字數:2252

ps:今天雜事很多,剛更新一章,親們晚安!么么噠

似乎,如涵喝了酒之後,就會不受控的變得話多,喝完兩杯逸雪看她又摸索著去倒酒,忙抬手按住酒瓶,「可以了,涵涵,你酒量不好,不準再喝了!」

「逸雪哥,你讓我喝,我想喝,求求你……」如涵硬是搶過了酒瓶,不再倒了,直接對著瓶口仰頭喝了一大口,就好像這樣,能讓她忘了所有的煩惱和憂愁。

如涵搖晃著身子,眼睛眯著,有些迷離,兩手主動環住了逸雪的頸項,小臉和逸雪的臉幾乎只有幾厘米的距離。

她好像有些看不清眼前這個人是誰了,但是她腦袋裡卻好像是清楚的,這個人是逸雪呢!

「逸雪哥,你長得真好看……逸雪哥,你這麼好看,你會背叛我嗎?」如涵不斷的晃著,腦袋遲鈍了一般,不太會思考了,自己說了什麼也沒什麼意識了。

逸雪任如涵環著自己,和自己那麼近的距離,鼻端就是她小嘴裡酒的香氣,他的喉結上下涌動了幾下,開口,嗓音低沉,「涵涵,我是你的,我不會背叛你……」

如涵笑了,醉意濃郁的笑,然後唇在逸雪的唇上貼了一下,「逸雪哥,你真是好……」

她的話還沒說完,逸雪的吻已經堵住了她沒說完的話,一把將她推倒壓覆在胸膛和沙發之間……

如涵的理智似乎在清醒和酒醉之間躑躅了一下,然後,開始回應逸雪的吻,徹底的淪陷!

逸雪將一個個灼燙的吻落在如涵的頸上、鎖骨處,彷彿是在如涵的身上烙下屬於他的印記。

似乎感覺身上的禮裙正一點點被剝離,如涵緩緩的睜開眼睛,眼神迷離的望著身上的逸雪,口中呢喃不清的叫著:「逸雪哥……」

「涵涵!」逸雪的眼神深邃,緊緊的鎖著如涵的眼眸。

「我……」如涵的身子似乎有些輕顫,好像是緊張的原因,以至於連眼睫都在顫動。

她有些分不清,這是夢裡,還是現實中,如果是夢,這一切又未免太過真實了,真實到她彷彿能夠感覺到壓覆在身上的重量。

逸雪沒有再給如涵清醒的機會,也不想給她拒絕或者猶豫的機會,他們已經很久沒在一起了,今晚,他要定她了!

於是,他的吻,再一次強勢覆上如涵的唇,輾轉反側,大手順著禮裙身側被拉開的拉鏈探入,落在那片嬌柔的肌膚上。

逸雪有些冰涼的手心覆在如涵溫熱的身子上,緩緩的游移,冷熱交織的觸感讓如涵的小身子再一次不可抑制的顫抖起來。

那麼嬌弱的小人兒,讓逸雪甚至捨不得用一點點力,多麼怕弄疼她……

敞開的露台窗,有海風灌進來,兩側的窗帘在海風的吹拂中翻飛,發出『啪啪』的響聲,黑色的沙發上,白色的嬌嫩,視覺上的刺激讓逸雪的雙眼比夜色還幽深,隨著海風,他們終於徹底交融在一起……

「老公!」如涵緊閉的雙眸,在被深深嵌入的一瞬間,倏然睜開,咬緊的唇瓣溢出這兩個字。

逸雪精實的身軀驀地僵硬住,然後,鋪天蓋地的喜悅翻湧而來,讓他一向神情寡淡的臉上,浮起太過明顯的笑意,那笑意,好像擁有了全世界一樣滿足。

如涵和趙剛在一起過,在這段時間,她把自己給過趙剛是太過平常的一件事,在逸雪的心裡,這件事並未影響如涵的純粹,如涵在他這兒,從來都像白紙一樣純潔。

在他三十幾年的生命里,已習慣了掌控,所以對於任何事,他都是自信的,但是這一次,是他第一次有種不敢置信的感覺,不敢相信,如涵竟然情不自禁地叫他「老公」!

「涵涵,知道我有多驚喜嗎?」他明知道如涵無心聽他說話,她醉著,可是他還是想說,他很感激上天,讓他在涵涵最脆弱的這一刻,陪在她身邊,甚至奢侈的擁有了最純粹的她……

「涵涵,你是我的,從今往後,你只是我辰逸雪的!」

如涵恍惚好像聽到了發誓一樣的話語,可是她發鈍的頭腦反應不出來,此時此刻,她的感覺很奇妙,形容不出,讓她原本就飄飄忽忽的神智,越飄越遠,彷彿飄上了雲端……

夜深了,逸雪輕輕的將已經因為疲倦而沉睡的如涵抱到大床上,然後將露台的窗子關上,將海風阻隔在窗外。

他身上穿著白色睡袍,帶子隨意的在腰間打了個結,關上露台窗後,他反身回到床邊,將如涵整個攬在懷中,如涵就像一隻軟軟的小動物一樣,趴伏在他的懷中,睡的很沉很沉,毫無知覺。

逸雪在她白皙的額頭輕輕吻了吻,臉上帶著寵.溺的眷戀,然後扯起被子,將如涵嚴嚴實實的裹在被中,抱著她睡去。

這一晚,如涵睡的很沉,她覺得自己好像是幹了什麼很重的體力活一樣,明明很想睜開眼睛,卻怎麼都沒有力氣睜開。

索性,她也不為難自己,就放任自己睡去,反正,在逸雪身邊,她是最有安全感的。

於是,半夢半醒間,如涵這麼想著,就真的一直睡了下去,直到終於睡飽了。

白天的這個房間,從淺海平面照射過來的陽光,暖意融融的透過落地窗灑進來,如涵緩緩的睜開眼睛,臉頰上都被陽光照的暖暖的。

一睜開眼睛,就感受到這麼溫暖愜意的陽光,讓她的心情一下就沒有了半夢半醒間想像的那麼壞。

揪著身上的被子,如涵從床上坐了起來,可是,才微微挪動身子坐起來,就感覺到全身像被拆過筋骨,又重新安裝上一樣。

一瞬,她彷彿意識到什麼,猛的掀開被子,被子底下的自己,身上沒有寸縷,昨晚穿著的禮裙早就不知去向,更加不可思議的是,她的身上,那淡紅色的痕迹,隔著三五厘米就是一處!

昨晚,她還記得,她喝醉了,也還記得,她一直是跟逸雪在一起的,所以……未完待續。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