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二五八章 逸雪的弱點

第一二五八章 逸雪的弱點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9-04 00:12  字數:2334

三十分鐘左右的車程,兩個人到了晚宴現場,逸雪停好車就下車來到如涵這一側,拉開車門,手伸到如涵的面前。

如涵握住逸雪的手下了車,順著就挽上了他的手臂,和他一起緩緩步入晚宴現場。

因為逸雪一向低調,他在自己集團的慶功宴上出現,自然會很轟動,但是在其他場合,就不會有太多人認識他,除非是相熟的生意夥伴或者交過手的生意對手。

逸雪和如涵並沒有引起太多的矚目,但是逸雪這種儒雅迷人的男人出現,還是會多多少少吸引一些注意,並且有人猜測他到底是誰?

步入會場,博誠置業的老總李博誠端著兩杯酒攜女伴走了過來,將一杯酒遞給逸雪,兩人碰了碰杯子,象徵性的啜了啜杯中的酒。

「辰總能來我們博誠的年會晚宴,可是讓我們蓬蓽生輝呀,哈哈哈!」

「李總客氣了,能得到博誠的邀請,是我的榮幸才對!」

李博誠眯著小眼睛笑了笑,目光突然轉向如涵,「辰總不介紹一下這位佳人?你們二人一走進宴會廳,俊男美女的搭檔可就吸引了不少眼球啊!」

如涵有些不太喜歡這位李總落在她身上那種目光,逸雪告訴她,面對那些過來應酬和寒暄的,要麼微笑要麼不理會就好,像李總這種意味不明的打量,她自然是微笑不出來,只能當做沒看見不理會了。

逸雪偏頭看了如涵一眼,淡淡的回應李博誠「這位是我未婚妻。」

逸雪明顯不想把如涵介紹給他,李博誠這種老狐狸怎麼可能聽不懂?

他身邊逢場作戲的女人從來沒斷過,最近還搞上一個小地產公司的售樓小姐,女人對他來說,無非就是用來玩,用來上的罷了,沒什麼別的用處。

但是,對於逸雪這種潔身自好的男人來說,身邊突然冒出來一個像小白荷一樣的女人,多半不是個普通角色吶!逸雪的回答證實了他的猜測。

李博誠倒是沒有不識眼力的繼續在如涵身上做文章,只是別俱深意的又看了看如涵,轉移了話題,和逸雪聊起了生意場上的事情。

如涵就安靜的站在逸雪身邊,在宴會廳中繼續尋找著熟識的人。

李博誠一手握著杯紅酒,緩緩的晃動著酒杯,杯中的紅酒隨著他的動作,粘連在杯壁上,他的另一隻手,攬著身旁女伴的纖腰,嘴角牽起一抹興味盎然的笑意。

他在土拍時,不止一次和逸雪狹路相逢,卻每一次,都被他牽制著,只要有逸雪在的場合,他可是一次都沒贏過。

所以,逸雪這個競爭對手,一直是讓他又愛又恨啊!

他觀察逸雪已經很久了,這個男人太過冷靜,對於任何事都是一樣,好像沒有什麼事能夠讓他失了冷靜,哪怕形勢有多麼不好,他都能夠力挽狂瀾。

在他們這個圈子裡,有人鍾情於錢,有人鍾情於權,有人鍾情於聲色,這些人,都能夠收買,因為他們有弱點。

可是逸雪好像是個例外,他一直看不到他的弱點,錢,逸雪有的是權,辰氏集團幾乎佔據海城市的半壁江山女色,在此之前,逸雪身邊連一個過從甚密的女人都沒有,他好像完全對女人沒有任何興趣!

可是,今天之後,他終於抓到了逸雪的弱點,這個女人,可不就是逸雪的弱點嘛!

應酬了一陣子,逸雪不想多做停留,帶著如涵上了他的車,快速駛離晚宴會場。

「逸雪哥,我不想回家,如果你還有事,就在這兒放我下車吧!」從宴會廳出來,如涵感到很憋悶,那種氛圍,她著實不喜歡。

逸雪眉心攏起,他還有事?現在還有什麼事,能夠重要過她的事情?

「那好,不想回家,就不回家,涵涵,你想去哪裡,我陪你去!」

如涵搖頭,「我也不知道我想去哪裡,就想去一個能讓我放鬆的地方」

逸雪點點頭,「那就把自己交給我,我帶你去一個讓你滿意的地方。」

說完,逸雪重新發動車子,駛離路邊。

逸雪帶著如涵來到了觀海閣,是海城市唯一一所能夠看到淺海的私人會所。

下了車,如涵的腳步都是虛浮的,穿了這許久高跟鞋,她真的累了。逸雪攬著她的腰身,帶著她走進會所。

只在會所門口,如涵就好像聞到了淺海海風咸濕的味道。

迎著海風,看著夜色中的淺海,也許,這裡真的是個可以讓她好好放鬆一下的好地方。

不需要逸雪出聲,服務生已經帶著他們去了一間視角最好的房間,從這間房間的落地窗看出去,幾乎感覺整片淺海近在眼前,走上露台,能彷彿能夠感覺到海浪。

逸雪讓如涵坐在房間的沙發上,自己在她的身旁坐下。

「小姐,想喝點什麼?」服務生看如涵的俏臉,溫聲問道。

如涵看著說話聲那麼好聽的服務生,說道:「可以給我酒嗎?我想喝酒!」

她是沒酒量,可是酒可以讓人忘記煩惱,尤其像她這種喝了就會醉的人,喝醉了之後,就可以什麼都不用想了,多好!

服務生有些為難的看著逸雪,這間會所是逸雪的,人是逸雪帶來的,這種事當然找逸雪拿主意。

逸雪看著服務生,淡淡的點了點頭,服務生立刻會意,轉身離開了房間。

不大會兒,就拿著一瓶度數不高的特調雞尾酒走進房間,將酒和兩個高腳杯放在如涵的面前。

如涵立刻拿起酒瓶,給自己倒了滿滿一杯,又給逸雪倒,卻只給他倒了酒杯的三分之一還不到。

逸雪看著這懸殊的對比,忍不住無奈的扯唇。

如涵拿起兩杯酒,一杯遞給逸雪,一杯自己拿著,上前碰了碰逸雪那杯,「逸雪哥,乾杯!」

說完,如涵仰頭,就咕隆咕隆的喝了大半杯,咽下後,鬆了口氣,又將剩下的半杯喝掉。

雖然逸雪什麼都沒說,但是服務生揣摩逸雪的意思,拿來了度數最低的酒,可是如此這般,服務生還是高估了如涵的酒量。

兩杯酒喝下去,如涵就開始有些飄忽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