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二五四章 小小的謊話

第一二五四章 小小的謊話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8-29 03:18  字數:2321

沒錯,逸雪問的問錯,她的頭的確很痛,而且,昨晚喝酒後的事兒她記不得了。

她咬了咬唇,唇上血色漸褪,她想起昨晚她說了很多話,可是她到底說了什麼?她會不會把最近困擾她的那些心情都說了出去?

她很少喝醉,所以她喝醉之後到底會幹什麼,會說些什麼,她真的不清楚!

「涵涵?」

「逸雪哥!」如涵吸氣,「我昨晚,有沒有說什麼不該說的話?」

逸雪聽如涵這麼問,遂反問道:「昨晚對我說過什麼,都不記得了?」

看著逸雪的表情,如涵心裡已覺不妙,她昨晚一定是說了什麼,而且很有可能是她看到逸雪和大明星張蕊在一起,心裡就不舒服這些話!

這可怎麼辦?逸雪會不會覺得她小心眼兒,太愛吃醋!

這一刻,如涵真的希望自己有什麼仙術,這樣就可以直接從逸雪面前消失了!

「對,對不起,逸雪哥,我昨晚喝醉了,說過什麼都是醉話,請您不要當真。」說完,如涵轉身,想找洗漱間避避。

「涵涵!」逸雪直接拉住了如涵,「跟我一起吃早餐,我有事問你!」

「我還是先去洗漱吧!」如涵微微掙扎著,抗拒道。

「聽話,去洗漱,然後一起吃早餐!」逸雪不容如涵抗拒的說。

如涵根本拗不過逸雪,在他略有些嚴肅的眼神盯視下,只能乖乖的聽話。

洗手台前,整齊的擺放著一套嶄新的洗漱用具,都是淺粉色的,而原本洗手台前擺放著一套淡藍色的洗漱用具,現在兩套洗漱用具一齊擺放在那兒,有種搭配感,好像是男女主人的洗漱用具一樣。

這個公寓,逸雪之前沒帶她來過。如涵不明白,他怎麼突然帶她來這裡。

如涵的小臉頓時一熱,心裡浮現出各種甜膩的想法……

如涵用漱口杯接了溫水要刷牙,忽然就看到了洗手台另一側有些隨意的扔在那兒的刮鬍水和剃鬚刀,甚至刮鬍水的瓶蓋還沒有蓋,一看就是剛剛用完,還有淡淡的清新味道從瓶口散發出來。

剛剛和逸雪在一起時,她就好像嗅到了他身上散發出刮鬍水那種好聞的味道,透過面前的洗手台鏡,如涵好像出現了幻覺似的,彷彿看見了逸雪穿著白色睡袍,立在洗手台前刮鬍子的樣子。

只是這麼想像著,如涵小臉就已經不受控的浮起一抹緋紅,似乎能夠想像到,僅僅是一個刮鬍子的動作,但是逸雪做起來,卻是有一種獨特的迷人魅力……

如涵猛的將漱口杯放下,兩手捂著兩側臉頰,腮幫鼓起來,從鏡子中看起來,小臉好像是個小氣球一樣倏地鼓起來,那個動作,可愛得緊。

在洗手間磨蹭了好久,如涵才走出來,但是臉上的緋紅還在,並未褪去。

逸雪已經換好了正裝,正在戴手錶,看到如涵從洗手間走出來,朝如涵走過去,動作自然又嫻熟的順了順如涵耳側有些亂的頭髮,聲音是一如平常的溫柔,「臉怎麼有些紅,是不是身體哪裡不舒服?」

如涵頓時像是做賊被抓個正著似的,頭埋著,搖了搖,訥訥的回道:「沒,沒有……」

「沒有就好,走吧,去吃早餐!」逸雪又是一個自然到不能再自然的動作,攬著如涵的肩膀,向大門走去。

這麼被逸雪攬著,如涵頓覺既甜蜜又有些小小的緊張,好像有些連怎麼邁步都不太會了……

以她這種狀態,不像是和逸雪在一起一年多的樣子,就好像他們是剛剛在一起的情侶。

如涵隨著逸雪走出公寓樓,到小區內的會所吃早餐,如涵看著會所門前那好像舊時府邸門前的匾牌一樣的招牌上刻著隸書的京西會所四個大字,忽然才反應過來,原來這兒就是在整個海城都挺有名氣的樓盤,京西公館!

不過,這也不奇怪,她記得京西公館就是辰氏開發的樓盤。逸雪住在自家開發的樓盤很正常。

兩個人走進會所,服務生迎上來,帶著兩人到窗邊的位置就坐。

這裡的視角特別好,透過會所的大片落地玻璃窗,能夠看到整個園區的美景,如涵迎著早晨和煦的暖陽,看著京西公館園區的精緻設計,就好像是走進一幅田園山水畫一樣。

「涵涵,想吃什麼?」逸雪將餐牌遞給如涵,目光溫潤的看著她。

如涵收回看著窗外的眸光,轉過頭,不經意就和逸雪的目光撞在一起,然後她甜甜一笑,接過餐牌。

「我……」如涵低頭看著餐牌,看著上面的菜品,讓人很有食慾。

手中的餐牌還不等翻到下一頁,如涵的手機就響了起來,她連忙放下餐牌去包里拿手機,看到手機上顯示著「媽咪」。

「媽媽!」如涵很快接通了手機。

「涵涵,你還和逸雪在一起嗎?」電話另一端,劉玉華的聲音溫柔,而且如涵聽得出,媽媽的聲調裡帶著些許興奮。

也許,是因為她喜歡她和逸雪在一起吧。

「嗯,我和逸雪哥在一起,昨天喝多了,她帶我回家了。我們現在京西公館旁邊的會所吃早餐。」

說到這兒,她有點奇怪,昨晚她一晚未歸,母親似乎並沒有責怪她的意思。

因為她從小到大,喝過酒的次數一個手掌都數不完,所以她幾乎就是不喝酒的啊!

「你現在怎麼樣,有沒有頭痛?」母親依舊是關切,並無責備。

如涵咬了咬唇瓣,心裡有些愧疚,「我還好,這會兒沒事了。昨晚慶功宴,我……可能是太高興了吧,接連喝了兩杯,然後就什麼也不知道了。」如涵明明是吃醋了,哪裡是興奮,可她總不能和媽媽說吃那個大明星張蕊的醋了吧?只好說了謊話。抬眸間,她分明看到逸雪的眼神中好像有抹不甚明顯的笑意。

所以,逸雪是在笑她說謊話嗎?

「沒事的,寶貝,媽媽不會怪你,再說,我聽大家都在誇你,說金色港灣這個項目你做的非常好!是該高興的!你們吃飯吧,不用急著回來。」

但凡知道女兒和逸雪在一起,劉玉華都不會擔心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