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二五二章 酒後真心話

第一二五二章 酒後真心話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8-25 19:36  字數:2362

忽然,她好像聽到身後有一道低沉的嗓音在叫她「涵涵」!

這聲音,好溫柔,好好聽!

如涵下意識轉過身去,酒店的旋轉門前站著一個男人,背逆著門前暈黃的燈光,身材高大挺拔,她看不清這個人的臉!

可是,逸雪這會兒分明在宴會廳里,和大明星張蕊一起,有說有笑的,怎麼會在門口呢?

她不禁牽了牽嘴角,自嘲了一下犯傻的自己,轉回身,繼續往前走……

下一秒,她的肩膀被鉗住,整個人被扳過身去,緊接著,兩手臂落入一雙溫熱的手掌中,「涵涵,為什麼躲著我?」

如涵的神智已然不太清明,眼睛微微眯著,想努力的看清楚他的臉?

只是,眼前的人影影綽綽,那麼像逸雪……

「你,你是誰?」她模模糊糊的問道。strong天才1秒記住www.8shuw.com,的免費小說閱讀網!/strong

逸雪無奈的嘆息,看起來,她是喝醉了,醉到認不出他是誰?

明明酒量不好,但是這小女人卻有勇氣一連喝了兩杯香檳,難道是有什麼不開心的事情,借酒解憂?

逸雪鬆開一隻攥著如涵手臂的大掌,動作溫柔的輕順了順如涵被風拂亂的髮絲,嗓音低沉卻溫柔,「涵涵,我是逸雪哥!」

「逸雪哥?」如涵獃獃的重複了一遍,然後,好像是一瞬清明了似的,瞠大眼眸,「逸雪?」

逸雪看著如涵瞪大的黑色眼瞳中倒映出的自己,無奈輕笑,「是!」

接著,如涵的反應卻是逸雪沒有料到的,她似乎在用全身僅剩的力氣掙脫他,因為他只有一隻手在鉗著她,又不敢對她太用力弄疼她,於是很輕易的被她掙開……

剛要轉身跑掉的如涵,很快又被逸雪扳住,不准她跑掉,今晚的慶功宴,他所有的目的都是為了她,他不允許她有避開他的念頭!

「不要,你放開我,放開我……」如涵的聲音里透著熏熏然的酒意,軟軟的,給人棉花糖一樣的感覺,她胡亂的揮舞著小手,不斷的撥拉著,企圖掙脫逸雪,「別理我,我沒有看到你和大明星一起就吃醋,沒有,沒有,沒有!」

如涵迫切的想掙開鉗制,加上酒意使然,根本就沒意識到自己到底說了什麼……

逸雪卻在聽到如涵這些話後,兩手猛的扣住她的手腕,「涵涵,你說什麼,再說一遍!」

不知道是誰說的,女人都是口是心非的,嘴裡這麼說,心裡卻是那麼想,完全背道而馳。天才1秒記住www.8shuw.com,的免費小說閱讀網!

所以,如涵這麼說,尤其還是在她喝過酒,神智不甚清楚的情況下,說出口的話,完全是隨著心意而來,不會加以掩飾,那麼,她的意思是……

逸雪覺得自己的呼吸變的緊了,這種感覺從未有過,他迫切的想讓如涵再口是心非的說一遍剛剛那些話,可是他又不敢逼的太緊太急,生怕這種幸福感,轉眼就消失。

如涵幾乎從來不喝酒,在喝酒這件事上,被逸雪保護得很好,滴酒不讓她沾染,所以她從來都不知道,自己醉了是什麼狀態的,酒品這種事,是要在經常喝酒的人身上體現,而如涵,無從說起。

她剛才彷彿用盡了所有的力氣,去掙脫逸雪,所以這會兒被逸雪扣住手腕,也沒了掙脫的力氣,身子軟軟的,有點要倒下去的意思,身子一點點的傾斜著,嘴裡還在小聲的咕噥著什麼,聽不太清楚,依稀好像是在重複著剛剛那番話,我沒有吃醋等等……

逸雪鬆開如涵的手腕,一把摟住了要傾倒的她,如涵的小臉就趴伏在逸雪的肩膀上,烏黑的長髮在逸雪的肩頭披散開,像是蜿蜒的瀑布一般,淡淡的馨香緩緩探入逸雪的鼻息間。

「涵涵,涵涵?」逸雪試圖輕喚著如涵,但是如涵卻再沒了反應,好像睡著了一般。

扣著如涵的後腦勺,逸雪將如涵從他的肩膀上扶起來,看到那張小臉上閉著眼睛卻依舊有些糾結的神情,逸雪淡淡的牽起了唇角,那樣溫柔的神色,倘若被任何認識他的人看到,都會大吃一驚,因為是從未在他臉上見過的,也從不敢想像,那樣的神色會出現在他的臉上。

逸雪的手臂滑至如涵的腰間,微微彎身,一把將如涵打橫抱了起來,如涵迷迷糊糊的蹙了蹙眉心,兩手乖乖的勾住了逸雪的脖頸,縮在他的肩頭。

逸雪抱著如涵,不禁有些不滿意,因為這小女人,竟然輕的像個紙片人一樣,彷彿沒有重量,他的眉心處浮起褶痕,心想著這小丫頭到底是有多輕?

但是同時,他的心又不受控的感到滿足,抱著她的感覺,竟然好像是擁有了整個世界一樣……

李助理陪同張蕊一同走出宴會廳,站在台階上,張蕊一眼就看到了不遠處,正抱著一個女人向車子處從容走去的逸雪。

她有些好奇,看向身旁的李助理,「李助理,那位是辰總的?」

李助理也看了一眼,卻淡淡的回道:「抱歉,我不太清楚……張小姐請稍等,車子很快過來!」

張蕊點點頭,卻又多看了幾眼,不是說這位辰總身邊沒有女人嗎?那他懷中抱著的人又是誰呢?

經紀人告訴她,辰氏集團邀請她參加新樓開盤剪綵活動,還特意的逗她說,這辰氏集團的總裁可是個黃金單身漢,如果她把握好了,以後很多事就可以不用那麼費心費力,哪怕想退出圈子,為一人洗手作羹湯也是值得的。

可是這麼看來,她哪裡還有機會呢?張薇蕊想到此,忍不住搖頭笑了笑!

如涵安靜的伏在逸雪的懷中,許是因為醉酒不舒服,小臉一直皺著,直到逸雪將她放進副駕駛的車座上,眉心也一直蹙著,不曾舒展。

逸雪也上了車,側過身子為如涵繫上安全帶,『咔』的一聲,安全帶的卡扣扣上,逸雪本應撤回身子,卻因為如此近距離的看著這張緋紅的小臉而捨不得那麼快坐回去,看著看著心上就翻湧起迫切的情難自禁。

一枚淺吻輕輕的落在如涵軟軟的臉頰上,如涵似乎感覺到有些癢,小手揮了揮,側了側臉,想避開,只是她這麼一動,就那麼正好的直接將自己紛嫩的紅唇送到了逸雪的唇上,兩個人四片唇,倏然緊貼在了一起……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