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二四九章 沒那麼神通

第一二四九章 沒那麼神通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8-20 18:20  字數:2351

?如涵站在電梯前,門一打開,電梯里站著兩個穿黑色西裝的中年男人,如涵並不認識他們,但是僅憑穿著和年紀,而且是從樓上下來的,也大致上可以猜得出他們的WwW..lā

如涵走進電梯後,就靜悄悄的來到角落裡,安靜的好像不存在一樣。

電梯門徐徐關上,兩位高層似乎也沒拿如涵當回事,旁若無人的聊了起來。

其中一位年長一些的高層對另一位說道:「這下子,志國可真是有得操心了啊!」

「可不是,我聽說,現在丁家上上下下都在想辦法疏通呢,看看能不能先把人保出來再說。」另一位高層說。

「哼,保出來,我看想得倒是挺美,據說那環保局的周局都坐實受賄了,已經被移送調查了,只要那周局一張嘴,丁家女兒是不是行賄,還有的辯駁了嗎?」

「這行賄,一旦罪名成立,聽說五千塊錢以上都能判個三年五載的,你說說,真要是行了賄,五千塊錢能搞定那周局嗎?依我看啊,丁家女兒不得被判個十年八載的!」

「丁家這次,我看啊,氣數已盡了啊!」

如涵本無心聽兩位高層的聊天內容,可是同在一趟電梯里,她想聽不見自然是不可能的。

只是沒想到,他們聊天的內容,竟然讓如涵幾乎震驚……

上午在辦公室看了那段新聞視頻,還以為只是周局因為貪污受賄被拿下了,卻沒想到,原來一同出事的還有丁薇。

如涵心裡,忽然就生起一種莫名的念頭,會不會周局落馬和逸雪有關係?

如果說只是周局被雙規,如涵也許不會想太多,但是現在連丁薇也好似連帶著被抓了,那麼是不是太過於巧合了?

如涵還記得她住院時,逸雪帶林菲來那天對她說過,丁薇的事情他一定會給她一個滿意的交代……

如涵不知道自己為什麼她的心跳的這麼快,可是她忽然就很想能立刻見到逸雪,確定她心裡想得是不是對的?

她知道自己這行為很衝動,可是她卻阻止不了自己想衝動一次!

電梯到了一樓,如涵在兩位高層身後快步走出電梯,她剛想拿出手機打給逸雪,卻赫然看到逸雪的車就停在公司門口,於是如涵連忙快步跑了過去。

這次是那輛賓士,如涵站在車門前,輕輕的敲了敲車窗,因為隔著黑色的車膜,她根本就看到逸雪是不是在車內,但是她只是想試試,就算逸雪不在車內,車子發動著,李助理也一定在車裡。

沒多會兒,車門被推開,如涵看到了探著身子開門的逸雪,心跳豁然開朗。

「什麼事,涵涵?」逸雪看到如涵,臉上是他看到她時慣有的溫柔。

如涵咬了咬唇瓣,開口道:「逸雪哥,我有點事想問你,你有空嗎?」

逸雪看了一眼腕上的表,點點頭,「涵涵,我只有十分鐘,我必須要趕去土拍會現場。」

如涵重重的點頭,「我不會耽誤您超過十分鐘……」

「上車吧!」逸雪讓開身子,如涵坐進了車裡,關上了車門。

她看到了前方駕駛室的李助理,輕輕點了點頭示意,然後側過身子看著身旁優雅交疊著雙腿的逸雪,出聲道:「逸雪哥,我今天上午看到周局被雙規的新聞了。」

逸雪淡淡的應了一聲,並沒有表現出情緒上的任何波動。

如涵又繼續說:「然後剛剛,我乘電梯下來的時候,在電梯里聽到兩位高層聊天說,丁薇因為行賄罪被抓了……」

逸雪一雙深邃的雙眸凝著如涵,語調淡然,「所以呢,涵涵?」

「所以,我想知道,這是不是你做的?」

「是我,或者不是我,有什麼區別呢?」逸雪輕描淡寫的將問題又拋了回去。

如涵愣了一下,不過很快就回答道:「如果不是你做的,那就沒什麼;可如果是你做的,我想知道你這麼做,是不是為了給我報仇。」

逸雪似乎牽了牽唇角,但又不怎麼明顯,「涵涵,還記得之前解僱丁薇時,你就問過我,我解僱丁薇是不是因為你?」

如涵點點頭,「你說,有我的原因,但是更主要是因為丁主任做了太多有損公司利益的事情。」

逸雪點點頭,「這一次,我給你的回答是,涵涵,我沒有那麼神通廣大!不過,善惡自有報,這是他們自找的。」

如涵抿著唇瓣,說不出話來。

逸雪的身子稍微傾了傾,「涵涵,我只是一個商人,不可能連上頭官員貪污受賄的證據都掌握到,至於丁薇,以行賄這種連帶罪名被抓,只能說明她的確做過這種事,所以免不了被牽連。」

「可是……你說過,會給我一個交代,丁薇會受到應有的懲罰……」

「涵涵,我想給你的交代,是我以經濟手段去制裁丁家,只可惜,我還沒有動作。」逸雪看了看錶,「涵涵,已經十分鐘了!」

如涵頓時覺得臊得慌,小臉一瞬就紅了,連忙推開車門快速下了車。

逸雪稍微靠坐在椅背上,對李助理吩咐道:「李助理,開車!」

李助理點頭,立刻發動車子,車子駛離辰氏,進入主路後,李助理才有些好奇的問道:「辰總,為什麼要騙沈小姐?」

李助理心裡有疑問,明明這些都是辰總為沈小姐做的啊!

逸雪轉頭看著車窗外,淡淡道:「我不希望她牽扯到這種事上來,她知道的越少越好,或者什麼都不知道最好!」

如涵站在車外,看著逸雪的車駛遠,臉頰上還熱熱燙燙的。

難道是她自作聰明以及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