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二四零章 興師問罪

第一二四零章 興師問罪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8-10 17:56  字數:2362

?「沈小姐!」如涵只敲了一下門,就聽身後傳來逸雪助理的聲音。

她轉過身,李助理看到紀念,就將手裡的粉色盒子遞給了她。

紀念看著眼前的粉色手機盒,愣了一下,獃獃的問道:「李助理,這是?」

李助理故作無所謂的樣子,「我們合作夥伴拿了幾個樣機過來,說是試用品,辰總讓我帶給你一台。」

李助理故意把這市價三萬多的手機說成試用品,而且好幾台,就是要迷惑紀念,讓紀念也認為這手機真不值錢,就是一樣品,這樣才能安》小說m下。

為了辰總,他也是煞費苦心了啊!

紀念並沒接過來,搖搖頭,「我的手機夠用的,還是不要了!」

「沈小姐,就拿著吧,試試用用,正好也給我們那合作夥伴提提意見,看看這手機有沒有什麼可以改進的地方,下次他跟辰總應酬時,我也能跟他反饋反饋啊,是不是?」

「李助理,謝謝你想著我,可是真的不用了!」紀念繼續婉言拒絕著。

這時,逸雪推門從辦公室里走了出來,看到站在李助理辦公室門口的兩個人,頓住腳步,淡淡問道,「怎麼了?」

李助理看逸雪出來了,立刻精明道:「辰總,您給我的陳總送來的手機樣品,沈小姐不肯收!」

逸雪聞言,像是對這件事完全不在意的樣子,走到紀念身前,從李助理手中拿過手機盒,直接放在紀念的手裡,讓紀念想拒絕都拒絕不了。

「逸雪哥,我不……」

「涵涵,就是個樣品,試用下吧!」

紀念面色還是猶豫。

逸雪直接抬手,動作溫柔的揉了揉紀念的發頂,「幹嘛跟我這麼客氣,嗯?」

逸雪這樣的動作和話,紀念根本不知道要怎麼回應,她一抬眸看到李助理看著她那意味深長的眼神,頓時整個人都不好了……

最後紀念到底沒能推出去,不得不收下了這所謂試用品的手機。

看著手機背面的標誌,紀念忽然就想起上樓前那句有名說的廣告語,什麼愛她就給她買V7,她頓時笑了笑,這個小雪花呀!真是費了不少心思。

紀念拿著手機盒子站在門前等電梯,看著紅色的數字往上跳,她心裡想著,一會兒就這麼拿著這盒子回辦公室,肯定要被大家看到的。

電梯上到頂樓,門在紀念面前打開,電梯里站著一個一身筆挺西裝的中年男人,紀念沒料到會有人上來找逸雪,陡然看到電梯里站著人,稍微嚇了一跳。

男人穿著鐵灰色的西裝,面色有些嚴肅,看起來就不是平易近人的角色。

紀念想,能上來頂樓找逸雪的,自然都是辰氏的高層或者各部門經理級別的,當然要除了她這個例外,所以這個人,估計是公司高層吧!

紀念微微低下頭,等到對方走出電梯後,她才抬步走進電梯。

按下去十五樓的按鍵,電梯門慢慢關闔,感覺到有目光直射的感覺,紀念抬眸看去,才發現,那位走下電梯的高層並沒有離開,而是站在門前,用一種形容不出的不善眼神瞪著她!

那種眼神,就好像是跟她有什麼仇怨似的!

直到電梯門徹底闔上,將對方的眼神隔絕在門外……

紀念有些不知所措,她確定不認識那個人啊,可是為什麼他會用那種眼神看著她?

不管用什麼方法,如涵收下了手機,逸雪對這個結果還是很滿意的。

李助理看著逸雪嘴角不怎麼明顯的笑容,忍不住鬆了口氣。

他正想問逸雪是不是出發去工地,忽然看到正從走廊另一側走過來的人,忍不住低聲道:「辰總,是丁志國!」

逸雪點點頭,他料到丁志國會來找他。

於是,逸雪兩手抄在褲袋中,目光冷淡深遠,坦然的站在原地,等著丁志國走過來。

丁志國來到逸雪的面前,「逸雪,有沒有時間談兩句?」

逸雪從褲袋中抽出手,看了一眼腕上的表,「好,我還有十分鐘時間!」然後轉身向辦公室走去。

丁志國跟在逸雪身後走進辦公室,因為逸雪那句很不給面子的『十分鐘』,他的臉色有些掛不住。

走進辦公室,逸雪面朝著辦公桌後那片鋼化落地玻璃,看著樓間漂浮著的雲層,等待著身後的丁志國先開口。

「逸雪,我想你清楚我的來意,你突然就如此大動作的把薇薇解僱,是不是應該給我一個解釋?」

逸雪一動未動,淡淡回道:「解釋?丁董事想要什麼解釋?」

「解僱薇薇的原因!」丁志國拔高了聲音。

「在辰氏,任何人被解僱都是有原因的,丁董事認為,令嬡被解僱的原因應該來問我這個總裁,而不是令嬡自己嗎?」不似丁志國,逸雪的語氣一直淡淡的,有種不痛不癢的感覺。

「薇薇一直為辰氏勤勤懇懇的付出,從未給辰氏找過半點麻煩,我不知道她有什麼錯,我只知道我女兒突然被一紙解聘通知書解僱,而且是被保安看著立刻離開的辰氏,逸雪,你這是在羞辱她,你讓她成了整個辰氏的笑話,甚至讓我也跟著丟盡了臉!」

「丟盡了臉?」逸雪的聲音里有幾分幾不可辨的嘲諷,陡的,他轉過身,臉色深沉,「明知道應酬對象是色.狼,還故意把女員工帶去應酬,丁薇是把我

辰氏當成歡場,把我辰氏的員工當成歡場小姐了嗎?丁董事,請問令嬡這麼做算不算錯,我解僱她的理由合不合理?」

丁志國心裡很清楚,丁薇這麼做,逸雪將她解僱並沒有問題,但是丁薇是他的女兒,女兒現在覺得受了屈辱,哭的那麼傷心,那麼痛苦,他這個做父親的怎麼能坐視不理?

更何況,丁薇說了,她帶去應酬的那個女人和逸雪的關係不一般,所以逸雪才會拿她開刀,直接將她解僱。

他任職辰氏的董事多年,雖然並不在辰氏的權利範圍中心,但也是一步步看著這位辰氏的執行總裁走到今天的,逸雪的身邊從未有任何女人出現過,在辰氏所有人的眼中,都認為他是個感情寡淡的人,權利和地位對於他的重要性,勢必大於對女人的感情。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