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二三八章 解救她

第一二三八章 解救她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8-07 04:41  字數:2235

周然雖然是環保局的一局之長,聽起來是要人人給足面子捧著的領導,可實際上他自己清楚的很,逸雪和上頭很多人的關係都不錯,若是關係不好,那麼多開發項目能批下來那麼順利?這麼一比較起來,他一個小小的環保局算什麼?就算想卡辰氏集團的項目,又能有什麼借口?

況且,他在這個位置上,辰氏給的好處也沒少吃,面子當然要給逸雪幾分的,只不過,今晚這嫩生生的女孩子,他是沒機會碰了,但說實話,他好在是沒碰,若是真的碰了,那可就是碰了逸雪的女人啊,這後果可不太好預料啊!

真要是惹毛了逸雪,他會做什麼,周然心裡一點譜都沒有,他現在的位置,也不是多麼容易爬上去的,真要是出點什麼事,他這仕途可就沒了啊,所以也是萬幸啊!

這麼想,周然連忙擺著肥厚的大手,「哪裡哪裡,哪裡還用得著辰總自罰,這接女朋友回家不是天經地義的嘛,女孩子在外面應酬太晚的確不好啊,哈哈」

逸雪淡淡的點點頭,然後看向如涵,「涵涵,走吧!」

如涵立刻站起身,好像躲避瘟疫一樣離開酒桌,遠離周然,向逸雪走去。

她和逸雪在一起這麼久,沒有一次像此刻一樣,這麼迫不及待的走向他

如涵來到逸雪身前,逸雪便攬著如涵的肩膀,轉身帶著她離開了包間。

如涵就那麼乖巧的被逸雪攬著,她不知道該怎麼形容,但是她覺得,這一刻,逸雪的手臂和胸膛,給了她前所未有的安全感!

逸雪直接帶如涵走出了海城飯店,上了車,坐在車內,他並沒急著開車,而如涵坐在副駕駛的位置上,微微垂著頭,一直安靜著,一句話不說。

半晌,逸雪微微嘆息一聲,大手探過去,動作溫柔的撫了撫如涵的長髮,「涵涵,讓你受委屈了!」

如涵緩緩的抬起小臉,偏向逸雪一側,小臉上依舊蒼白,神情委屈至極,「小雪花,你怎麼會來?」

「丁薇的助理告訴我,你被帶去應酬周然,還算她有良心。」

「所以,你知道那位周局會會」如涵一下子沒找到合適的話來形容她遭受到的欺辱,她真的不想說出性.騷擾幾個字,是以說不下去了,聲音里透著哭腔,「謝謝你逸雪哥,謝謝你來了」

逸雪看著如涵小臉上的委屈和難過,聽著她發顫聲音中的哭意,心像是被一雙手狠狠揪住似的。

他還是來晚了,周然那隻該剁掉的手已經伸進了如涵的衣服里,如果他能再早一點來,也許能在周然碰如涵之前,就把如涵帶走!

他撫摸著如涵柔軟長發的大手,一下子攬著如涵的肩膀,將她擄進自己的懷中,聲音低沉的安慰,「涵涵,想哭就哭吧,嗯?」

如涵的下頜抵在逸雪的肩膀,嗅到他身上隱約的酒精味還有那遮掩不掉的草木清新味道,鼻子一下子就酸的要命,加上他說的那句想哭就哭,如涵的眼淚再也憋不住,啪嗒啪嗒的就掉了下來。

「逸雪哥,我剛才很怕,我躲不開他的手」

「我很想斥責他拿開手,可是我不敢,我怕影響金色港灣」

「他的手探進我衣服里的時候,我很想吐,很噁心」

逸雪聽著如涵哽咽的說著,心疼的要命,大手輕輕的,動作溫柔的一下下拍著如涵的背,任她發泄出心裡的害怕和悲傷。

只是,如涵說怕影響金色港灣,周然不過是個環保局的,他就算想卡金色港灣,又能怎麼卡?環評不合格?金色港灣的環評早已經通過測試,所有測試等級都在國家標準值之上,周然再蠢,也不會拿這不可能的借口來卡金色港灣。

所以,不能反抗周然,會影響金色港灣這種話,怕是有人故意告訴不知情的如涵的,如涵那麼單純,自然全信無疑,所以才會忍著侮辱和委屈,都不敢公然的推開周然。

至於這個人是誰,他根本不用想!這個丁薇,竟然敢把他的女人帶來應酬,他一向敬重的丁叔叔也別想保住他的女兒!

「丁薇,這次必須給你點顏色看看!不然你真不知道辰氏是誰說了算!」逸雪在心裡默念,目光狠絕。

如涵是個挺堅強的女孩子,她平時很少哭,雖然性子柔軟的像水一樣,但是卻沒有那種遇事就哭天抹淚的習慣。

身為沈氏的千金大小姐,竟然遇上了咸豬手,這可是她最大委屈和侮辱了!而且,對方還是個丑到讓人作嘔的豬一樣的老男人!

如涵也只是默默的掉眼淚,不大喊大叫,不嚎啕大哭,若不是她的小肩膀會一縮一縮的,逸雪幾乎懷疑她真的有在哭

她的眼淚好像斷線的珍珠,一顆一顆的砸在逸雪襯衫上,很快,肩膀處的衣料就濕了一小片。

如涵輕輕的抽了抽鼻子,忽然意識到,她不該對著逸雪發泄情緒,這樣只能讓他擔心,甚至讓他不顧一切地揍那胖子一頓。

她一下子從逸雪的肩膀上撤開,小臉上還布滿著斑駁的淚珠,尤其是那雙眼眸,纖長的睫毛上掛著眼淚,水盈盈的,有種我見猶憐的感覺。

「逸雪哥,我沒事的,哭一會兒就好了。」如涵咬了咬唇瓣,輕輕說道。

逸雪靜靜的望著如涵,半晌,輕啟嘴角淡淡問道:「為什麼要這麼說?」

如涵不經意的伸出粉紅的小舌頭舔了舔有些乾澀的唇瓣,垂了垂眼睫,小聲道:「我不該對著你哭的,我」

逸雪聽著如涵夾裹著濃重哭腔的聲音,即使她的話說的磕磕絆絆不完整,他也一瞬就明白她話里的意思。

逸雪抬起手,動作溫柔的揉了揉如涵的長髮,「不該對著我哭,難道我是外人嗎?放心吧,涵涵,我不會對周然怎麼樣的,至少現在不會對他怎麼樣,以後會有機會的。不過,我不會放過丁薇的,這一次,她必須付出代價!」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