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二三二章 捨不得叫醒你

第一二三二章 捨不得叫醒你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7-29 13:16  字數:2341

如涵目送著工人師傅們離開,才走進售樓處,正好看到逸雪從其中一間樣板間里走出來,輕喚了一聲,「逸雪哥!」

逸雪聽到如涵的聲音,抬起頭問道:「醒了?」

如涵點點頭,「逸雪哥,您怎麼沒叫我呢?」

逸雪看著眼前的小女人,走向她,「看你睡的很香,捨不得叫醒你!」

如涵抿了抿唇,辰總這話讓她不知該怎麼回應了,索性就沒再回應。strong天才1秒記住www.8shuw.com,的免費小說閱讀網!/strong

「走吧!」逸雪的手臂輕放在如涵的肩頭,攬著她朝外走去。

如涵一愣,又傻傻的問道:「去,去哪裡?」

「去吃早餐,然後送你回去再好好睡一下!」

如涵跟著逸雪走出售樓處,其實她不想回家睡覺,可是聽著他用溫和的聲音為她安排接下來的行程,她下意識的不想拒絕……

逸雪帶如涵吃早餐的地方是一家私房粥鋪。

雖然是早餐的時段,粥鋪里卻沒什麼客人。

如涵隨著逸雪走進來,店裡的服務員看到逸雪,直接叫老闆娘親自過來接待。

「辰總,好陣子沒過來了,最近很忙吧?」老闆娘親切的和逸雪攀談。

逸雪淡淡的點點頭,選擇了靠窗的位置,帶著如涵坐過去。

「辰總還是老樣子吧?這位小姐,看看想吃什麼?」老闆娘熱情的將餐牌放在如涵的面前。

如涵看了看餐牌,最後點了一碗紅豆粥,老闆娘寫單的時候,如涵想起了水鄉小棧那盅名為相思生南國的甜品,當然,想起那盅甜品,自然想起逸雪說的,紅豆補血。天才1秒記住www.8shuw.com,的免費小說閱讀網!

如涵覺得自己想的有點太多了,也太遠了,可是臉頰卻好像有點浮起熱燙。

沒多會兒,他們點的早餐就端了上來,如涵好奇於老闆娘說的,辰總的老樣子是什麼,等到端上來才發現,只是一碗清粥。

如涵看著逸雪喝粥,雖然那只是一碗清粥,但卻不影響他優雅貴胄的動作,好像那碗粥是飄著銀絲,鮑魚汁熬煮出來的。

逸雪感覺到對面的眸光,抬起頭,看著如涵,溫和的問,「怎麼了?不合胃口?」

如涵有點偷看人家被抓個正著的羞澀,連忙搖搖頭,低下頭專心的喝粥。

紅豆粥熬煮的軟軟糯糯的,粥上躺著一顆顆看似飽滿的紅豆,可是鬆軟綿密,入口即溶,如涵之前是不怎麼吃紅豆煮的東西的,可是吃過那盅相思生南國之後,就好像有些喜歡上紅豆了。

「涵涵,覺得辛苦,可以跟我說!再說,你真的沒必要親力親為,你這樣,阿姨也不放心。」忽然,逸雪低沉開口道。

「嗯?」如涵一下子沒反應過來,愣愣的反問,「什麼辛苦?」

「我是說雖然金色港灣的項目很重要,但是你畢竟是經理助理,有些事情可以安排下邊的人處理,不必什麼都自己做。」

逸雪想起睡在車上那會兒的如涵,即使他的車再名貴,車座椅也不是床,睡在上面依舊不會像睡在床上那麼舒服,他捨不得看到面前這張小臉上有疲倦的痕迹,但是涵涵此時的黑眼圈,卻讓他忽視不得。

如涵聽出了逸雪話里的意思,還是搖了搖頭,「沒關係的,逸雪哥,我能承受這份工作,而且,我需要到基層了解情況,這樣才能成為一個好的管理者。等我可以了,就可以讓媽媽好好休息了,我不想讓她太累。」

沈峰走後,逸雪越來越領略到,這個看似溫婉柔軟的女孩子,其實是個很倔強的女孩子,有些人的倔強是會讓人厭煩,但是如涵的倔強,卻讓人不得不憐惜,想著如何能夠更疼惜她。

逸雪點點頭,並不強迫她接受他的好意,卻又不忘提醒她,「無論怎樣,記得還有我,有什麼自己處理不了的事兒,可以找我,嗯?」

如涵點點頭,稍微探了探身子,看了一眼不遠處站在櫃檯里的老闆娘,輕聲問道:「逸雪哥,這間粥鋪,也是你的嗎?」

逸雪似乎微愣了一下,然後莞爾的勾起唇角,「涵涵,我的產業還不至於遍布海城的每一個角落。」

如涵彎起眉眼笑了笑,「那逸雪哥,這頓早餐,讓我請您好不好?」

「涵涵,你是我媳婦,我是你老公,誰請誰有什麼區別?」

「正因為我們是一家人,我才不可以讓你一味的付出,我一味的享受。如果你有什麼心愿,或者遇到什麼困難,雖然我幫上忙的機會不大,但是你也可以跟我說,我若是真的能做到,肯定會儘力去做的!」

逸雪看著眼前,眸色晶亮的女孩子,心頭好像被輕柔的羽毛拂過,心一下子變得柔軟,還有些莫可奈何。

如涵說完,頓時就覺得她好像說得有點太多了,試探著問道:「我是不是有些太聒噪了?」

逸雪一雙好看的手放在桌面上,「不會,涵涵,我喜歡你這樣。」

如涵鬆了口氣,「那我去結賬了!」

說著,從座位上站起來,朝櫃檯走去。

「老闆娘,我結一下賬。」如涵站在櫃檯前,對老闆娘說道。

老闆娘愣了愣,「小姐,辰總來粥鋪吃粥,我從來都不收錢的!」

「啊?」這回輪到如涵愣住了。

「小姐,你是辰總的女朋友吧,辰總應該沒跟你說過,我家老許之前是給辰氏蓋樓的,他也是倒霉,那塔吊不知怎麼就出了故障,結果就一下子從上面掉了下來,好在撿回一條命,可惜卻下半身癱瘓了……

那會兒我們家老許在手術室里躺著,沒有手術費就不能手術,我一個婦道人家急壞了,可是找承建商,承建商卻推脫責任,我當時走投無路都想著賣血了,是辰總給我們老許出了全部的手術費,而且手術之後,還協調承建商給我們家賠了錢!

我們家老許癱瘓了,也沒了勞動能力,我就用承建商賠給我們的錢開了這家粥鋪,但是我們還欠辰總二十幾萬的手術費,我想著每年用粥鋪賺的錢還辰總一點,可是辰總硬是不要,只是答應說他偶爾來這兒喝粥,我不收他錢!」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