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二三零章 無時無刻不關心

第一二三零章 無時無刻不關心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7-27 19:55  字數:2325

工人們只是喝了點水,稍微休息了一會兒,就繼續開工幹活,似乎是因為如涵的緣故,再次開工的工人們,干起活來明顯有了幹勁,王工頭賣力的指揮著兄弟們。?

原本要天亮才能安完所有的宣傳廣告,才不到凌晨兩點,已經差不多接近尾聲了。

看著乾的熱火朝天的工人師傅們,如涵只是站在那兒,都好像被他們的熱情感染了,站了這麼久,她真的覺得很累,可是陪著大家一起,她就覺得這點累已經算不得什麼了。

七月天,天氣驟變的也快,剛剛還一絲風都沒有,頃刻就颳起了一陣涼風,緊接著,雨點就砸了下來!

感覺到雨滴落在臉上,如涵連忙走到王工頭身旁,「王工,下雨了,讓師傅們先去售樓處避避雨吧!」

王工頭抬頭看了一眼,轉頭對如涵道:「沒事,這雨下不大,馬上就幹完了,兄弟們不差這一會兒,這點小雨,算不得什麼!倒是你,小丫頭澆不得,快點進去避雨!」

如涵聽著工頭大哥的話,眼眸彎著笑道:「這點小雨,對我來說也算不得什麼,我陪師傅們一起!」

於是,在噼啪落下的雨中,工人們仍舊繼續干著收尾工作,而如涵,也寸步不離的陪著。

忽然,頭頂沒有了雨滴落下,如涵詫異的抬起頭,才發現,頭頂被一把黑色的雨傘遮住了。

好奇是誰好心為她遮雨,轉過頭去,卻在看到為她撐傘的人後,整個人著實的嚇了一跳,「逸雪哥,你怎麼來了!」

凌晨兩點,在金色港灣的售樓處,她竟然看到逸雪,這太讓人不知所措了!

若是白天,她怕是還可以認為他是來視察工程情況的,可現在是凌晨兩點啊,辰總就算再有心情,也不會選這種時間來視察吧?

如涵將小臉上因為看到辰總而露出的驚詫收起來,尷尬的掖了掖被雨淋到半濕的頭髮,用小到幾乎蚊吶的聲音問道:「逸雪哥,您怎麼會來?」

逸雪只是用那雙深邃的眼眸凝視著如涵,卻並不出聲。strong.la/strong

一分鐘,還是兩分鐘,如涵甚至有點打怵的想,她的臉是不是髒了,可是這大半夜的,路燈又有些昏暗,還在黑色的雨傘下,真的能看得清嗎?

就在如涵忍不住想再開口時,逸雪將傘向如涵那側偏了偏,眸色沉沉的看著王工頭,吩咐道:「讓工人們都去售樓處避雨,不差這一刻半刻的工期,若是工人們都淋病了,反而拖延工期!」

王工頭不是第一次給辰氏的現場幹活了,又豈會不認識逸雪?

他的視線在辰總和小丫頭的身上來迴轉了兩圈,也是個聰明人,連忙點點頭,招呼著手下兄弟們,「大傢伙,先別幹了,都跟我去售樓處避避雨,等雨停了再干!」

王工頭一招呼,工人們就都放下了手中的活,呼呼啦啦的跟著王工頭走進了售樓處。

看著一眨眼就走掉的工人們,如涵一瞬間有點傻眼,不過最讓她傻眼的其實還是身旁為她撐傘遮雨的逸雪……

「涵涵,現在可以跟我去避雨了?」不等如涵有所反應,逸雪已經先開口,嗓音低沉,在淅淅瀝瀝的雨夜中,顯得猶為動聽。

如涵順著逸雪的視線看過去,看到了那輛停在路邊的賓利,其實好像剛剛她就看到那輛車了,只不過她沒太在意。

如涵自然是認識逸雪座駕的,因為沒在意才沒仔細去看,哪曾想到大半夜停在那兒的竟然是自家男人的車啊!

可是,等等,如涵的眼眸睜大了些,偏頭看著身旁的逸雪,「小雪花,你是讓我到你車裡避雨?」

逸雪看著如涵吃驚的模樣,眸色微閃,語氣平緩反問,「有什麼不妥嗎?」

如涵想重重的點頭,表示當然有不妥,不過她忍住了,試探著道:「大家都在售樓處里避雨,我去車裡避雨,這……不太好!」

「涵涵,你和他們不同!你是女孩子,而且,就算再親民,你堂堂沈氏的千金,也不該和工人們在一起!」逸雪淡淡的說。

凌晨兩點的街頭,頭頂的傘,去車裡避雨,無不透露著極致曖昧的信號。這種感覺還真不錯,想了想,她還是被逸雪說服了。

「涵涵,走吧!」這次,逸雪直接乾脆的要求,或者說是以一種不容抗拒的語氣,猶如領導吩咐下屬一般,讓如涵完全拒絕不了。

是的,如涵不得不跟著逸雪,上了他的車。

逸雪略微打量了一下如涵,便將暖風打開,車內的溫度很快升上來,這讓如涵半濕的身子一下子被溫暖包裹起來,很舒服。

當然,身旁駕駛位置坐的人是小雪花,讓她更舒服。

如涵享受暖風帶給她的溫暖,微微側著身子,出聲問道:「逸雪哥,你怎麼過來了?」

因為剛剛外套放在副駕駛的座位上,這會兒如涵坐進車裡,逸雪便將外套拿在手裡,他用深邃墨黑的雙眼,帶著一絲戲謔看向如涵,「我有個眼線,專門負責告訴我小涵涵在哪裡。」

如涵的眉心似乎跳了跳,「小雪花,你派人監視我?」

「不是監視,是保護,因為我聽沈阿姨說,你這小丫頭總是一人到處跑,我偷偷安排了一個保鏢,適時跟著你。比如現在,不遠處就有個人替我看著你。哪些工人要是敢對你不敬,他馬上就會出現。」

逸雪這話一問完,如涵頓時有點慌了,忙不迭的搖頭,「逸雪哥,不用這樣的,那我豈不是吃飯去洗手間都被人盯著,感覺怪怪的!」

「放心,我說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