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二二九章 將心比心

第一二二九章 將心比心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7-26 10:34  字數:2319

如涵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憋住眼淚,沒有真的哭出來,轉過身,拖著沉重的腳步又走出售樓處等待。

如涵想到會遇到困難,可是沒想到竟然是這麼的舉步維艱,她甚至連第一步都還沒能走出去,就已經被絆住了……

天色已黑,有夜晚清冷的風吹來,如涵的髮絲被風拂亂,她微微仰著頭,看著夜空的點點星光,堅定了心情,工人們遲遲不開工,那她就在這兒死等著,他們總歸是要開工的,她一點都不怕熬下去。

終於,將近晚上十點的時候,工頭走出了售樓處,一招呼,工人們都紛紛起來跟著工頭出來開工,如涵看著拿著廣告和工具準備開工的工人們,終於鬆了口氣。

同一時間,逸雪走出公司,助理跟在他身側,恭敬問道:「辰總,送您回去嗎?」

逸雪抬起手臂看了一眼腕上的表,「你先下班,我再去一個地方。」

「辰總要去哪裡,我送您過去吧?」

「不必!」逸雪淡淡回絕,然後徑直坐進駕駛室,開車離開。

助理看著車子漸漸消失在視野內,不禁有些詫異,這個時間,辰總早已沒有別的應酬了,還要去哪兒呢?

十點,夜色中的海城市,似乎有種寂寞的味道,街邊的商鋪大多仍未關門,霓虹閃爍,彷彿不知疲倦。

逸雪開著車,行駛在車輛並不多的街道上,他穿著淡藍色襯衫,領口微敞,領帶松垮著,喉間的突起看起來都那麼迷人。

他的袖口挽在手肘處,露出的半截手臂精實有力,大手掌握著方向盤,在忽明忽暗的車廂內,那開車的姿勢,別有一番撩動人心的感覺。

隔著擋風玻璃,看著前方,逸雪此刻心裡想著的卻是那個纖柔的身影。

逸雪的嘴角緩緩的牽起笑意,剛才在應酬的酒桌上,觥籌交錯煙霧繚繞間想起了她,知道她今晚會在星河港灣的售樓處,也許會熬整個通宵,應酬結束之後,到底還是放不下,很想去看看她。

這種為一個人心動的感覺,讓他感覺很幸福,有個人惦念,真的很好!

逸雪在金色港灣一期的叉路口停了車,他正好看到那個小女人,正很用力的抱著幾個宣傳廣告,沿著間隔的路燈燈柱走著,依次將懷中的宣傳廣告遞給安裝的工人。

逸雪靜靜的熄火,卻並沒有下車,只是坐在車內,深邃的雙眸一瞬不瞬的凝在那抹身影上。

說實話,如涵纖瘦的小身軀,抱著三五個廣告,已經有些吃力,更何況還要走來走去,來來回回幾次。

雖然夜裡並不熱,但是如涵的額頭還是很快就滲出細密的汗珠,她也顧不得,抬起手,就用手背抹掉了。

身為沈氏的千金大小姐,其實她沒必要親自拿著宣傳廣告分發給工人,而且用工頭的話說,她就是個監工,監督工作而已,但是如涵並不想工人們都在忙,而她只是坐在那兒看,所以主動的承擔起了分發的工作。

工頭姓王,接這種搭建臨時場地的活已經幾年了,有經驗,而且什麼樣的監工都見識過,所以對於如涵,是很不屑一顧的。

之前碰到的那些監工,對著他的兄弟們呼喝幾句,然後人就沒影了,兄弟們大半夜幹活的時候,哪還能看見他們的影子?

不過這個小姑娘,倒是難得,王工頭看著忙前忙後的如涵,原本犀利的眼神,放軟了些。

這時,如涵抱著宣傳廣告,一個沒注意眼前的路,就被地上的石頭給絆了一下,就快要摔倒的瞬間,一雙手驀地扶住了她。

如涵站穩之後,看到居然是工頭大哥扶住了她,立刻彎起眉眼笑了笑,「謝謝您,王工!」

而此刻,逸雪的手,已經推開了車門,一條腿儼然邁下了車!

「小心著點,兄弟們都忙著,你受傷了可沒人管你!」王工頭不習慣說軟話,硬邦邦的甩了如涵一句。

「我知道了,我會小心的!」如涵一點不覺得王工頭說話不舒服,只是柔柔的笑著答應道。

看到王工頭的頭上都是汗水,身上襯衫的前襟都被汗水浸濕了,如涵仰頭看了看身旁固定在半空中正安裝廣告的工人們,彎腰將懷裡抱著的宣傳廣告放在地上,徑自往馬路對面走去。

她心想,工人們已經忙活了好一會兒,肯定都渴了,遂打算給大家買點水,解解渴。

但是這個點了,一般的小超市也都關門了,如涵只好沿著街道一直走,走了能有十分鐘的樣子,才看到一間二十四小時營業的超市,連忙走進去。

王工頭還奇怪,這小丫頭也不說幹什麼,就走掉了,可是約莫十幾分鐘後,他就看到那丫頭瘦小的身子,拎著好大一口袋的礦泉水,搖搖晃晃的穿過馬路,走過來。

如涵將大口袋放下,拿出一瓶水遞給王工頭,「王工,喝點水,休息一會兒吧!」

然後如涵對著攀爬在燈柱上的工人們,微微揚高嗓音喊道:「師傅們,先休息一下,喝點水,然後再安吧!」

王工頭接過如涵遞來的水,深深的看了如涵一眼,沒說什麼。

這時,有不少工人們走過來,如涵就一瓶瓶的將水遞給大家,小臉上是柔和的笑意,一邊遞水一邊不厭其煩的說著,「辛苦了,師傅!」

如涵沒什麼別的想法,也不是特意去討好工人們,只是想著將心比心,大半夜攀爬在燈柱上安裝廣告,本就不是什麼輕鬆的活兒,更何況高空作業還有一定的危險,最關鍵的是她也幫不上什麼太大的忙,只能做這些小事而已。

逸雪就一直靜靜的坐在車裡,似乎沒有下車的意思。

他怎會不知道,跟工程隊的人打交道本就不是什麼簡單的差事,他們會很蠻橫,並不是願意講道理的人,有些時候男人都未必能夠跟他們好好溝通,更何況是這麼個柔軟的女孩子。

可是如涵好像就是有那麼一種力量,能夠感染到周圍的人,哪怕是這些工程隊的工人們。

逸雪看著那個小身影,眼角眉梢染上了溫柔,甚至連唇角,都牽起溫柔的弧度。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