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二二八章 遇到難題

第一二二八章 遇到難題 (1/2)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7-25 07:54  字數:2332

「因為沒能讓你買單,所以不開心了?」

如涵沒回答,但是小臉上的表情卻已經等於回答了逸雪。

那樣單純的表情,就好像是一顆瑩潤的水珠在逸雪的心間划過一般,他不知道如涵有否感覺到,但是面對這麼柔軟的一個女孩子時,他會下意識的,讓自己變得更加溫和,對她,哪怕是一點點的強硬,都會覺得有些捨不得。

「既然是想感謝我,那麼以後總會有機會的,涵涵,你感謝我的方式有很多種,嗯?」

如涵看著逸雪,紅唇抿了抿,沒答應但是也沒拒絕。

從水鄉小棧離開,逸雪直接送如涵回沈氏,他自己也回公司上班。

如涵回到辦公室,打開電腦,查收了一下郵箱,看到了辰氏給她發過來的工程進度表。

因為開盤儀式在即,所以工程進度算是很趕,而且很多工作都要晚上進行,比如今晚要在路燈柱上安裝宣傳廣告,因為白天路政方面是不允許的,所以只能安排在晚上進行。

五點半左右,如涵給逸雪打了個電話,告訴他她要加班,今晚就不見面了,感覺到他那邊也很忙的樣子,如涵也就沒和他多說什麼。

掛了電話,拿上包包和一些資料,她趕去了現場。

因為路上有點堵車,如涵到現場時,已經六點多,可是整個售樓處卻沒見一個工程隊的人在,空蕩蕩的,如涵懷疑說話怕是都會有迴音。

她拿出圖紙,打算按照圖紙上的規劃,在售樓處里走一圈,確定一下實際的工程進度,也好等著工程隊的工人們過來,這個時間一個人都沒有,應該是去吃晚飯了。

她之前負責的都是一些書面的公關策劃或者和客戶打交道,雖然沒跟過工程隊搭建場地這部分工作,但是這方面也是學習過的,會有不專業的地方,卻不至於什麼都不懂。

更何況,如涵的性格本就很認真,既然她現在承擔下這個活兒,就算有困難,她也沒打算推脫或者放棄,她知道跟工程隊打交道可能會不容易,但是她怎麼也得試一試!

售樓處里規划了室內的銷售場地和兩間樣板間,這次金色港灣一期主推的是一百五十坪和一百坪的戶型,所以樣板間基本上是完全按照實售房的實際面積來搭建裝潢的。

只是,如涵走進第一間樣板間,心就涼了半截,地面上布滿了厚重的灰塵,牆面還是泥灰的,工程隊甚至連基本的裝修工序都沒完成,更何況應對開盤時要求的是精裝程度了……

如涵不知道之前辰氏公關部和工程隊是怎麼協商的,她手裡的進度表上寫著具體的交工日期是一個月之後,她真的沒什麼信心,以現在這種程度,到時候真的能順利交工嗎?

如涵在整個售樓處里完完整整的走了一圈,預計現在的工程進度也就只有全部的百分之三十吧,她有些頭疼,忽而覺得擺在面前的壓力不是一般的大。

如果工程不能按期完工,影響開盤儀式,可不是什麼好事。

走出售樓處,正好工程隊的工人們回來了,走在首位的是個精瘦的男人,約莫四十多歲了,長得黝黑,跟工人們說笑著,一口白牙特別的明顯。

如涵猜測這位應該就是工程隊的頭兒,她連忙快步走過去,在精瘦男人的面前停住,禮貌的開口:「大哥您好,我是沈氏金色港灣項目的負責人,我叫沈如涵!」

如涵是第一次和工程隊的人打交道,她其實並不知道他們會以怎樣的態度對待她這種看起來沒什麼資歷的負責人,但是她想伸手不打笑臉人,她態度好一些,他們總不會太過分的。

精瘦男人擰起了眉頭,打量著眼前單薄的如涵,看起來似乎有些不耐煩,「之前不是派了人過來,三天兩頭的換人來監工,搞什麼啊!是不相信我們啊!」

如涵不是嗅不出工頭的不爽,連忙好脾氣的解釋道:「不是的,大哥,是因為公司很重視現場,才會不斷的派人過來,而且我們都是來工作的,哪有什麼監工啊?」

工頭瞥了如涵一眼,甩了甩手,要往售樓處里走。

如涵連忙追問道:「大哥,我們今晚不是要安裝路燈柱的宣傳廣告嗎?這會兒還不開工嗎?」

工頭停住腳步,「我什麼時候開工,還用的著你一個小丫頭來指手畫腳?」

「不是的,大哥,我不是想指手畫腳,只是工期真的很緊張,今晚宣傳廣告一定得安完的,早點結束大家不是也能早點回去休息嘛!」如涵的語氣有點急,但還是盡量保持著平和的語態。

「你們這些監工要是想回去休息,不用跟我們交代,反正你也不是第一個,別在我面前說些沒用的!早點休息?哼!我和兄弟們幹活的時候,你們哪個沒在休息?」

工頭很顯然沒把如涵當回事,語氣不善的反斥了一句,就一招手,讓身後的工人們跟著他一起走進售樓處。

如涵不得不側過身子讓開,看著一股腦湧進售樓處的二十幾個工人,如涵的小臉上染滿為難。

工程隊的工人們在工頭的帶領下,各自在還是空置的售樓處里找了地方休息,一群大男人四仰八叉的躺在那兒,還有閑聊抽煙的,一時間售樓處的空氣里儘是嗆鼻的煙味,如涵忍不住咳了幾聲,只得退到售樓處門外去。

其實,她已經做好了通宵的準備,她並沒有想像工頭大哥說的那樣,撇下工程隊的工人們在那兒幹活,而她兀自回去睡覺。

如涵從包里掏出兩張面紙,墊著坐在了台階上,時不時的回頭看一眼售樓處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