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二零八章 無處話凄涼

第一二零八章 無處話凄涼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7-03 05:04  字數:2332

「喂?對不起,我是周小明的姐姐,麻煩您讓他接通電話,好嗎?」這邊,女孩兒怕影響男人開車的心情,捂著小嘴低聲對著聽筒道。

那頭助理聽總裁的聲音換成了女人,一邊好奇,一邊把手機遞給那直嚷嚷的男孩:「喂,小子,你姐的電話,你肯定是誤會我家賀總了!」

周小明把保安的阻攔推開,急吼吼地搶過電話:「姐!你在哪!我找了你一晚上,得知你被那個男人帶走了,我到他公司里找你!你現在到底在哪!沒事吧!」

女孩兒溫和地一笑,面對這麼多連珠炮一樣的問題表現得十分溫柔,她知道那是弟弟對她的關心。

「小明,你放心,我在賀先生這裡,正在趕往回家的路上。你別去人家公司鬧了,趕緊回家來。」

賀雲飛有心無意地聽著,不過一個20歲出頭的小孩子,裝什麼大人,把家裡重擔都挑在自己肩膀上,不覺累?

下意識側頭看了她一眼,她笑得溫和,極盡柔美。

這丫頭,也許就是心態好得異於常人吧。

姐姐的幾句話,立刻讓周小明平息了下來,他把手機還給了張落,一副很不情願的模樣跟他鞠躬道歉:「對不起,是我魯莽衝撞了你們。」

助理訝異於他的變化,卻大度地沒生氣,拍了拍他的肩膀:「沒事兒,回去吧,都散了吧。」

賓利慕尚停在老舊的小區門口時,連保安都被嚇得趕緊出來查看。

女孩兒嘆了口氣,本不想過分招搖的,畢竟和這麼個貴氣的男人有接觸,也並非她所願。

「謝謝賀先生,身上的這件衣服,我會找時間還給你的。」女孩兒轉身對他鞠了一小躬。

賀雲飛輕輕挑了下劍眉,不以為意地紳士一笑:「周小姐,確定不需要我為昨晚發生的一切有所補償?」

「昨晚的事你並沒有逼我,而且,你原諒我弟弟的所為,對我來說已是補償了,謝謝。」她卻面露淡淡一笑,纖細的小身子對他輕鞠一躬,那模樣乖巧得讓人心痒痒。

男人眯著沉邃的眼看著,頗覺有趣。

跟她一樣20小几的女孩,他也接觸過,能脫能做,早就練成一身玩哄男人的功夫。

但像她這樣乾淨透徹的,卻很少見。

況且,也是個聰明的,以為他看不出來?這女孩的一番話,很好地避重就輕,意思估計就是,徹徹底底地想要與他不再有任何瓜葛。

淡淡抿唇一笑,他轉身上車,湛黑色的車子瞬間揚塵而去。

這個女孩兒,除了相貌,甚至性格都和如涵很像,所不同的是,一個是出身貧寒的灰姑娘,一個是富家千金小姐。

賀雲飛不得不承認,他有些心動,但他不知道他喜歡這個叫周小陽的女孩兒,是因為她乾淨、純潔,還是因為她像如涵。

沒錯,他最開始的目的,只是想找個如涵的替代品,看到躺在自己身下的女孩兒,就如同看到了如涵,可現在,他不知道這麼做到底對不對?畢竟,他因為一時的憤恨,奪走了一個女孩兒的初.夜,而這個女孩兒甚至連一點點補償都不要。

差不多休息了大半個月,再到公司上班,如涵受到了同事們最熱烈的歡迎。

「如涵,你不在的時候,小蘇都失魂落魄的,吃飯都胃口。」

「如涵,你這次回來是不是就不走了?」

「聽說你腳受傷了,怎麼樣,好了嗎?「

聽著同事們或關心,或玩笑的話語,如涵心裡暖暖的,這種被在意、被需要的感覺真的很好!

媽媽需要她,沈氏需要她,她該靜下心來,再為沈氏做點什麼了。

整整一個上午,如涵辦公室門庭若市,不時有同事以各種名義過來看她,邀請她中午一起吃飯,都被如涵一一婉拒了。當然,這些人中男同事居多。雖然都知道如涵是辰逸雪的女朋友,但是窈窕淑女、君子好逑,不死心的人還是大有人在的。

更何況若是能得到董事長千金的歡心,將來做了沈家的女婿,可不是少奮鬥二十年那麼簡單。

「沈總,樓下有個人找你,他自稱是你的朋友,叫趙剛,要不要讓他上樓。」臨近中午,秘書敲門進來說道。

什麼?他怎麼來了?

如涵記得前幾天在天涯周刊門口和趙剛見過面,還勸了他幾句,他能有什麼事兒,怎麼找到公司來了?

見如涵有些愣神,秘書又問了一次:「沈總,要他上來嗎?」

「額,你讓他在一樓會客室等我,我待會兒去找他。」

「好的,沈總。」秘書答應著,走了出去,留下如涵一個人,在辦公室里發獃。

她承認,對趙剛,她無法完全釋懷,不想便罷,可每每想到他曾經對她的傷害,她依舊恨他。可這恨很複雜,不是單純的恨那麼簡單。所以,一旦趙剛求助於她,她都會心軟答應。

這一次,她差不多能猜到趙剛找她是為什麼。她曾和趙剛過,她有個大學同學名叫江南,是海城有名的律師,他恐怕記得這個,想請江南做他的辯護律師。

關上電腦,簡單整理了衣服,如涵拿著包走出了辦公室,直接到了一樓的會客室。

會客室的門虛掩著,如涵能看到趙剛背對著他,日漸瘦削的背影,看上去略顯凄涼。

聽到如涵的開門聲,他緩緩轉過身來,看他的神情,如涵覺得自己的猜測是正確的。

他曾經俊朗白皙的臉上滿是胡茬,凌亂的頭髮、厚重的黑眼圈都在訴說一個事實,他,現在很不好,不是一般的不好。

而他臉上的濃濃的愧疚和淡淡的羞澀,說明他將有事求她,而且,他是迫不得已才求她。

「如涵,你……來了。」

趙剛的聲音比那日見到他時更顯沙啞,唇邊擠出的那抹淡淡的笑,映在他灰白色的臉上,看得如涵只覺心酸。

這個男人,這個她曾經愛如生命的男人,怎麼變成了這副摸樣?

這還是他嗎?還是那個風趣幽默、聰明睿智,號稱天涯周刊第一才子的趙剛嗎?未完待續。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