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二零六章 又一個女人

第一二零六章 又一個女人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7-01 00:21  字數:2373

?

旁邊幾個男人方才聽到了女孩傲人的胸圍,早就蠢蠢欲動,看上去嫩乎乎的小丫頭,定是********。

最主要的,幾個人見賀雲飛淡漠地沒有出手,一個個都露出張狂的面孔。

女孩兒把自己縮在角落裡,緊緊抱著身形。眼神空洞地看著這片喧囂的鬧境。

「小妞兒,你過來,爺跟你說,喝了這杯酒,我們就放你走。」有人不懷好意地笑著朝她揮了揮手。

「傻丫頭,你男朋友是串通著我們跟你演這一齣戲的呢,沒想到真嚇著你了。來,喝完酒,叔叔帶你去找你男朋友。」更有甚者這樣勾引她。

女孩兒黯淡無光的眼神在聽了那一句話後,彷彿瞬間恢復了生氣:「你……說的是真的?一切都只是演戲嗎?」

「當然啦,叔叔不騙你。」那肥頭粗臉的男人笑得滿臉堆肉,一副友好的態度朝她揮揮手。

旁邊有人竊竊地笑,卻沒有人伸出援手,都滿心期待著看這出好戲。

賀雲飛眸色沉凝坐在沙發上,沉默的目光擱在女孩滿是希冀的臉龐上。

他看著,抿唇,眸色深處更為低沉,用力地吸了口煙。

「我就知道……他那麼愛我,他不會這樣……」女孩兒眼中淚光閃爍傻傻笑著,抹了把眼淚,立刻破涕而笑,笑得臉頰紅紅的,眉毛都彎了起來。

她低下身去拿那杯酒,纖白的十指撫著酒杯,小心地低聲道:「喝下去,我就能出去找他了吧?」

她都想好了,整這麼一出嚇她,她一定要好好懲罰那個臭男人,真的太過分了!還特地請這麼多人整她。

見胖男人沖她點頭,她便深信不疑地微微仰脖,嘴唇就著杯口飲了下去。

「對……對……就是這樣……」胖男人搓手貪婪地盯著她瞧。

一杯酒還沒喝完,胖男人感覺到耳邊刮過一陣寒冽的風,隨即只聽到玻璃破碎的重響。

女孩兒獃滯地看著手上沒喝完的酒被男人掃落在地上,她眼神迷濛地看著面前的男人,不悅地皺起了眉。

燈光下,賀雲飛的身形顯得高挑清俊,他攥著她白皙的手臂,緊緊抿唇,不知為何心裡有股煩躁之意。

彷彿從這個為愛痴情的傻女人身上,捕捉到了自己的影子。

「沒長腦子?別人說什麼都信?」他攥緊了她的手臂,很快那片肌膚紅了起來。他低眉看著她吃痛地閉緊眼睛,聲音寒沉。

「賀總,您……」那胖男人驚呆了,不只是他,現場的人都驚呆了,愣愣地看著面前的場景。

賀總竟然出手了?救了一個這樣的女孩?

「你這人什麼意思……喝了那個酒,我就能見到男朋友……」女孩喝了下藥的酒,頭腦發昏地搖搖晃晃,眼前男人清冷的俊顏已經變得模模糊糊……

她一頭栽進男人的胸膛處。

賀雲飛臉色嫌惡,嘴裡輕聲咒罵著「愚蠢」,卻還是將她攔腰抱起,一腳踹開了包廂大門,信步走了出去。

留下一屋子的人互相對峙,驚訝得什麼話也說不出來。

……

「季先生,你看,那不是賀總嗎?抱著她從酒吧里出來了。」司機指了指不遠處一道挺拔修長的男人身形,連忙道。

小季心情煩躁地在抽煙,看著賀雲飛走過,用力地捶了下窗戶玻璃:「等老子飛黃騰達了,一定要狠狠把賀雲飛踩在腳底下!」

司機便知趣的不吭聲了。

賀雲飛開著那輛賓利慕尚離開後,不過一會,就有一輛計程車停在的車子前面,亮晃眼的車前燈讓小季看不清走來的人是誰,可是突然車門打開,一陣結實的拳頭救往他的臉上揮來:「你這畜生!你把我姐丟到哪裡去了!!」

男孩剛成年,處於躁動的青春時期,攥著牙齒狠狠地瞪著他,眼裡有火在冒:「你這個狼心狗肺的東西,你敢動我姐一下試試看!」

「你******……」小季用力地甩開他,臉上被血氣方剛的男孩兒打得不輕,很快隆起來一片青。

「打我有毛用啊!你姐已經被人帶走了!賀雲飛聽說過吧?海城權勢滔天的男人,怎麼,你要去救她,別拉著我一起,我還不想死!」

男孩兒愣愣地站在原地,看著面前男人冷冰冰地關山了車門,然後車子在他眼前呼嘯而過,獨留他一人站在冷風中,垂著頭目光空洞。

姐她……被賀雲飛帶走了?

……

賓利慕尚上,司機開著車,空氣氛圍尤為凝重,透著一股讓人不安分的氣息。

賀雲飛安靜地坐在車后座,淡漠地撐著腦袋,微許閉上晦澀的眼眸。

鮮花、綵球,女人挽著男人的手臂走上主席台的幸福笑容,在他眼前揮之不去……

「賀總,到了。」司機停下車,同時也打斷了他的思緒。

他低沉地應了一聲,轉身去碰那睡熟了的女人,臉頰紅撲撲,輕咬著櫻粉色的唇,一副嬌楚憐憐的模樣。

把她攔腰抱在懷裡,下車。

賀家別墅,此刻夜深了,客廳還是亮著一盞微弱的燈光。

賀雲飛懷抱著女孩兒走進去時,女孩兒下車後就被風吹醒了,此刻卻也一動不敢動地縮在男人懷裡,她要弄清楚這是哪裡。

開門進卧室,關上門,男人彷彿變了個人,直接把女孩兒丟在沙發上。

女孩兒磕到了腰,疼得咬牙,卻寧死不屈地繼續裝睡。

「裝,還裝到什麼時候。」賀雲飛不屑地瞥了眼她,輕笑,解了領帶丟在地上。

「刺啦——」一聲,女孩兒眼睜睜地看著男人把她的衣服撕開,露出那大片雪白嬌嫩的肌膚。

「你……你想幹什麼!」她激憤地拍開男人的手,往床上後退了好幾步。

賀雲飛清冷一笑,修長的指慢悠悠地解著胸前的襯衫扣:「你還想為那個男人守身如玉?」

一語中的。女孩兒緊緊地盯住他,眼中有淚在打轉。

「他背叛了你,你也可以背叛他,不是嗎?」

這一句話,彷彿觸中了女孩兒心中的那根弦,她抿著嬌潤的唇,眼眸迷離含水地看著他。未完待續。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