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二零四章 辰太太

第一二零四章 辰太太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6-29 20:25  字數:2400

?翌日清晨,如涵很早就醒了,軟綿綿地趴在被子上,這才發現自己居然獨佔了逸雪的大床。,x.

她滾了一圈,四仰八叉地趴在床上,床鋪上乾乾淨淨的,留有男人一點淡淡的味道,舒服極了。

不過,她在想,他昨晚幫她吹好頭髮後,一夜沒睡嗎?

這樣想著,爬起身下床,穿著拖鞋跑出門外。

「苑小姐醒了啊。」劉嬸在門口拖地,正好看到她出門來,笑著道早安。

「劉嬸早上好,」如涵微笑點點頭,把浴衣攏了攏,盡量遮住男人昨晚給她留下的痕迹,四處張望了一圈,「那個,慕先生他不在嗎?」

「在書房呢,我剛才去了,看他在書房睡著,就沒去打掃。」劉嬸指了指書房緊閉的門道。

如涵點頭,好奇地躡手躡腳走進書房,推門走進去,腳步聲努力放得很輕。

淡色的窗帘緊閉,男人安靜地趴在桌上睡得很安靜,高大的身形上下輕微起伏,從後面遠遠望著,總有一種疲倦感。

如涵手扶著門框,抿著唇瞧著許久。

一直以來,為了辰氏,他都是這樣不敢懈怠,這樣的他,一定很寂寞,很疲累吧。

心裡沒由來一陣驀然的心疼,她轉身去卧室拿了被子,鋪蓋在男人的身上。

多少還是心疼他的。

只是,被子才剛接觸他的身體沒幾秒鐘,男人便倏地睜開了眼睛,沉黑的眸有一瞬的怔愣,眼底濃暈著倦怠。

看到她站在面前,男人懶洋洋地哼出一聲,寬大溫暖的手捏了捏她的手背,聲音淡淡的:「現在幾點了?」

「早上8點過。」如涵沒掙開,任他握著,垂眸看著他這副模樣,心裡不由仍是有些澀澀的。

「嗯。」男人鬆開她的手,揉了揉自己的太陽**,撐著身子站起來,輕淡地瞥了眼她。

如涵低下頭,盯著自己的鞋尖,輕輕地問:「昨晚怎麼睡在這裡?」

「工作。」逸雪淡淡「嗯」了一聲,揉揉凌亂的頭髮,有陽光打落在他的輪廓上,男人慵懶隨意的動作越顯迷人。

「那要不要去卧室再睡一會?」她抿抿唇,聲音細細的,關心地問。

不料,男人卻低沉地笑了聲,轉而大掌蹂躪住她的頭髮,摸了摸:「嗯,我的小涵涵很有辰太太的感覺了。」

如涵沒好氣地避開他,鼓著一雙烏溜溜的大眼睛,清澈眼神里滿是他的面龐:「不睡算了。」

男人皺了下眉,卻並沒有生氣的意思,伸手捏了下她圓圓嫩嫩的鼻頭:「怎麼說話的,嗯?沒有女孩子樣。」

「後悔要娶我?」她挑了挑纖眉,不服氣地挺胸翹腹,調皮地盯著他的臉。

男人卻寵溺地笑,長指溫和地揉揉她的發:「怎麼會。」

說著,輕輕牽住她的手,兩人一前一後往書房外走去。

「今天陪我去公司。」他走在前面,高大寬闊的身形輪廓柔和。

如涵腳步頓了頓,卻被他拉著不得不走:「可是我要去公司的,好久沒去了。」

男人擰了下眉頭:「請一天假吧。」

如涵搖搖頭:「不行,這月已經請了太多次。再說,我也想去幫幫媽咪和舅舅。」

逸雪停下腳步,轉頭看向她,神情淡淡的:「那把手機給我,我幫你請。」

如涵冷汗:「那還是我自己請吧。」

這一大早上的,讓這男人幫她請假,不就等同於宣告全公司,她跟逸雪住在一起了?

「為什麼非要今天去公司?」她拿出手機撥打電話的時候,仍舊不悅地撅撅嘴道。

男人攏理了下頭髮,頎長的身形慵懶隨意地靠在二樓走廊上,俊顏眯著溫淡的笑意:「今天是個好日子。」

來到公司,逸雪領著如涵踏進公司第一步,便引得眾人側目。

迎面而來的員工各個心照不宣地瞧著他們,彷彿是自家的好白菜被拱了似的眼神,羨慕中帶有一絲小嫉妒。

如涵低頭走在逸雪身後,一路跟著他上了電梯。

「喲,辰總,沈小姐!」迎面,秘書抱著文件走來,笑意融融地看著和諧的兩人。

逸雪淡淡挑眉,伸臂慵懶地把如涵攏入懷裡:「太太。」

秘書怔了一下,隨即驚詫得臉色突變,明白過來,連忙改口:「抱歉,太太早。」

「沒關係的,」如涵連忙彎唇笑道,隨著男人走到辦公桌前,看著他脫了外套坐下,猶豫了幾分,淡淡地拽了下他的衣角。

「嗯?」逸雪溫和地握住她的手背,抬首看向她。

「咱們還沒訂婚呢,幹嘛要人叫我太太?」她悶著聲音問。

逸雪垂眸淡笑,聲音籠罩著溫和無限:「早晚要叫,讓他們先練習一下。」

「你呀,一個稱呼還用練習!」看著她認真的樣子,如涵不由得好笑。

男人低頭颳了刮她的鼻樑,溫和地笑吟吟,「不只是稱呼,還是身份,你是我太太,他們必須知道這一點,必須像尊敬我一樣尊敬你。」

靡亂昏暗的酒吧場所,男男女女盡情舞動著身體四肢,或曖昧如絲地貼身舞蹈,或玩著那些心照不宣的交易遊戲。

「你帶我來這裡做什麼?」

一個容貌清秀的女孩兒皺著纖細的眉頭,耳朵快被這刺耳的音樂震聾了。她的胳膊被男人蠻橫地拽著,一路擠撞人群,走到了一間vip包廂門口。

「……」女孩兒還沒問出口,男人便已經牽著她推開了包廂大門。

一走進裡屋,一股靡亂的煙味便熏疼了女孩兒的鼻子。

包廂裡面坐了不少人,基本上人人都有女伴在身,如涵看著那群男人們往女人的身上胡亂摸索,不由驚慌地往後退了一步,問身邊的男人道:「他們都是你認識的朋友嗎?」

男人卻彷彿沒聽見她的話,目光來回掃視,最後落在了最中間男人的身上,臉色興奮:「賀總!是我!」

他這一聲喊,讓整個包廂的人都停止了嬉笑,抬頭看他。

被叫到的男人面容清冷一片,丰神俊朗的容顏透著一股淡淡的疏離。

他修長冷白的長指夾著煙,聽到自己的名字,也不過漠然地掀了掀眼皮,抖了下煙灰,露出淡色的唇瓣。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