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二零三章 不知所云

第一二零三章 不知所云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6-27 22:47  字數:2348

賀雲飛的腦海里也只有這樣的想法,想吻她。

這樣一個美好得不可方物的女孩,只讓辰逸雪享用,他心裡是極其不爽的。

說實在的,賀雲飛無論身份、地位還是相貌都是足以吸引女人對他傾心,在海城,主動向他投懷送抱的女人不勝枚舉。可是,這些女人雖然漂亮,但都有一個共同的特點,就是身上都或多或少沾染了風塵氣。

只有如涵,清新脫俗、高貴不凡,只看她一眼,他心裡那團火苗就越來越旺,大有燎原之勢。

可偏偏也只有如涵,據他於千里之外,躲他如同躲瘟疫一般。他渴望征服她,就如同戰場的將士渴望攻佔敵方的堡壘。

看這丫頭玲瓏有致的身板,水嫩紅潤得彷彿可以掐出水,他垂涎欲滴,自言自語道:「涵涵,你真是個尤物,難怪逸雪這麼喜歡你,還奉為珍寶。」

他爬**,身體的重量將大床壓下一個凹陷,卻沒能將女孩吵醒。

她仍舊安心地睡著,臉頰紅潤透著迷人的光澤。

賀雲飛低頭凝視著她的臉,呼吸逐漸放重,慢慢地俯身下去。

他輕輕撩開她臉頰粘著的髮絲,捧起她那張清麗可人的臉頰,她睡得那麼安詳,像個嬰兒般嬌嫩又毫無防備,越是這樣,越是勾起他佔有的**。

就在唇瓣要落下去的時刻。

「嘭」地一聲巨響,彷彿一聲驚雷,瞬間讓賀雲飛和睡在床上的如涵的身體震了一下。

門歪歪斜斜地來回擺動,金屬材質的鎖落地發出清脆的聲響,滾了幾圈滾到賀雲飛的腳邊。

門是鎖好的,而站在門口的男人,卻一腳把它踹了開。

賀雲飛緩緩地直起身子,轉回頭去。

門口,熊熊燃燒著一股升騰的戾氣,幽怨森冷的氣息瞬間將房間的溫度沒落,降低,再降低,直到徹骨寒涼。

賀雲飛抽搐地笑著,卻很勉強,拳頭捶在身側,不可遏制地發出顫音:「辰逸雪,怎麼是你?」

逸雪的臉色瞬間淹沒到一個極差的情緒,他攥緊了拳頭,小臂上勃出一道又一道的粗筋,死死抿唇,從沒有一刻,他用那樣生氣忿恨的目光瞪著他,彷彿是心愛的東西被褻瀆,恨不得將面前的男人千刀萬剮。

修長的步伐快速上前,在賀雲飛突然的情緒還沒穩定下來時,男人已經站在了他面前,一記堅硬的拳頭,照著那張噁心到讓人作嘔的臉,結結實實地砸了下去!

賀雲飛絲毫沒有一點辦法躲避,結結實實地挨了一圈,整個人傾斜倒在地上,腦袋撞到書桌角,痛得他齜牙咧嘴。

逸雪大口喘著氣站在他面前,渾身縈繞的熱騰騰的殺氣未減:「你動了她?」

賀雲飛的臉頰迅速腫了起來,他隨意抹了一把臉上的血漬,冷冽地笑著。

「辰逸雪你少裝模作樣,你敢說你不是喜歡她的美色嗎,你碰的她,我憑什麼碰不得!」

逸雪輕不可尋地勾唇笑了笑,諷刺低嘲的聲音迴響:「賀雲飛,我有沒有提醒你不要碰她?」

賀雲飛臉色一下怔住,隨即慢慢變得很難看,聲音夾雜著顫抖:「你,你想怎麼樣?我根本還沒對她下手,怎麼,你現在要為了這個女人毀了我么!」

賀雲飛血紅著眼睛,心驚肉跳地看著逸雪緩步走上前,森冷地掠過他一眼,隨而走到床邊,俯下身輕輕地將女孩攔腰抱起。

「賀雲飛,不要試著挑戰我的極限。」逸雪背對著他站在門口,側影高大挺俊,聲音卻寒冽得沁入骨髓。

賀雲飛惡狠狠地盯著他,心裡卻是暗暗鬆了口氣,看來這次,逸雪是決定放過他,可是,他不甘心,他想不通,逸雪怎麼這麼快找到這裡。

逸雪抱走了如涵,門被重重地關上,賀雲飛長噓一聲坐在床頭,隨意從桌上拿了一根煙叼在唇邊,點燃後,緩緩地吸著。

心裡,為如涵而熊熊燃燒起的灼熱,久久不息。

……

逸雪的心情很糟糕,抱著仍在熟睡的如涵上車,把她放在副駕駛的座位上。

如涵不適地嚶嚀了一聲,纖白的手指去揉了揉眼睛,慢慢睜開,映入眼帘的就是男人火氣十足的一張黑臉。

「咦?」她睡眼惺忪地盯著他,好久才反應過來,朝他揚了揚唇,傻笑了一下,「你回來了啊。」

「嘭」地一聲,門被關上,逸雪並不搭話。

如涵抓了抓頭髮,不解地看著他臉色陰沉地繞到駕駛座上,開門上車。

到底是發生了什麼?他為什麼一副這麼生氣的模樣?

她記得她在房間里呆著無聊,到別墅門口的花園散步,走累了就靠在躺椅上,許是不知不覺睡著了。再醒來的時候,就看到逸雪這個樣子。

如涵小心翼翼地側過頭去,看他臉色陰沉地在拉著安全帶,不安地抿了抿唇,湊近了一些,輕聲道:「那個,逸雪哥……」

「別跟我說話!」男人瞬間側過眼眸橫了她一眼。

如涵被推回到座位上,仍有點發懵。

男人輕哼出一聲,系好了安全帶,踩動油門,車子立刻如同離弦的箭一般飛馳而出。

如涵撫著胸膛,剛才一個慣性讓她往后座猛地一靠,後背被硌得有點疼。

「小雪花你到底怎麼了?」她嗚咽了一聲,轉過頭不悅又不解地看著他,輕輕咬著唇。

她是真的不知道自己哪裡得罪他了。

旁邊的男人渾身散發著一股幽幽的寒意,聲音幾乎咬牙切齒而出的:「涵涵,你沒有一點防範意識嗎,怎麼隨隨便便出門,還靠在躺椅上睡覺,讓賀雲飛有機可乘。」

賀雲飛?

如涵眨著漆黑的眼眸看著他,一瞬不動的,大眼睛裡忽閃著疑惑與不解:「逸雪哥,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麼,到底怎麼了?」

這丫頭一點印象都沒有嗎?

逸雪調查監控視頻,看到如涵在躺椅上,然後賀雲飛進來,似乎用什麼東西捂住了她的嘴,就把她抱走了。

ps:今天下午有娛樂活動,所以更新晚了,但是親們不會怪我的,是吧,閱讀開心!未完待續。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