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二零二章 再也回不去

第一二零二章 再也回不去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6-26 22:29  字數:2280

?算了,罷了,再說這些還有什麼用呢?

如涵把手機放在一邊,不再理會。可過了一會兒,手機簡訊聲又響了起來,依舊是趙剛的信息,說是想再見如涵一面。

這次,如涵回了過去,只有一句話:「我們沒有必要見面了,望好運!」

看到最後三個字,趙剛自嘲地笑了,笑得很酸楚。

自從和馮雪在一起後,他還真沒什麼好運,且不說在公司鬧得風言風語,人盡皆知,接連被降職,就是身體也大不如前。雖然到美國的康復治療很成功,基本沒留下什麼後遺症,但他感覺記憶力、反應力大不如前,思維很遲鈍,也總好忘事兒。

別說馮雪家人起訴他,就是他們放過他,他恐怕也沒什麼好日子過。

「如涵,我見你一面就好,我到你家落下等你。」趙剛不打算放棄。

如涵本不想再回復,但一想到他萬一真到家樓下等她,還等不到她,又有點不忍心。畢竟他的身體剛剛恢復,不適合太過勞累。

想了想,撥了電話過去。趙剛似乎一直拿著手機,很快就接了起來,語調裡帶著無法掩飾的興奮。

「如涵,你肯見我了是嗎?」

「趙剛,就像我簡訊里說的,我們沒必要再見面了,再過兩個月,我就要和逸雪訂婚了,我不想引起不必要的誤會。」如涵的淡淡說道。隔著手機,趙剛都能感覺到她聲音里的涼意。

時間真的可以改變一個人,那個甜甜的叫他老公的天真無邪、活潑開朗的小姑娘,已經變得如此陌生。就好像,他和她在一起的那段時光只是一個夢,從來沒真實存在過。

「如涵……」趙剛很想再說什麼,卻如鯁在喉,他什麼都沒有了,只剩下這點殘存的、可憐的自尊,他不允許自己求她。

「那……沒什麼事兒就掛了吧。拜拜!」

話音剛落,那端已傳來斷線的滴滴聲。

事實上,最讓人難過的不是不曾遇見,而是遇見了,也得到了,又匆忙地失去,然後在心底留下一道疤,它讓你什麼時候疼,就什麼時候疼,連反抗的權力都沒有。

這麼敏感的一天,聽到趙剛的聲音,如涵突然覺得好想哭。曾經的他們無話不談,甚至一個小時看不到對方就會想念,如今卻陌生得讓人害怕。

對趙剛,她說不清是一種什麼樣的感覺,若說是恨,她無法徹底恨他,當他遇到困難的時候,她都會忍不住出手相助;若說是愛,她更無法再愛他,他曾經的殘忍與絕情早將她傷的體無完膚,她絕對不會回頭!

她無法想像,若是沒有逸雪,她會怎樣?她會不會像那些傻丫頭一樣,極致的痛苦之下,選擇結束自己的生命。

她永遠也忘不了,是逸雪用他愛,用他的真心溫暖了她,感染了她,讓她鼓起勇氣,再次去愛。

她甚至感謝崔志浩,在她失落、無助的時候,總是出現在她身邊,為她打抱不平,為她遮風擋雨。

對逸雪,她可以用一輩子的時間去陪伴他,珍惜他,報答他。對崔志浩,她卻只能虧欠了。沈如涵只有一個,也只能選擇一個男人共度一生。

「砰砰砰」,門口的敲門聲打斷了如涵的思緒。

「進來!」

劉嬸應聲進來,手裡拿著一個精美的托盤,裡面放著如涵最愛的幾樣水果,櫻桃、桃子和葡萄。

「太太,吃點水果吧。」

「謝謝劉嬸。」如涵斂起倦容,微笑道。

「太太,你有不舒服嗎?」

見如涵有點不正常,劉嬸出於關心,試探著問道。

「我沒事,可能是有點困了吧,待會兒再睡一會兒。」如涵整理了一下衣服,起身站了起來,殷紅的櫻桃上沾染著晶瑩的水珠,看上去如同紅寶石一般誘人,惹得她食慾大增,拿了幾顆放在手中,津津有味的吃著。

聽她這麼說,劉嬸笑了笑,神色輕鬆地走了出去。

逸雪不在,要是如涵有什麼事兒,她必須及時彙報,不然可擔不起責任。

她早就聽辰家其他的傭人說過,少爺把這位未來的太太捧在手心裡,愛惜得不得了。

臨近中午,逸雪打來電話,問如涵喜歡吃什麼,可以讓劉嬸做,如涵不想太麻煩,隨便說了幾樣。

在公司忙了一天,簽完了最後一份文件,逸雪站起身來,用力舒展了一下身體,準備回家接如涵,去西餐廳吃晚餐。剛出門,手機便響起,屏幕上跳躍的號碼,顯示是從別墅打來的。

「是我啊,辰總,我是劉嬸啊,我剛才才買菜回家,在門口看到一個女人用的發圈,估計是太太的,我上樓想要送給她,發現太太不見了,你給她打個電話,問問她去哪兒了吧。」劉嬸聲音急促,聽出來很著急。

「好,我馬上打給她。」逸雪淡淡地頷首,笑容一點一點地漸漸收斂。

這個小丫頭,怎麼不說一聲就出門呢?

賀家別墅,浴室里,賀雲飛身上環繞著騰騰的霧氣,從門口走出來,上身****,下身不過圍了一條白色的浴巾,經常健身的他,身材倒是無比健壯魁梧的,就連膚色都透著一股深邃的蜜色。

賀雲飛漆黑的眸光掃視到躺在床上睡顏安定的女孩,方才看她快醒來了,又拿了一顆安眠藥塞入她的唇瓣讓她吃了下去,果然現在,她眉頭舒展,睡得更加安穩了。

他薄唇勾了勾,搭在肩膀上的毛巾隨意地擦拭了一下頭髮,濕漉漉的還滴著水,身上線條緊實的肌理也透著豐潤的水澤。他把毛巾扔了開,赤著腳慢慢地朝著床邊走近。

二十幾歲成熟中帶著一絲清澀的女孩,靜謐又美好地躺在床上,鬆軟的白色襯衣很透,這樣一躺下,裡面內襯的顏色都能看得一清二楚。

她胸前紐扣掉了兩顆,修長白皙的脖頸就這樣完美地露出來,精緻的鎖骨美得讓人忍不住想吻上去。

當時,賀雲飛的腦海里也只有這樣的想法,想吻她。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