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二零一章 那年這天

第一二零一章 那年這天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6-26 22:29  字數:2537

?「好的,少爺。」

如涵抱著膝蓋坐在地上,後背抵著門,悶悶不樂地把腦袋壓在膝蓋之上。

她該怎麼辦?這個男人竟然擅做主張讓她和他同居。

可是,這似乎也沒什麼,他們不是在一起很久了嗎?而且很快要訂婚了。只是,她不知道是捨不得離開媽媽,還是不喜歡他不經她同意就這樣安排。

躺靠在門上,她滑坐到冰涼的地板上,才猛然醒來,她下意識伸手到牆壁上摸燈,卻沒有開關。

仔細一看,這似乎是一間小倉庫,黑漆漆一片很陰森。

如涵後背靠在門上,心裡多少有些害怕,正準備打開鎖的時刻,她臉色一驚。

鎖,打不開。

她怔愣住,用力地攥著門把,使勁地想開門,無奈那個鎖卻如同卡住了一般,怎麼也開不開。

「怎麼打不開了?小雪花!」她心裡到底有點慌,用力地拍著門板大喊道。

此時此刻,逸雪剛從洗漱間出來,正站在鏡子前梳著頭髮,聽到奇怪的咚咚聲從外面傳來,立馬出了來。

臉色微變,那不是之前那丫頭倔強跑進去的房間嗎?

「小雪花!小雪花!」

而且,還隱隱聽見了那丫頭的哭喊聲。他眉頭緊鎖,擦頭的毛巾往地上一甩,長腿邁出筆直迅速的步伐,拉住那扇門的門把。

門鎖上了。

「涵涵。」他站在門口,貼著門輕輕地喚著她的名字。

如涵怔了一下,頓時,一顆慌亂的心在瞬間安定了下來。

她靠在門上,慢慢地滑落下身,手指顫抖著摸上臉龐,竟不曾發覺的是已經流了滿臉的淚水。

她很害怕這樣的黑暗,這樣狹窄的空間,她想,這是有原因的。

這讓人寂寞又喘不過氣的幽閉空間,讓她想起了以前一些不愉快的回憶……

「涵涵,你躲開一點。」男人試了幾下都沒能打開門,沉穩不亂的聲音在門口響起。

如涵擦了把眼淚,顫抖著「嗯」了一聲,往後爬了一點點。

「嘭」一聲巨響,光明和男人的身形一同出現在如涵的面前。她眼睛被刺得有些不適,微微眯起,唇畔卻綻開一絲安定的笑容。

逸雪長腿邁過去,緩緩彎下身形。

如涵聽話地雙手伸給他,乖巧地鑽進他的懷抱里。

這樣的懷抱,好溫暖。她把腦袋輕輕貼在男人的胸膛處,能聽到他沉厚有力的心跳聲。

攥著他的衣襟,她眼皮沉重緩緩地合上。

突然覺得,如果是跟他同住一個屋檐下,也不是什麼壞事吧。

「發生什麼……」劉嬸在花園裡剪草的時候聽見了二樓的動靜,連忙丟了剪子往樓上跑來,卻見逸雪站在樓梯口,俊顏沉肅認真地對她做了一個噤聲的姿態。

劉嬸立刻會意,看向躺在他懷裡的女孩。

「是太太發生什麼事了嗎?」劉嬸搓著手問。

逸雪臉色陰沉,微微側過臉,視線落在那扇閉閉合合的門上:「門鎖有問題。」

「啊呀,那扇門的鎖只能鎖,打不開的,那個鎖面長時間不用生鏽了。」劉嬸敲了敲自己的腦袋,「昨天來打掃就看見了,忘記換鎖了,怪我怪我。」

「嗯。」男人輕輕抿唇,臉色浮上一層薄涼,寬大粗糙的掌心緊緊握著如涵冰涼的手,從未放開過。

把如涵放在床上,給她蓋好被子。他彎身坐在床邊,傾身上前,輕輕撩撥去她臉頰上的頭髮。

她睡得不沉,纖纖的細眉還可憐巴巴地擰在一起,粉色的唇瓣被咬得發白,狼狽又可憐得讓人心疼。

男人深深低垂著眉眼,把她的恐懼與不安看在眼底,手指划過她細膩白皙的面頰,試圖溫暖著她。

「啪」地一聲關上床前燈,他緩緩站起身形,徐徐走至房間的落地窗前,拿出手機撥通了電話。

「辰總,您找我有事?」那頭傳來助理的聲音。

「你明天幫我聯繫下醫生,聯繫好了,到家裡來接我。」逸雪的唇瓣抿得很深刻,英俊的臉龐藏在濃黑的陰影之中,十分嚴肅。

電話那端似乎問了什麼,逸雪只說「明天再說」,就掛斷了電話。

清晨,一縷陽光透過玻璃懶懶的灑進室內,細細的灰塵顆粒在光輝中跳動。如涵緩緩睜開眼睛,身邊的人不知去哪兒了,偌大的床上只有她一個人。

看了看床頭的小鬧鐘,早上七點多,她起身披上一件睡袍,準備下樓去找人。

「太太,你醒了。少爺讓我告訴你,他去公司有事,讓你一個人吃早餐,他估計晚上才能回來。」

聽劉嬸這麼說,如涵想起,逸雪好像和她說過,這個月的25號有個重要的會。

6月25號?又到這天了嗎?她和趙剛定情的日子!

想到這兒,如涵說不清是什麼滋味,距離那年的6月25號已經幾年了,而那年那天,她和趙剛一起做的每件事兒她都記得,甚至是每個細節,她都歷歷在目。

「太太,早餐我已經準備好了,你要不要現在吃?」看如涵有些愣神,劉嬸試探著問道。

「好。」如涵硬生生地答應著,隨便喝了點牛奶,吃了片麵包,又上樓了。

劉嬸在辰家多年,早就學會察言觀色,猜如涵有心事,並未多言。

「豬豬,你的心跳好快,是快的,我聽到了!」

幾年前的6月25號,她靠在趙剛胸前,說句這話時的喜悅心情,她永遠也忘不了。

那一天是她這輩子最幸福、最快樂、卻最不敢回憶的一天。當初感情的越深,而今的傷口越重。

曾幾何時,趙剛這個名字她都不敢提起,它像一把鈍了、生鏽了的刀,一點一點割裂她的肌膚,讓她痛苦不堪。

「么么噠」,如涵放在旁邊的手機響了一聲,是簡訊,她拿過一看,不由得哭笑不得,難道他和她之間還有某種心有靈犀嗎?

信息是趙剛發來的,內容不多,卻足以觸動如涵:「如涵,也許是報應吧,馮雪的哥哥已經正式起訴我了,過些天開庭。」

呵呵,這也許是她早該料到的結果吧,就算是馮雪勾引趙剛在先,但趙剛畢竟接受了她,還間接把她害成了植物人。所以她的家人起訴趙剛,也是情有可原吧。

「趙剛,你欠我一個完整真實的解釋,欠我幾年的痛苦和一個健康的身體。你和我之間,將會有一種無法改變的、非常特別的關係,就是我永遠是這世界上最恨你的人,可是,看你這個樣子,我反而高興不起來。「如涵在手機里編輯了這段話,卻終究沒發出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