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一九八章 還是小女孩兒

第一一九八章 還是小女孩兒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6-22 18:21  字數:2450

如涵如小鹿般亂撞閃躲著,努力去掰他的手指,臉頰已經浮上一層紅云:「沒有。」

「沒吃醋還給我擺臉色,嗯?」

他鬆開她,看她低頭羞得無地自容,唇畔勾著淺柔的弧度,溫暖的指捏住她的臉蛋晃了晃。

「你很煩。」她拍開他的手,一副生氣的模樣轉身往辦公室里跑。

這男人真的好狡猾!欺騙她的感情,還在看她的笑話!

吃醋,嗬,她會吃那種女人的醋?可笑!

逸雪隨她走進了辦公室,轉身將門關上,一把拉過她的手臂,一個反身將她壓在門板上。

他斂下深邃的眼瞼,修長濃密的睫毛似乎快要掃過她乾淨乖巧的臉。

有力的手肘狠狠地壓在牆壁上,將她圈錮在胸膛處的狹窄區域。

「還生氣?」他低啞的嗓音緊緊貼在女孩的耳畔。

如涵推他,聲音明顯在賭氣:「你再不離我遠點我會更生氣。」

他低沉地笑了,把她攬進懷裡:「很高興太太會吃醋。」

「你這男人真的沒事閑的慌。」她不悅地撇撇唇,斜睨他一眼,「我餓了,我要吃飯。」

「想吃什麼?」他勾著笑意,盯著她氣得不輕的臉。

「要吃牛排。」她眼珠轉回來,巴巴地看著他。

果然還是小女孩,生氣來得快去得也快。

「你剛才幹嘛從門縫看我?」

「我怕她對你圖謀不軌。」

「嗯?」逸雪淡淡笑了下,手指白皙扣著她的肩膀,「擔心我?」

她瞪著他的臉,沒好氣地來了一句:「你是我未來的老公,我不擔心你擔心誰!你不就是想聽這句話嗎?」

逸雪認真地睨著她,薄唇畔勾著溫和的笑,又壓低了腦袋,與她湊得很近,彼此之間似乎只有不過幾厘米的距離。

「不會有下次了。」他淡淡地道,側頭吻了下她的臉頰,聲音輕軟,「太太別生氣了,好不好?」

如涵感受到男人溫和的唇瓣貼近時,猛地一蜇,臉色紅彤彤地抬頭盯著他。

「我沒生氣……」她弱弱地低頭道。

男人卻不以為然地一笑:「那麼走吧,去吃牛排。」

於是就這樣,如涵被他溫柔地牽著走出了辦公室。

一路上,有人跟他打招呼時,順帶瞥了眼男人身後的如涵,男人便會義正嚴辭地來一句「喊辰太太」,她又羞又惱地躲在男人的背後,不敢再看那些員工的神情。

什麼辰太太,說好的低調呢!

不過作為辰先生,他的確很稱職,很寵她,把她帶在身邊。

一切的體貼關懷,其實也不過是源於她是未來的慕太太。

男人帶著她一路走出公司,在眾目睽睽之下上了車。

推門走進西餐廳的時候,有人在一剎那就認出了逸雪,卻對於他身後跟著的美人議論紛紛。

「她就是沈如涵吧,辰少的未婚妻?」

「誰知道呢,誰知道是哪個幸運兒呢。」

服務生見到是大客戶來了,更是殷切地笑著,領著他們往樓上的高級包廂走。

如涵一直被男人保護在身後,所以除了服務生,並沒有什麼人看得到她的臉。

全程,如涵一直低著頭,耳邊吹過的那些話語她不是沒聽見,但她也知道,男人是真的在保護她。

那是怎樣的一種感覺呢,心房似乎很輕地被觸動了一下,暖煦地籠罩著她。

寬敞偌大的房間,兩個人對坐,一人面前一杯上等的紅酒。

男人動作優雅地用長指撥起袖口慢慢地挽上手肘,領口的扣子也被隨意解開了幾顆,一副慵懶閑適的迷人模樣讓人挪不開目光。

如涵假裝喝酒掩飾過看著他的目光,卻不料男人低笑著伸手把她的酒杯奪下來:「想看就看,遮遮掩掩算什麼,嗯?」

如涵一口酒悶在嘴裡差點沒吐在逸雪的臉上。

放下酒杯,男人眯著淡笑的臉色依舊平靜溫和,握著她手背的溫度十分暖和,一時間,如涵倒有些晃神。

嫁給了這樣的他,其實,是很享受的一件事,至少,可以隨時欣賞美男。

「這樣看著我,有話說?」

逸雪單手撐著頭,小臂肌膚緊實有力,偏偏讓如涵想起他壓在她身上時,那手肘就撐在床頭的模樣。

她低頭把頭髮揉亂再揉亂,她這是怎麼了?思春嗎?

「我,我就是想說,我們快訂婚了,婚禮什麼的……」她撫著腦袋,開始胡言亂語起來。

逸雪卻很認真地盯著她,在聽。隨而淡淡揚了下唇,垂首安靜地抿酒:「嗯,你有想法?」

如涵心裡是有計劃的,卻又不太敢說,怕男人覺得小家子氣,毀了他偉岸的形象。

誰料,從她那有些閃躲的眼神之中,男人彷彿看穿了什麼,輕輕加重了握著她手背的力道:「我逸雪的太太,想要怎樣的婚禮,我都沒意見。」

意思是,不必擔心什麼,若真的會出現紛爭和不滿,有他在。

如涵臉上的紅暈更為鮮艷,而且直直地蔓延到了脖頸間:「謝,謝謝……」

逸雪無聲地勾了勾唇畔,這丫頭,到底不過是個孩子。

給一點糖果就露出這種感恩戴德的表情,殊不知,她這樣的單純無害,卻偏偏為自己招惹是非上身。

腦海中再次想起了賀雲飛凝視著如涵的那股噁心眼神,他加重了呼吸,輕輕鬆開她的手,聲音溫淡無味:「賀雲飛,以後別再跟他有接觸。」

如涵微微歪了頭,疑惑不解地盯著他,這似乎不是他第一次這樣以告誡的語態讓她遠離賀雲飛。

「放心吧,我倒寧願永遠都不要看到他。」如涵聲音細細的,語氣卻很堅定。逸雪淡淡地凝眉,她那麼善良,讓他著實沒辦法,也下不了狠命令,越是這樣,他越擔心賀雲飛那狡猾的東西對如涵有機可乘。

兩人之間僅有幾秒的沉默,隨後服務員端著熱菜上來了。

如涵拿了刀叉,低頭開始認真地切牛排,雖然會使用刀叉,卻大塊小塊切得參差不齊,手都累斷了,一整塊豐滿的牛肉被她切得讓人毫無食慾。

她抬頭看了眼男人,不好意思地吐了吐舌,正準備吃著面前的狼藉時,逸雪的大手突然伸過來,端起她的盤子,然後將他自己的那份切割工整的牛排端給她。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