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一九六章 卡布奇諾的味道

第一一九六章 卡布奇諾的味道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6-21 17:01  字數:2400

「我看也吃得差不多了,今天就到這吧。」逸雪站起身來,單手插在口袋裡,刀雕般深刻俊美的五官,散發出強大的王者之勢,站在那裡,就像一個不可一世的君主。

「那辰總,我們下……」馮月趕緊跟著站起身來,美眸盯著逸雪。

「涵涵,走吧,我們回家。」逸雪打斷馮月的話,緊迫的黑眸盯著如涵,聲音低沉。

如涵心頭一顫,知道逸雪已怒,在他的注視下匆匆地站了起來。

被逸雪身上所散發出來的危險氣息嚇到,如涵腳步踉蹌了下,差點站不穩。

「如涵,你沒事吧。」賀雲飛眼快的一把扶住如涵的手臂,俊臉上寫滿關切之意。

「賀總,今晚的晚餐就到此為止,下次有機會再聚。」說完逸雪走到如涵面前,握緊她的手指,然後氣息冰冷的離開。

「辰總,別忘了我的生日PARY……」馮月的聲音在餐廳里回蕩。

逸雪走的很快,如涵好幾次腳底下踉蹌。

走到門口,黑色的加長林肯早已在外面等候多時,逸雪猛的用力,將如涵幾乎是甩到了他的面前。

如涵暗暗**了一聲,秀眉皺在一起,手指向從逸雪的掌心中抽出來。

然而,如涵的抽逃,讓逸雪更加緊握,幾乎能聽到骨節的「咯咯」聲。

逸雪向前一步,俊臉幾乎貼上如涵,深黝的眸底瞬間射出飽含危險的寒光。

如涵像可憐的小動物一樣,縮瑟了下,水漾的眸子對上逸雪的,不到一秒就別向一旁。

「上車。」逸雪打開車門,幾乎是將如涵扔在了車裡。

如涵被摔進車上,胳膊撞到車門上,瞬間痛感襲上全身。

剛坐直身體,逸雪目光冰寒的也坐了進去。

如涵僵直著背脊,不敢動彈半分,周遭的空氣中充斥著逸雪身上獨特的男性氣息,如涵盡量將目光看向車窗外。

車子緩慢的行駛著,馬路上車燈與路燈交相輝映,流光溢彩。

可是如涵卻沒心情欣賞窗外的夜景,一顆心忐忑不安。

如涵看著已經走到樓梯口的逸雪,冰冷從她的心口處漸漸凍凝住全身。

逸雪回頭望了如涵一眼,然後走上了樓。

如涵太明白逸雪剛剛那一眼,意味著什麼。

如涵覺得喉嚨處一陣灼熱一陣冰冷,她挪動著僵硬的步伐跟著逸雪走上了樓。

她知道,這一次他是真的生氣了,那個賀雲飛,像個幽靈似的突然出現,破壞了他原本的好心情。

腳步才剛剛踏進卧室,她整個人就被逸雪帶入懷中,進而倒向大床。

修長的手指順著粉嫩的臉頰,穿插在長發間,感受著觸感。

如涵身上淡淡的馨香,撩撥起他的****。

如涵閉上眼睛,忍住想要推開逸雪的衝動。

在這種情況下,她有點懼怕逸雪的親昵。

逸雪的每一個碰觸,都是那麼的強勢、霸道,帶著不容拒絕的權威。就好像他可以肆無忌憚的對她為所欲為,擁有著她整個人的所有權。

這讓如涵的喉嚨一陣灼熱一陣冰冷,身體也僵硬不已。

穿插在她長發間的長指,猛的一用力。如涵吃痛的睜開眼睛,逸雪深幽的眼眸中射出冰冷的光芒。

如涵的身體明顯的顫動了一下。

逸雪狹長的眼睛微微眯起,修長的手指從柔順的髮絲間抽回,將如涵的唇瓣捏成上揚的弧度。

「涵涵,我不喜歡那個男人那樣看著你,我非常討厭他!」逸雪屈起手指,握緊她的下顎,聲音如泉水般冰冷悠長。

「……」如涵驚惶地望著逸雪,奇異的,目光又慢慢轉為平淡,心慢慢恢復了平靜。

「我和你一樣,也很討厭他,可他怎麼看我是他的事兒,我不會給他任何回應,不是嗎?」如涵垂放在兩邊的手指慢慢屈起,撫摸著他壯碩的脊背,試圖安撫他。

「我知道,可是我就無法控制自己,你是我的,我不允許任何人覬覦你!「說話間,逸雪的吻已細細密密落下。

如涵閉上眼睛,長長地睫毛輕輕的顫動著,等待著逸雪的入侵。

逸雪凝視著如涵,將她身體的反應盡收眼底。

「對不起,涵涵,我需要冷靜下!」逸雪猛然起身,大步走出了卧室。

如涵隨著逸雪的動作別過臉,心裡隱隱作痛。

她心疼他,為了這些不相干的男人,逸雪承受得太多。

「砰——」

樓下傳來響亮的關門聲。

如涵將臉埋在枕頭間,肩膀孱弱地聳動著。

平靜下來,如涵又覺得好笑,人人都說他沈如涵漂亮,甚至說她是海城第一美人,可這又能怎樣?她的漂亮給她帶來多少困擾,只有她自己清楚。

如果,她只是個長相平凡的女子,恐怕不會像今天這樣偏題鱗傷吧。

可是,如果她長相平凡,逸雪會對她一見鍾情,念念不忘嗎?

也許,很多事情都是命中注定的,她的美貌能吸引逸雪,也能吸引像賀雲飛那樣的男人吧。

管他呢,不管誰喜歡她,誰向她示好,只要她心裡只有逸雪一個人就好了嘛,幹嘛為這種事煩心?

如涵早已不是喜歡鑽牛角尖的人,想著想著便釋然了。

她從床上起來,簡單梳洗了一下,換上一件舒適的家居服,才下了樓。

「阿姨,幫我做一碗銀耳粥吧,我有點餓了。」

眼看著逸雪推門出去,如涵若無其事地下樓要吃的,這還真讓阿姨搞不懂了。她本想問如涵是怎麼回事,想了想又頓住了,答應著進了廚房。

別墅附近的咖啡廳里,逸雪坐在靠窗的位子上,有意無意地向外望著。臉上的怒氣已漸漸淡去,恢復了往日里的雍容、儒雅。

「先生,您要的卡布奇諾。」侍者送上一杯咖啡,不是他平日里喜歡的拿鐵,卻是如涵最愛的卡布奇諾。

他記得如涵說過,卡布奇諾甜中帶苦,卻始終如一,就像是忠貞不渝的愛情。

儘管他和如涵之間偶爾有小小的不愉快,但他們對彼此的心意不變,不是嗎?

ps:更新有點晚了,親們,閱讀開心!未完待續。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