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一九二章 都過去了

第一一九二章 都過去了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6-16 20:09  字數:2370

賀雲飛也不看扶住自己的究竟是誰,一雙深邃的眼睛從如涵身上就沒離開過半刻,俞儂儂順著賀雲飛的視線望去,看到如涵,一雙美眸冒火的沖著如涵,「你這女人要不要臉,光天化日地勾引別人的男人!」

逸雪深邃狹長的眸子驀地冷冽,直直落在俞儂儂身上!

如涵聽得俞儂儂的質問,心底那點情緒驀地散了,她搶在逸雪之前冷冷的開口,已然沒了跟對方客氣的想法,被擁著走了幾步,又頓住,轉頭看向著俞儂儂,「你有精力掐別人,不如好好管教你的男人,讓他不要惦記別人的女人。」

俞儂儂張嘴想要爭辯,賀雲飛投過來的凜然眼神卻讓她將所有話都吞了回去!

半晌,俞儂儂才明白了如涵的意思,「雲飛,我看著她好眼熟,她是不是你之前說過的沈如涵?」

聞言,賀雲飛渾身一震,他看著兩人的背影,眉頭鎖的又緊又死,一言不發。

回到家,逸雪將如涵扶到沙發上坐好,才脫掉了身上的西裝,去廚房泡了兩杯茶。

如涵這一路都很沉默,她交織著雙手,低聲道:「對不起。」

端著茶杯的逸雪頓住腳步,「為誰道歉?」

他看著她用漂亮的貝齒磨蹭著下唇,無意識地將秘製藥膏****沒了,「我和他從來沒有任何交集。」

「都過去了。」逸雪勾起唇角,深邃狹長的眸子里依稀閃過了笑意,「你怕我誤會?」

逸雪將綠茶放在桌子上,起身扶住了如涵的肩膀,他低頭,額頭輕輕觸碰著她,連帶著聲音也無比的溫柔惑人,「無論你們有沒有過交集,過去的我不在乎,只要你的現在、未來。」

如涵緊緊回抱逸雪,心中滑過一股暖流。那年,被心愛的遺棄後,她以為這輩子都不會再擁有幸福,卻不想,這個被她喚作小雪花的男人給了他這麼多美好,完全超過她的預期。

「怎麼了,涵涵?」看如涵有些出神,逸雪還以為她不舒服,關切的問。

逸雪突如其來的詢問,打斷了如涵的思緒,她笑了笑,道:「你現在這樣說,只怕以後厭煩我了,就不想要什麼未來了。」

「不,不會!」

從如涵狡黠的目光中,逸雪明白她不過在逗他,卻依舊認真地回答。

那麼虔誠,那麼不染纖塵……

如涵唇角泛起一絲苦澀,她不過是個被遺棄的女孩兒,何德何能能擁有這麼好的男人?

她斂起眼帘,下意識的避開逸雪灼灼的視線,抿緊唇瓣,不肯說話。

「好了,我的傻丫頭,咱們不說這個了,咱們沒必要因為賀雲飛浪費寶貴的時間。」

逸雪畢竟是辰氏集團的總裁,不可能放下所有事情陪著她,陪如涵吃了點東西,見她沒事了,就放心地回公司了。

到了晚上,逸雪早早地回了別墅,清晰的捕捉到如涵臉上來不及收回的詫異。

逸雪捉狹地問,「怎麼,小涵涵,不歡迎我回來,還是見我回來了,太過驚喜?」

「沒、沒有的事兒……」

逸雪深邃狹長的眸光越發灼燙,直直地射在如涵的身上,如涵被他猜透了心思,下意識地企圖避開他的視線。

她才不承認她盼著他回來呢!

她眸光游移,神情彆扭,說話之時底氣不足——

儘管如涵否認了逸雪的話,可她明顯的反應又怎逃得過他犀利的眸光,沉吟片刻,逸雪無聲嗤笑。

他並沒有戳穿如涵,徑自越過了她,朝著藏酒室而去,從精緻的酒架上,拿了一瓶82年的拉菲,倒入玻璃酒杯中,嗅著葡萄酒醇香的味道,半晌後,才漫不經心的輕哂,「涵涵,過來。」

她扮作不情願的樣子,一步步挪到了他的面前。

在如涵走到逸雪觸手可及之處,他忽而伸出手抓住了她的手臂,用著十足的力氣一拽——

天旋地轉,頭昏眼花,等如涵反應過來,已然狼狽地倒在煙灰色的地毯上。

「我要如何懲罰你呢?」

逸雪紳士般握著酒杯,沿著如涵的臉頰,緩緩游移,冰涼的水晶杯透著刺骨的冷意,令如涵打了個顫。

如涵覺得小臉上覆了熱意,脹脹的酥酥麻麻,讓她頗不適應。

「別這樣……」她柔弱地抗拒,聲音低的像是幼貓的叫喚,又柔又無力。

雙眸晦暗沒有焦距,偏生小臉脹紅的秀色可餐,腦後是散落在煙灰色地毯上,凌亂的烏黑髮絲。

媚的驚人。

彷彿覺察了逸雪的調皮,如涵直接扭過頭不再言語,試圖用冷暴力來表達自己的不願意!

「呵,我以為你喜歡。」逸雪冷漠哂笑,忽而手腕翻轉,水晶杯中的葡萄酒頃刻間盡數撒在了如涵的身上。

突如其來的涼意伴隨著逸雪諱莫如深的暗示——如涵忍不住驚叫出聲。

「我喜歡你叫的柔一些,無力些,語調婉轉,餘音裊裊。」

說罷,逸雪俯身品嘗越發美味的紅酒。

如涵覺得自己又長姿勢了。

什麼時候起,這事兒除了可以買賣,還能當做一種懲罰手段?

這一晚,逸雪的種種行為,讓她越發覺得這個小雪花真不是表面上那麼溫文爾雅……

沐浴晨光中,失去翻身力氣的如涵,無力地握住雙手。逸雪一大早就離開了,他吩咐了家裡的阿姨好好照顧如涵,不要讓她再往外去,以免因為看不見而受傷。

飯後,如涵第一次覺得時間過得很慢,慢的讓她忍無可忍,卻又無可奈何。

她坐立難安,忍不住猜測,房間里的落地鍾是不是壞了,要不然時間為什麼走到這樣慢!

事實上,落地鍾當然沒有壞掉,壞掉的是如涵那份淡定和耐心。

她越來越離不開他,就像當初依戀趙剛那樣,恨不得分分秒秒都在他身邊。

她以為,這輩子都不會再如此渴望完全擁有一個男人,渴望他生命中的每一寸光陰都是和她一起度過的。

逸雪做到了,用他的寬容、呵護,和不變的愛……

ps:今天真的挺累的,親們閱讀開心,作者君呼呼去了……未完待續。

,無彈窗閱讀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