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一九零章 她的小心計

第一一九零章 她的小心計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6-13 22:11  字數:2338

這沒頭沒腦的一句話,完完全全弄懵了如涵,待她意識到來人是梅立剛時,忍不住質問一聲,「你想做什麼?」

梅立剛猙獰地瞪著驚慌的如涵,火氣登時湧上心頭,他揚起下巴,居高臨下的睨著她,卻有種一拳打在棉花上的無力感。

「沈小姐這麼漂亮善良的人,一定會幫我跟辰總求情的吧!」他的笑意不達眼底,還流露著一絲逼迫之意,「昨天的事情是我兒子的不對,是他太魯莽,但是他已經死了,還請沈小姐幫忙求求程總,讓辰總高抬貴手,放了我們梅家吧。」

這是見威脅無用,又打起了感情牌?

當真可笑,不過,這個向來自大的男人,應該是手足無措了吧,畢竟被逸雪逼到了絕境,還如何翻身?

如涵緊蹙著眉頭,憑著直覺轉了轉頭,面朝著梅立剛,神色淡淡道:「梅總客氣了,恐怕這事兒我幫不上您的忙。」

他試圖打感情牌,她就用生疏的客氣敷衍他。

這時候,如涵似嗅到了逸雪平日里慣用的冷香味道。

如涵愈發淡定,心思一轉,故意壓低了聲音,「梅總,你不該求我的,我畢竟是辰逸雪的女人,你越是求我,他就越是不舒服。」

如涵的話如此直白,說到這份上,梅立剛再不懂,可真是個棒槌了。

正是因為懂了,他臉色的表情剎那間無比精彩,猶如調色盤,混合了所有的顏色,最後完全黑了臉,難看的滲人。(好看棉花糖

先前的下跪和現在的請求,就像個笑話,狠狠地給了梅立剛現實的一巴掌,梅立剛頓時頭腦一熱,之前的客氣言辭統統拋到了天外,他瞪著如涵,逼近她質問:「好好好,那你之前為什麼不告訴我,你也在看我的笑話是不是?」

梅立剛說的沒錯,她確實存了看笑話的心思。如涵聳了聳肩,她竟無言以對。

「我簡直瘋了,真的以為一個是男人就能上的女人,能幫上我的忙!」他口不擇言的諷刺。

這句話不亞於一把直接刺進如涵胸口的刀,她的小臉瞬間煞白,從心口翻湧上來的刺痛驀地瀰漫周身,還伴隨著一股子冷意。

梅立剛永遠不知道這句話對如涵造成了多大的傷害,因為竟是一語成讖。

「呵,你早就瘋了。」

一道含有慍怒的男聲忽而響起,半掩的房門被推開,身穿著筆挺手工西服的逸雪直接走了進來。

看到逸雪的那一刻,梅立剛的心徹底涼透,「如涵你真狠毒,竟然設計我!」

驚懼籠罩之下,梅立剛眼底射出恨意,他總算明白了,從一開始,如涵就設了一個圈套,故意用語言動作來激他!

她的目的是什麼?當然是為了報梅天華綁架她的仇!

這番猜測雖不中亦不遠矣。

如涵並不解釋,其實她也是剛剛才知道逸雪回來了,除了熟悉的冷香,還有食物的香味兒,一起蔓延在空氣中,被她吸入鼻間。

逸雪眼尖的注意到如涵小腿上的淤青,凜然的視線落在了病床邊那張椅子上,有幾分懊惱的蹙眉,將手裡的食物放在床頭柜上後,他將人攬進了懷裡,望著梅立剛幾乎瘋狂崩潰的蒼老臉龐,冷冽的勾起唇角,「如果我是你,現在就會考慮給梅家留下什麼樣的退路了。」

但不管梅立剛留下什麼退路,逸雪發誓,他都會給梅立剛堵得死死的!

呵,敢一大早來堵門,甚至侮辱他的如涵,他若不好好教教這蠢貨,那還真是對不起對方的無知勇氣。

「你可以回去了。」

最後扔下這句話,逸雪再不關注梅立剛,而是將全部的注意力都放在如涵身上,他想了想,決定今天帶著如涵回家,也許順利的話還能給她一個驚喜。

如涵想像著梅立剛失魂落魄的樣子,心裡並無多少快慰,倒是面上,反流露出一絲不忍。

逸雪關上門回來,就瞧見了如涵來不及收回去的神色,他抬起手,撈起她頰邊凌亂的髮絲,幫她別在了耳後,淡淡道:「吃早飯吧。」

「逸雪哥。」適可而止,這句話沒說出來,如涵抿了抿唇角,她從來都不是能心狠到底的人。

「他最大的錯,就是不該動你。」

逸雪垂下眼帘,晦暗的眸光落在如涵的唇上,緊跟著伸出手也滑了上去,上面的傷口在他用了秘製藥膏後,已然落痂,露出了粉嫩的色澤,漂亮的猶如花瓣,令他心神一顫。

如涵哭笑不得,沒想到逸雪最終要打壓梅氏的理由竟是這個,梅天華的一個吻而已?

「你不懂男人的佔有心理。」

逸雪的手指微微用力,瞬間擠進了如涵口中,被溫熱包裹的舒服感,令他不自覺眯起了眼,指尖還往裡探去,與她柔然的小舌糾纏共舞。

他在床上的花樣很多,這些日子下來,如涵也多少習慣了,這會病房裡沒有外人,也就隨便他了。

「我教訓梅家人,並不只是因為他動了你,還因為他挑釁我!」

淡漠的話語霸道的緊,如涵領悟了其潛在的意思後,莫名的身子骨里泛起了涼意。

殊不知,此刻被逸雪趕出房間的梅立剛並未走遠,因為梅天華的死和梅家的家破,令他想不開,一時怒氣攻心,他飛高血壓犯了,整個人直接跌倒在地,腦袋正好砸在了一間醫生辦公室的門上。

等逸雪知道這件事後,已經帶著如涵離開了醫院,為了安如涵的心,他特意打電話給逸楠,讓他暫停對梅氏的經濟碾壓,一切等梅立剛出院再談。

逸楠掛上電話後,心裡忍不住的吐槽。

逸雪之所以這麼痛快的高抬貴手,定是因為他一開始就沒打算將梅家壓到塵埃里去,只想出口氣,現在氣出了,梅氏這樣內部混亂的企業,能不沾手還是不沾的好,免得還要費勁兒整頓,即便是下蛋的母雞又如何,他們卓越不稀罕!

此時,逸雪並未帶著如涵直接回家,而是來到辰氏旗下的珠寶店。

站在最新一季,又火熱銷售的珠寶櫃檯前,逸雪無視了目光熾熱的女導購,將目光投在了櫃檯上……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