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一八八章 為人求情

第一一八八章 為人求情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6-12 03:33  字數:2300

?「梅天華的死並不是你的錯,你不用自責,也不用為梅氏求情。」

這句話低沉又冷厲,傳遞到如涵的左耳里,卻溫柔的充滿安慰,她抬起頭,轉向逸雪所在的方向,笑彎了杏眸,「我明白的。」

回應她的,是他低低地一聲「嗯」。

將近夜裡十點,私房粥鋪早就關了門,幸好逸雪和店老闆熟識,一個電話過去,折騰的得祖上真傳的廚子又細細的為他熬了一碗粥。

而此時,得知兒子死亡的梅立剛,卻根本無心睡眠——

梅立剛有著大多數男人皆有的劣根性,在梅天華的親生母親生病未愈的那段時日里,就很張揚的包養了一個女大學生,後來和梅天華的母親離婚後,他就將人帶到了梅家老宅,卻沒想到遭到了梅天華的強烈反對,而這個女大學生正好懷孕,十個月後給梅立剛生了個小兒子,自此,梅家父子的關係日漸冷漠,直到如今,也未和好。

但即便如此,梅天華在梅立剛的眼裡,也是梅氏的繼承人。

現在梅天華死了,他瞬間方寸大亂,一方面憤怒至極,一方面擔心逸雪會誓不罷休。

「立剛,你不是說辰少爺很疼一個女人嗎?不如去求求她。」

枕邊人的一句話,令他福至心靈,當即起身,要去尋人求情。

廚子細細的熬一碗粥,需要將近一個小時的時間,而梅立剛打聽到消息趕往中心醫院,卻只用了半個小時。

待逸雪提著裝在保溫盒裡的粥回來,就看到梅立剛狼狽地跪在如涵的面前。

「沈小姐,一定請你幫忙,勸勸辰總,就放過我們梅氏吧。」

「啪——!」病房大門被逸雪冷冷地關閉。

不知從何時起,外面竟下起了凄厲又綿綿的雨,如涵自逸雪所在的方向,嗅到了一絲濕漉漉的氣息。

「沈小姐——」梅立剛聽到動靜,看到來人,聲音像卡在了喉嚨里,戛然而止。

逸雪走到如涵身邊,將手裡還溫熱的粥放到了一旁的床頭柜上,又扶著如涵的身子轉了轉,讓她面向床頭櫃後,才將精緻的木勺遞給她,「要不要我喂你?」

一旁,不知所措的梅立剛覺得,逸雪和如涵的身邊,似隔出狹小的空間,安謐靜寂的令人提心弔膽。

還有外人在,如涵又怎麼會將她和逸雪的親昵暴露在人前?

她搖了搖頭,「我可以自己來。」

逸雪將保溫盒往前推了推,放在如涵夠得到又不會貿然撞上的位置,看著她小心翼翼地舀了一勺粥,慢慢收回手,然後試探性的喂到自己嘴裡,莫名的眼眶微熱,他移了移視線,染上凜然後,落在了一旁不識趣的梅立剛身上。

「梅先生,已經很晚了,關於梅氏的股權轉讓事宜,明日,你可以找我的特助商談。」

逸雪眯了眯眼,逐客的意味十足,似怕擾了如涵用餐,他的語氣和聲音皆是低沉的,聽在梅立剛耳中,滿是威脅。

梅立剛的身子顫慄了一下,只想著絕對不能就這麼走了——

他的大兒子死了,還要二十年才能培養出一個繼承人,失去了梅氏的話,他就什麼都不是了,甚至年輕漂亮的枕邊人會離開他!

其實,梅立剛和梅天華的感情並不那麼深,自和梅天華離婚,梅天華就極其厭惡他,兒子開始****不著家,每天都極儘可能的瘋狂行事,給他惹出了無數次麻煩,有很多次還是看在他的面子上才得以解決,而這次梅天華惹出來的麻煩更大,他得罪不起辰家,也不及逸雪……

現在梅天華死了,他是不是要做點什麼,讓逸雪看在死去梅天華的份上,饒了梅家?

梅立剛高估自己的同時,也在算計如涵,他在一旁看著,逸雪是極其擔憂他的女人的,如果他將事情告知如涵,一把鼻涕一把淚的求情,利用女人的同情和善良,是不是能為自己增添一絲籌碼?

逸雪盯著如涵用完了一份養身粥,眼見沉默的梅立剛似在思慮什麼,不由蹙眉,忍不住催促:「你怎麼還不走?」

如涵用完了粥,手裡還抓著木勺沒放下,就覺得腳邊兒多了個什麼東西,緊接著傳來了逸雪的厲聲警告:「梅立剛,你想做什麼!」

「沈小姐,我求求你,求你讓辰總放過我們梅家吧,梅天華已經死了——」

梅立剛卑躬屈膝的蹲在如涵腳邊,伸出手死死地拽住了病床上的欄杆,任憑逸雪如何叱吒,都不肯放棄這個大好的機會!

只可惜,他從未想過,如果如涵為他們梅家求情,逸雪或會因為男人的本能而更憤怒!

但,如涵卻想到了這一點,攥著木勺的手微僵,她想,梅立剛恐怕還不知道梅天華為什麼死掉,如果他知道梅天華的死跟她有關,他還會這麼求她嗎?

一瞬間,如涵的腦海中轉過了很多念頭,好似一張純白的白紙染上了墨色,雖然她的骨子裡仍留存著善良純真等優點,但,終究不那麼純粹了!

就在梅立剛被逸雪帶著向外走的那刻,如涵猶豫半晌,終於開了口,「等下——」

「嗯?」逸雪瞥著如涵,果然頓住動作,他深邃狹長的眸子慢慢地染上了意味深長,從如涵身上,又緩緩落到了不怕死的梅立剛身上,寒意凜然。

「我……我想……」

她只想讓逸雪手下留情,話到了嘴邊兒,要說出來的時候,卻有些艱難。

「嗯,你說。」逸雪略帶鼻音的回應,令如涵越發緊張,雖瞧不出他的神色是否陰翳深沉,但她知道這時候的他絕對不會輕鬆。下意識地,她的十指糾纏在一起,擰成了個白玉似的小結,在他不耐煩之前,終於咬了咬牙,「放過梅家吧!」

嗬!

梅立剛倒吸了一口氣,面上還未露出喜色之時,就覺得病房裡的氣氛有些不對勁,除了他,逸雪和如涵都沒有再說話——

太靜了!

如涵的這句話後,是長久的寂靜……

ps:小長假最後一天,親們開心哦!么么噠!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