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一八二章 觸目的痕迹

第一一八二章 觸目的痕迹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6-06 08:10  字數:2413

「不,不是!你來的正好,我還覺得慢呢!」如涵聽出了逸雪話中的暗示,連忙撥浪鼓一般的搖頭否認,順便狗腿的討好了幾句。

「唔,我記得他wen你。」逸雪忽然出聲,壞心眼的打斷如涵的希望,他可是很記仇的。

「……」這種挖了自己牆角的即視感哪來的?她是被強吻,是受害人!

想起那副刺眼的畫面,逸雪忍不住蹙眉,抬起手用拇指大力地摩擦著如涵的春瓣,試圖將別人的氣息擦掉!

嗚,好疼!

如涵唇瓣的肌膚最嫩,而逸雪的手卻粗糙的覆滿薄繭,礙於他陰鬱的臉色,她根本不敢出聲喊停,只得咬牙強忍。

倏爾,他的力量無法控制的加大,似擦去了她唇瓣上的一層皮,拉扯的疼痛瞬間襲來,逼得如涵輕哼一聲,眼淚瞬間覆滿眼眶,心裡的委屈越發無所遁形。

如涵流淚的模樣十足可憐,他依舊不肯停手,力道反而越來越大,摩擦的春瓣瞬間一片嫣-紅。

他的眸光漸漸回暖,是他太粗魯了。

小乖,願你被我溫柔相待。

逸雪垂首,輕輕地****著如涵流淚的杏眸,潤澤的透著討好的意味,將她不由自主落下的淚珠,一滴不剩的舔乾淨。

如涵從沒被人這般對待過,不可否認,逸雪先打一棒子再給個甜棗的行為,把她玩壞了弄懵了。

她像傻子般任由逸雪為所yu為,密密麻麻****著一路挪移,最後停留在遭受迫害的唇上,更溫柔了,唯恐再度驚擾她。(好看棉花糖

儘管他無比輕柔,卻仍讓如涵有種被烙鐵燙傷的感覺,好似有什麼不一樣了,那股子熾熱透過肌膚,滲入血肉骨頭,最後在心間烙下了一個印記。

清晰的目睹了如涵的失神,逸雪的侵襲猝然猛烈,趁著她難得乖巧之際……

如其人內斂隱忍,卻又不失狠急,不給敵人喘息的機會!

唉,她好像溺水了!

在窒息感襲來時,如涵緩緩地掩了掩杏眸,將眸底的一絲濕-潤隱去,微眯的眸子透著朦朧而別緻的魅惑,氤氳的波光閃爍。

逸雪埋頭動作,見狀只覺心癢難耐。

不知道什麼時候被放過,如涵的大腦混沌成了一團漿糊,隱約記得逸雪三番兩次欺負她……

翌日,如涵醒來,毫無意外的感覺身體酸麻。整個人疲倦到不堪。她眯著眼打了個哈欠,望著身下的大chuang,猶豫著是繼續睡還是強撐著起chuang。

「嘶——」腦袋針扎般疼了下,如涵頓住起chuang的動作,晃了晃腦袋,過了會兒,疼痛才緩解。

她無奈蹙眉,去了浴室——

去公司的計劃,在照鏡子的那刻直接破滅。

只見鏡子里的她,嘴唇紅腫,白嫩的肌膚上到處是密密麻麻,深淺不一的痕迹。她又因眯著眼,而顯得神情慵懶,怎麼看都一副被男人狠狠疼愛過的模樣。

這副鬼樣子,別說去公司,去見媽媽,就是去街上溜達一圈都是問題。

洗漱完,如涵面無表情地看著偌大衣櫃里的各式裙子,挑挑揀揀了半天,都沒有找到合適的,所有的裙子都不能完全遮掩她身上的痕迹,即使塗抹遮瑕膏也不行。

如涵抑鬱了。

這時,房間的門鈴響起,一道熟悉的女聲緊接著而來,「小姐,您醒了嗎?」

「稍等——」如涵不假思索道,她不想讓任何人瞧見這一身痕迹,想了想,乾脆將浴袍裹在了身上,這才打開房門。

來人是逸雪別墅的阿姨。

「這是辰先生讓我送來的——」阿姨將手中的衣服一件件地掛在了衣櫃里,「香奈兒最新款,小姐可以隨意試穿。」

如涵索然無味地掃了一眼,眉目間毫無情緒,可是只有她自己知道,她心裡很不舒服——

阿姨像是沒有注意到如涵的表情,又溫聲道:「小姐,如果您願意,請移駕餐廳,辰先生已經在用早餐了。」

「對不起,我想靜靜。」別問我靜靜是誰。

門被悄無聲息的關上,如涵忍不住在chuang上翻滾了幾圈,又大力地捶了幾下chuang,把臉埋在枕頭裡蹭了蹭,發泄了心中的憋屈,才翻身下chuang。

衣櫃是鑲嵌在牆面上的,佔據了整整一面牆。

如涵將阿姨送來的香奈兒最新款翻了一遍,在看到一件純白色小清新的公主裙時,雙眼頓時一亮。

在她的印象中,逸雪經常身穿西裝將自己打扮的紳士又完美。

而她穿上這件公主裙,站在他身邊的效果——

唔,大概就是怪蜀黎領著小盆友?

當如涵換上這件裙子站在鏡子前一看,先前那種奇怪的想法更清晰了,她眉開眼笑,有些迫不及待想見到逸雪。

當如涵姍姍來遲時,逸雪已經優雅地用完了早餐,正坐在挨著落地窗的藤椅上,神態從容悠閑的喝著醇香的黑咖啡。

他的身邊站著身穿正式套裝的秘書抱著ipad,神情無比認真的向逸雪彙報著工作。

腳步聲很輕很淺,卻瞞不過逸雪,他抬起眼,看到如涵的那一刻,險些撕下淡定的面具,即使如此,嘴角還是忍不住抽搐了下。

如涵身上那件見鬼的純白色公主裙硬生生將她的實際年齡改小了五歲!

高領,長袖,及膝,倒是很好的遮掩了那一身痕迹。

這身衣服穿在她的身上很合適,但六月中旬的海城,氣溫已達到三十度的高溫,她待會兒一定會後悔!

逸雪端著咖啡微微沉吟,還是沒有開口讓如涵去換衣服。

如涵注意到逸雪的秘書,微微一怔,旋即頓住腳步,微笑道:「需要我待會再來嗎?」

大大方方,從容不迫,雖然穿著略顯稚嫩的衣服,但氣場十足。。

女人的第六感很准,如涵隱隱地察覺到秘書晦暗的眸光,和她眉目間的一絲情緒。不管那是不是敵意,她都不允許自己在外人面前露怯。

「不必。」逸雪眸光一閃,作為最熟悉如涵的人,他清晰的感受到了如涵的變化。

看向停止彙報工作的秘書,他蹙眉道:「你先回去。」

ps:今天更新有點晚了,逛街去了,*^__^*嘻嘻……未完待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