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一八一章 懲罰她

第一一八一章 懲罰她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6-05 10:16  字數:2419

?如涵抬起頭,注意到逸雪晦暗又陰鬱的臉色,哪還敢呼疼,只能強忍著。

終於到了地方——

如涵被逸雪一把放在chuang上,重心不穩導致她整個人直接撲在薄被上,十分柔-軟的chuang墊沒撞疼她,卻讓她的姿勢狼狽又難堪。

她撐著手臂想坐起來,卻被逸雪莫名的推倒,「就這個姿勢趴好了!」

逸雪神色陰鬱的睨著狗般趴在chuang上的如涵,狹長深邃的眸里滿是無盡滔天的火焰,襯得他氣勢驚人,俊美的不可一世,也狠戾的令人顫慄。

壓抑的氣氛保持了十分鐘——

如涵看著奇怪的逸雪往浴室走去……

洗澡水是逸雪親自放的,沐浴露也是他倒進浴缸的,望著那一池子清澈透明的溫水,他的神情才有所緩和。

等逸雪再度抱起如涵去浴室的時候,如涵覺得自己必須開口阻止,否則可能三觀盡碎。無法保持沉默的她開始掙扎,想從他懷裡回到平地,「我自己洗,保證洗的很乾凈。」

啪!

逸雪不含水分的一巴掌,狠狠拍在如涵挺翹的地兒——

「再動一下,我就不客氣了!」

掌心與肉團接觸的清脆聲響,讓如涵有種找一條地縫鑽一下的沖-動。

魂淡啊啊啊!

雖然偌大的房間就只有她和逸雪,可那種尷尬還是如影隨形,她好想找一塊豆腐撞死!

「放開我,我可以自己洗!」如涵好似一隻尾巴被踩到、炸毛的貓咪,顧不上害怕此刻氣勢驚人的逸雪,再不肯乖乖地待在他的懷抱里,用力掙紮起來。

「我給過你機會,現在——晚了!」

想到如涵被其他男人壓在牆壁上肆意親en的畫面,逸雪的眸光一瞬間深沉如墨,堪堪壓下去的火氣再次翻湧——

他抬起手輕輕摩-挲著如涵纖細的腰肢,淡聲逼問,「,他碰你哪了!」

察覺到逸雪情緒≯↗≯↗≯↗≯↗,m.≌.c★om的變化,如涵也有所了解——他越憤怒,就越冷靜,猶如此刻。

「我不想被他碰——」她的委屈透過了濕漉漉的杏眸,「我只是去那邊靜一靜。」

逸雪神情不變,似對如涵的示弱仍不滿意。

他是不肯相信她嗎?

她眨了眨眼,晶瑩的淚水順著顫抖的睫毛滑了下來,積攢在心底的恐懼和委屈終於在逸雪的漠視中爆發。一扭頭,她嬌氣的冷哼,「你不信!那他哪兒都碰了!」

這是學會氣他了?

「再一遍!」儘管逸雪心下哭笑不得,但這句話卻仍是從牙縫中擠出來的,不帶絲毫的溫度,讓如涵的心臟緊跟著顫了顫。

「他碰我了,哪兒都碰了!」如涵又害怕又倔強,骨子裡藏得很深的驕傲不許她低頭,如果她知道接下來將要發生的事情,那絕對是不敢亂的,甚至會沒有節操的反口,承認她是在跟他賭氣。

可惜,如涵沒有預知未來的能力。

還真是有幾分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

「呵——」逸雪冷笑,「把衣服脫了!」

呃?

如涵震驚地瞪大了杏眸,幾乎懷疑自己出現幻聽,但見逸雪越發冰冷的臉色,才恍然大悟,他沒跟她開玩笑。

嚶嚶嚶,她現在反悔還來得及嗎?

觸及逸雪晦暗的眸光,如涵頓覺頭皮發麻,一股子寒意從腳下襲來。她眯了眯眼,忽然利索地掙開了逸雪,跳出浴缸就要往外跑——

逸雪會給天真的如涵這個機會?

不等她邁開腳步,纖細的胳膊就被拽住了!

麻麻過:情勢危急之時,認慫不代表輸了!

「不,我錯了,我開玩笑的!」被制住了,如涵顧不得掙脫,連忙高聲認錯。

晚了!

冷靜又憤怒的逸雪根本聽不進任何解釋——他發誓,會給她一個畢生難忘的教訓!

一瞬間,如涵嬌的身子便被壓在浴缸的邊沿,緊接著逸雪就用膝蓋壓住了她的背部,順手抽過皮質的腰帶,一圈圈地捆住了她的雙臂,拉到頭。

這是要上演浴室play的節奏嗎?

「雪花,你住手!」如涵的羞恥感被逸雪徹底激發,她拚命扭身,卻知道自己處於絕對的劣勢中,想擺脫這男人簡直等同痴人夢。

她是受了刺激所以格外的活潑嗎?

逸雪眸光一閃,視線落在如涵緋紅的臉上,卻還是無視了她的求饒。

——嘶啦!

眨眼之間,如涵身上那件價值不菲的水綠色禮服,在逸雪的大力撕扯下,化作一堆碎布。

「他碰你這兒了——」逸雪眯了眯眼,掩去暴怒的晦暗,手指輕著如涵腰間的一塊淤青,似在醞釀更為恐-怖的風暴。

羞恥漸漸褪去,換上一種令她崩潰的折磨,從未被如此對待過,她抿唇無力解釋。

她的沉默在他看來如同默認……

幾乎失去理智的逸雪起身,將重獲自由還沒來得及逃脫的如涵,抵在了冰冷且泛著氤氳的鏡面上,不需要透過鏡子,就知道她的姿勢異常狼狽。

「涵涵,你激怒我了!」隨著逸雪的話音落下,他身上的最後一件衣服映入如涵眼帘,可憐的黑色nei褲被他隨手扔在了浴缸外,緊接著一股熾熱氣息噴洒而來,「再跑試試?」

前冷後熱的敏感快把如涵逼瘋了,他的氣息始終灼燒著她頸後的肌膚,而身前的玻璃鏡面卻又傳達來一股涼意,一冷一熱,如墜冰火兩重天。

嗚,她不跑了還不行嗎?

「那是你昨晚留下的——」心下的傲嬌星人瞬間被如涵拍飛,之前的堅持好似一場笑話,顧不得自己的狼狽,也顧不得手腕還被捆-綁,她使勁扭頭,視線示意著逸雪看向她的腰間,「你看,明明就是你掐出來的!」

逸雪強忍笑意,仔細的對比之後,才勉強承認,「嗯,有像。」

「什麼叫有像,就是好不好!」如涵彷彿看見了希望,異常的激動,她生怕逸雪再度懷疑,連忙補充,「剛才什麼都沒發生,你就來了,其實你不來,我也會想辦法掙脫的!」

這語氣里有的傲嬌是怎麼回事?

「呵,你覺得我來早了?」他眯著眼,視線肆意欣賞她身上還未消失的痕迹。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