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一七八章 冷淡拒絕

第一一七八章 冷淡拒絕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6-01 17:11  字數:2380

?

逸雪勾起唇角,身體力行的反問:「你認為呢?」

如涵懊惱的蹙眉,恨不得把剛才那句話吞回肚子里,還沒想到回答,就見逸雪翻身躺在了她的身旁,對著她召喚愛.寵般招手,「過來!」

他這是招小狗呢?

心裡咯噔了下,如涵一邊兒將整齊擺放的薄被抱在懷裡,一邊兒朝著大chuang裡面挪了挪,看向逸雪的眼神里又一次染上了深深地戒備。

她不進反退,他不怒反笑,那一抹蘊含深沉凜然的笑意,反將如涵嚇得小臉一白。

一時間,竟退到床邊的位置。

逸雪眸光一閃,眼見如涵即將跌下chuang去,連忙伸手去撈,卻不想被她力道一帶,隨著她一起摔在了粉色的地毯上。

咦?

如涵沒感覺到痛,小心翼翼地睜開眼,卻見本該壓在她身上的逸雪變成了墊子,將她牢牢實實的護在了懷裡,她甚至捕捉到了他臉上一閃而過的慶幸。

來不及深究逸雪此刻的心情,如涵的神色里充滿複雜,「你……」

「小笨蛋,你害我受傷,想怎麼補償我?」逸雪輕挑眉梢,在她眼中露出明確的驚慌後,猛然擒住了她嬌嬌嫩嫩的薄唇,不容她任何拒絕。

這個吻兇狠莽撞,卻透著刻骨的繾綣意味,直到一抹嬌柔輕哼從她唇角溢出,逸雪才覺得悶在心頭的鬱氣消散了大半——

這次,逸雪並未狠狠地折騰如涵,等他們收拾完下樓,已經快三點了。

午飯過後,逸雪有事離開,如涵回房間還未超過一分鐘,就聽門被敲響——

阿姨推門而入,將手中的藥膏交到了如涵手中,「辰先生說您不舒服,讓我將藥膏送來,您哪裡不舒服?」

如涵小臉轟然紅透,接過藥膏,眼見阿姨還不離開,她不自在的攥了攥拳,恨恨地磨牙,那種難以啟齒的不舒服,又怎麼能讓別人知道?誰讓他太過熱情,在她身上留下一處青紫的痕迹呢!

在家裡養了兩天,腳上的扭傷已沒什麼大礙。

第三天的午後,如涵被告知將要陪伴逸雪參加一場宴會。吃過午飯的不久,她就被逸雪帶來的幾個造型師重重包圍。

造型、化妝、挑選禮服、配飾……一系列的程序下來,已是下午五點。

「薄小姐,你的底子很好,這樣一打扮,真的太漂亮了。」造型師的語氣中充滿誠摯。

聞言,坐在梳妝台前椅子上的如涵下意識地睜開了眼帘,輕挑眉梢——

鏡子里的人是她嗎?她知道自己的五官精緻,稍稍打扮便能稱得上美女,耐看卻不搶眼,但現在不一樣了……

「咔嚓——」這時,純白色的原木房門被人從裡面打開。

「程總,薄小姐來了。」

聞聲,逸雪眸光一暖,放下了手中還在批閱的文件,側過頭看向出現在眼前的如涵。

造型師的手很巧,利用髮型的優勢,將如涵那張小巧精緻的五官表現的越發搶眼,她梳著扎得較高的減齡花苞頭,又有一簇烏黑的髮絲頑皮的貼著右臉頰,讓她看上去有種優雅的可愛。身上則是一件水綠色的斜肩禮服裙,裙擺處做了皺褶處理,隨著她的腳步,一下下的似花苞綻放。

一時間,房間內的人都無法移開視線。

見狀,造型師們樂呵呵的勾起唇角,卻見逸雪俊美的臉龐逐漸覆上陰霾,令人心驚膽顫。幾個業界小有名氣的造型師面面相覷,難道程總對沈小姐的打扮不滿意?

「辰總,宴會快開始了。」

說話的人是逸雪的秘書,她將之前逸雪批閱完畢的文件交到了等候多時的助理手中,這才走到了逸雪的身邊。

逸雪深情地睨了如涵一眼,自沙發上起身,「涵涵,咱們走吧。」

如涵微微一笑,跟著逸雪款款離開。

落在最後的秘書收拾好茶几上的文件後出門,就見如涵挽住了逸雪的手臂,望著芝蘭玉樹般君子的逸雪,紳士地替如涵打開車門,她眼中閃過了一抹若有所思的光澤。

舉辦宴會的地點在海城市中心地帶——海城嘉年華大酒店十八層。

逸雪和如涵到場時,金碧輝煌的宴會廳已是衣香鬢影,浮華熱鬧。

不及逸雪腿長,又踩著平日里不會穿的十寸高跟,如涵氣悶地在逸雪身邊,如不是她顧慮著優雅風情,她非脫下鞋子不可。

逸雪為了照顧她,走的很慢嗎,趕到宴會廳門口的時候,只見一名容貌艷麗,姿態風-流的女子,正親昵迎向逸雪。

男人高富帥,女人白富美,怎麼看都是天生一對!

如涵心下認為,那眼中寫滿對逸雪愛慕的女人,都不會在此時歡迎她。

就算不喜歡其他女人覬覦逸雪,但畢竟是公眾場合,如涵也不好發作。可她實在不喜歡看這樣的場面,沉吟半晌,趁著逸雪和人說話的時候,她轉身前往人少的地方,準備打發一下難捱的時間——

「美麗的小姐,晚上好,可以邀請你跳一支舞嗎?」

坐在宴會廳最不起眼的角落中,正跟一盤糕點奮鬥的如涵,在聽到耳邊的男聲時,下意識地抬頭望去——

出現在眼前的男人身形高大,頗有成熟魅力,此時正笑意吟吟的望著她,眼中的期待卻令她想也不想的拒絕。她放下糕點,姿態優雅的聳了聳肩,「抱歉,我不會跳舞。」

這話雖然不完全是真的,但也不算假,如涵從小運動神經就不發達,年幼學習跳舞開始就敗筆累累,甚至氣走了爸爸請來的知名舞蹈大師,從那時候爸爸就不在考慮將如涵培養為十足淑女了。所以,對跳舞,如涵從未精通,更不感興趣。

當然,這些事兒男人並不知曉,只當如涵推脫,望著精緻搶眼的如涵,他心下微癢,不死心的繼續遊說,「美麗的小姐,請你相信我,我真的只是想跟你跳開場舞,並沒有惡意。」

適當的糾纏能為男人加分,但過分的糾纏就會讓女人心生厭惡。

如涵微微低頭,掩去眸中的冷淡,爾後注視著男人,無比認真的說:「這位先生,也請你相信,我是真的不會跳舞。」

男人微愣,沒料到如涵會這麼冷淡的拒絕他,「那好吧。」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