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一七六章 如此喂她

第一一七六章 如此喂她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5-31 17:24  字數:2333

沒有辦法,如涵還是紅著臉讓逸雪幫他洗完了澡。)第二天,逸雪和劉玉華都上班,把如涵留在家裡,讓阿姨照顧。

如涵呆著無聊,好不容易熬到了晚餐來臨,又因為情緒的緊繃,如涵並沒有吃下多少東西。

「小姐,是今天的晚餐不合您的胃口嗎?」

「不,不是。」如涵又拿起木勺,幾分落寞的挖著面前的蛋羹,卻實在沒有胃口。

「那是今天不舒服了?」阿姨擔憂的望著如涵。

「謝謝關心,我真的沒事。」

「可是您今天的食量很小。」阿姨聽得外面傳來的窸窣動靜,忍不住道:「午餐只用了二分之一,晚餐則是三分之一還不到。」

「哦。」

兩人談話間,逸雪的身影出現在客廳的門口,阿姨剛想開口說些什麼,就被逸雪制止了。

望著明顯陷入思慮的如涵,逸雪又將視線轉移到餐桌上,發現確實如阿姨所說,她今天的食量很小,根本用不下飯,好像很沒有胃口的樣子。

他沒有開口,而是接過了阿姨無聲無息遞來的濕毛巾,擦了擦手,才從容的坐在如涵的身旁,「吃飯。」

這兩個字,像投入平靜湖面的石子兒,驚的如涵回了神。

緊接著,逸雪又沉聲問,「涵涵,一個人呆著無趣嗎,連飯都不想吃了?」

如涵攥著木勺的手緊了緊,笑意消逝在唇邊,沈峰走後,她特別不喜歡一個人,每每一個人,就會想父親,心情也會很低沉。當然,對她的想法,逸雪是理解的。

她很快察覺到了木勺上加了重量,輕輕地挪到鼻間,卻嗅到了一股子刺鼻的味道。

是酸味兒,該是開胃的冷盤,他以為她是沒有胃口嗎?

「謝謝。」如涵一時間無言以對,只得以最生疏的客氣來回應,然後當著逸雪的面兒,吞掉了那一勺子食物。

逸雪握著筷子不語,以最嚴苛的目光打量了如涵半晌,才發現她這幾天似乎瘦了。

先不說如涵最近的食量如何,只說被嬌養的單純的她,經歷了這麼多事兒,還要肩負著管理沈氏的重任,她的心裡該多麼慌張,寢食難安之下,不瘦,怎麼可能?

「過來,我喂你。」

聽到過來兩個字,如涵的身子驀地僵硬,她不敢動,絲毫沒忘記昨晚逸雪所謂的『過來』後,她的下場!

「呵。」逸雪嗤笑著輕挑眉梢,瞧著如涵的表情就知道她心裡在想什麼,然而他也不願再解釋,便親自行動。他一隻手搭在餐椅上,另一隻手則直接抽調了如涵的木勺,不顧如涵的僵硬,調侃道:「還是說想讓我換種方式喂你?

如涵轉過頭,向著逸雪的所在瞪大了杏眸,直到木勺逼到嘴邊兒,才機械的沒反應過來的張開嘴。

她根本沒留意他先前的那句話,所謂的換種方式,無非就是他用嘴喂她!

由於獃滯不敢拒絕,如涵的配合讓逸雪略微滿意,待回了神,滿心無奈的,她到底享用了逸雪的服務!

有一有二,直到如涵覺得胃裡被塞滿了,才扭過頭拒絕,還一邊摸著自個兒圓滾滾的小腹,一邊道:「撐死了。」

「一會有的是辦法消食。」

扔下這句話後,逸雪開始專心餵飽自己,用的是那雙餵過如涵的筷子,如涵不知道,若是知道——她定有足夠的勇氣,劈手將那雙筷子奪下來!

用餐中,逸雪半晌都沒聽見如涵的聲響,不禁側目去看。

濕漉漉的杏眸透著幾分羞怯,一張精緻的小臉脹紅的撩心,米分面含羞的一番風景,有種別樣的美感。

都說浴後看美人,燈下看嬌娘……越看越精神。

逸雪心神一顫,湊過去舔了下如涵微微撅起的小嘴兒。

「不要!」如涵輕輕地扭過頭,又小心翼翼地說,「我好撐,也好累!」

她太小心了,儘管杏眸霧蒙蒙的晦暗,卻仍讓他看出了幾分含羞帶怯的樣子,她用最撩心的話語、最媚的姿態,擊敗他內心的防線,甚至讓他防不勝防!

甚至,她的聲音還有些發抖……一瞬間閃過憐惜,逸雪想到之前他的過分,頓時將所有脈脈溫情拱手讓她,難得善心大發的決定,暫放如涵一次!

逸雪光明磊落大大方方的點頭答應:「好,那今晚早點睡。」

遲疑著,如涵輕嗯了一聲算作回應,他所謂的早睡,是不是她想的那個意思呢?

還不等如涵理清思緒,就覺得嘴兒上一熱,傾注了逸雪所有的情緒,雖一觸即分,可仍讓她心神不安,而他則快速的起身,哼道:「我去洗澡。」

「嘩啦——」

直到聽到浴室里傳來的窸窸窣窣的水聲,如涵才後知後覺的瞭然,今晚,逸雪是真的打算放過她了。

半個小時後,逸雪洗完澡出來,卻見如涵還躺在沙發上怔怔的發獃,小臉上流露著二三分的落寞,像被紛雜困擾無法理清。

莫名地,逸雪蹙去眉頭,他極不喜歡如涵這樣子,聰明如他,竟也無法從她茫然青澀的小臉上,捕捉到情緒。

他想打破這異樣的沉默,走到如涵身邊,伸出手臂就將柔若無骨的身子撈到了懷裡,隨口似的問:「想什麼這麼入神?」

「沒什麼的。」

剛洗完澡的逸雪,渾身散發著她熟悉的那款沐浴液的味道,清新又惑人,在他有力的雙臂觸及她的時候,她不太習慣的條件反射去推他……

逸雪高深莫測的凝視著不太乖的如涵,那暗含惱意的眸光灼人至極,讓如涵的心臟緊跟著懸了起來。

她發現因為她的傲嬌,已經吃過太多虧了,她不想再觸動他的底限,便話鋒一轉,嬌氣的抱怨,「你頭髮上的水都滴到我身上了。」

逸雪俯首望去,順著他發梢流淌而下的水滴,已將如涵身前的衣服打濕,那一團暗色在她呼吸起伏下,越發清晰。他移開視線平復了會,才勉強的接受了如涵那句解釋。

PS:親們有沒有發現,作者君很喜歡寫逸雪和如涵之間的小曖.昧呢,暖暖的、色色的,*^__^*嘻嘻……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