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一七五章 你沒有情敵

第一一七五章 你沒有情敵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5-30 14:12  字數:2460

到了卧室門口,如涵本以為逸雪就會離開,誰料,那人竟提前她一步進了她的房間。

他讓她乖乖呆在門口。

一進門,逸雪先開窗通風,拉開了窗帘,才牽著她進來坐下。

「小雪花,我想收拾一下房間。」

如涵在下逐客令了,雖然語氣委婉。

「寶貝,要收拾什麼?」逸雪耐心詢問。

為了能讓他離開這兒,如涵回答的很認真,「可能過幾天要出差,收拾隨行包里的東西,收拾起來要一定時間,現在必須好好整理。」

言下之意,我沒時間陪您了,請您出去。

再次拋出逐客令,比方才語氣更強勢,她不信逸雪聽不懂。

可坐在她身邊的男人點頭,半晌後只應了聲,「嗯。」

他坐著,沒有半點想要離開的意思。

如涵不放棄,繼續重複,「我要收拾行李。」

「好。」

「收拾的行李很多。」

「嗯。」

「我需要佔據很大的空間,你不能再繼續坐在這兒。」再直白不過的話,如涵說出口,這男人終於有了反應。

他看她,卻突然笑了,「涵涵,是要我幫你收拾?」

「……」

「是不是不會疊衣服?不用害羞,早說,我幫你就是。」

「……」

他起身拿了如涵的行李箱和隨行包,修長的指滑過,開始慢慢打開拉鏈。

瞬間,如涵心力交瘁,她知道逸雪明白的,曲解她的意思,他故意的。

和他言談,必須要放狠話,如涵後知後覺,看著逸雪直接惱了,「我要換睡衣。」

放在行李箱上的長指一頓,逸雪特別想笑,這小丫頭一定是被他逼急了。

「換吧換吧。」他說。

「我換睡衣,你難道不應該……」『出去』,二字沒出口就被人接了話。

「應該的。」逸雪邊說,邊打開了行李箱,「涵涵想換,自然應該幫著挑好了的。可是,寶貝想要這件?還是這件?棉料還是帶蕾絲?」

如涵無語了,他故意裝聽不懂她的話,還悉心地幫她挑睡衣。

她閉了閉眼,一把扯過他手裡的睡衣,直接進了浴室。

逸雪坐在一旁幫她疊衣服,只聽「砰!」地一聲浴室的門大肆被甩上。

「火氣這麼大。」逸雪淺笑,「晚上煮了銀耳蓮子湯給你。」

整理了如涵行李箱里的衣物,逸雪又把她的隨行包拿過來。

女性隨行的包包,一般都帶著女人的私人私密色彩。逸雪拉開拉鏈,見裡面的東西倒是笑了。

一般的女人包里會裝些什麼呢?

女人天**美,想想就知道大抵包里是一些口紅,眉筆,鏡子之類的物件。

可他家姑娘和別人還真不一樣。

除了錢包,包里還有山楂果、小袋薯片、棗子干以及幾塊巧克力。

小小的包,東西倒是不少,估計是被如涵拿來當百寶箱用了。

逸雪笑,他家小姑娘果然是小女孩兒心性,還沒長大呢。

給她裝好東西,逸雪又見除了隨行包如涵還有另一個挎包。

包很輕,裡面只單單裝著一個牛皮紙封袋,逸雪沒去打開因為他知道裡面是什麼。兩份協議書而已,這麼重?需要另用一個包?

不和隨行衣物放在一起,只怕是她一點都不想看見而已。

正要拉上拉鏈,逸雪又見挎包里牛皮紙封袋後似乎還有什麼東西。

精緻的藍紫色的琉璃桔梗花相框,只是相片里的人讓逸雪深深索了眉頭。

是如涵和一個大男孩兒,陽光下,少年和少女笑容如畫。

相框是透明的,翻過來可以看到照片的背面。

上面寫著:宇&涵,2007年。

娟秀的小楷字體,逸雪很清楚這是如涵的字跡。

分開了還一直留著,念念不忘?

想到這四個字,逸雪現在的心情比剛才的如涵更加糟了。

因果報應,福兮禍依,他剛剛欺負了她,她現在也要欺負回來了?

可是用這種方法,他有些承受不了。

揉了揉酸疼的眉骨,逸雪當機立決,他們必須馬上訂婚才好。

既然被她欺負回來,他便要再繼續欺負過去,如此,纏纏繞繞,才能沒完沒了。

浴室。

如涵剛退下了身上的衣服,只聽『咔嚓』一聲,被鎖上的門竟然從外面打開了。

明明是反鎖的……

怎麼會?

慌忙中,她抄了浴巾遮在身上,可早已經來不及……

是逸雪!

見他一步步走進來,如涵不停地後退,身上的浴巾也顯得欲蓋彌彰,春光乍泄……

「你怎麼……」

她還沒說完,只聽進來的人蹙眉道,「片刻功夫都不讓我省心,腳上有傷還敢洗澡,撲騰出這麼多水來,又摔倒怎麼辦?」

「小雪花!」如涵大聲叫著她對逸雪獨有的稱呼,越來越氣惱了。

「傻瓜,你心裡想什麼當我不知道嗎?你就對我那麼沒信心,你就那麼貶低我的審美?」逸雪幫她攏上浴巾,收起之前的戲謔,嚴肅地說。

「什麼?」如涵假裝不懂地反問,僅限小女孩兒的調皮。

「我是說,我的眼光沒那麼差,我是絕對不會喜歡郭嘉瑜那種女人的。再說,在這個世界上,有誰能比得上我的涵涵。」逸雪不理會她的故作懵懂,接著說道。

如涵當然相信他,知道他和郭嘉瑜沒什麼,可聽到郭嘉瑜給他打電話,她就是不開心。一不開心,小孩子脾氣就上來了。

聽他這麼一說,她反而有點不好意思了,是她太小心眼兒,故意為難他。

「好了,寶貝,不要把任何女人看作咱們之間的障礙,相信我,你沒有情敵,一個都沒有,現在沒有,將來也不會有。涵涵,你知道我有多期待幾個月後咱們訂婚的日子,我好想早點把你娶回家!」

深情如逸雪,真誠如逸雪!他如此坦白、如此貼心,她實在沒理由再和他彆扭!

「咱們出去說話吧,這裡好滑,我真怕跌倒。」如涵目光忽閃,低著頭,不敢直視他的目光。

「等會兒再出去,我先幫你洗澡。」

這個小丫頭,進來不就是想洗澡嗎?都在一起這麼久了,有什麼不好意思的。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