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一七四章 何其寵溺

第一一七四章 何其寵溺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5-29 08:24  字數:2555

PS:涵涵昨天身體不舒服,家裡的網路也壞掉了,斷更了一天,今天繼續更新。周末開心!づ ̄3 ̄づ

亦晴陪如涵呆了半天,第二天,她要和未婚夫去法國旅行,逸雪和如涵一起去機場送她。

才到機場,就見傳來一陣異常的喧鬧。

眾星捧月般,有人被擁簇著從機場大廳的門口進來。閃光燈閃爍不停,還有夾雜著記者不斷提問的聲音。

如涵目光游移,不經意間還是看清楚了。

是郭嘉瑜!

走了兩步,如涵想了想抬眼去看逸雪臉上的神情,卻被他圈在懷裡帶著向前走直到隱蔽的角落。

如涵這才想起逸雪也是公眾人物,被記者纏上,難免會有不必要的麻煩出現。所以,她很配合地靠在了他的懷裡。

見她乖巧聽話,逸雪唇角上揚。

可令如涵意想不到的是,逸雪竟然在她猝不及防中一把抱起了她。為了避開她腳上的傷,用得還是親昵地父親抱女兒的方法。

過來接應的隨從人員見此,瞬間都震驚在原地。

他們什麼時候見過嚴肅的逸雪這樣寵溺一個女人?

四下的人雖然面無表情的都不說話,心裡卻早已經開始猜測了。

如涵知道自己腳上有傷,走不快,怕到時候跟不上,便沒有掙扎。逸雪將她帶著貝雷帽的腦袋按在自己懷裡,貼到她耳邊絮語,「涵涵,乖乖呆在我懷裡,等一下別抬頭,嗯?」尾音微挑,透出憐愛的味道。

「嗯。」

她應聲,因為他言語間的溫熱呼吸不自在地動了動。

抱緊如涵,逸雪看了身邊的助理一眼,只說了一個字,「走。」

來接應的幾個男人走在最前面,助理在最後,逸雪抱著如涵走在中間。他們一行人從側門出,和客行人流混在一起,極為低調地從郭嘉瑜周圍的記者群邊穿過。

此時,大家的注意力都在回答問題的郭嘉瑜身上,沒人注意到身後還有大新聞。

可正對著他們的郭嘉瑜卻是看到了,即便拉高了衣領,帶著墨鏡,她還是在人群中一眼就認出了逸雪。

出眾的氣質,清貴無華,她是不會認錯的。

知道他處事低調,她只是靜靜看著,心底莫名湧起一絲欣喜。

可很快,郭嘉瑜上揚的唇角就垮了下來。只因為人影攢動間,她看到了逸雪脖頸上環著的那雙如蓮藕般嫩白的手臂。

無疑,那是屬於一個女人的。

郭嘉瑜咬牙,她這才意識到——逸雪的懷裡此時是正抱著一個人的。

只是,因為他刻意的保護,她僅能偶爾看到他懷裡的人揚散在外的青絲。

不是打橫的公主抱,而是,自上而下的親子摟抱法。

這其中所表現出的極致親昵,怎一個寵溺了得?

聯想到那天給逸雪通電話時,他情不自禁地露出的笑聲,以及中間,她被完全忽視的幾分鐘通話空白。

一切的異常,果然,他是和如涵在一起!

心中的妒火越燒越旺,見那人抱著別的女人漸漸消失在機場大廳,臉上的精緻妝容也遮掩不了她此時突然的憔悴,可層層圍上來的記者也不肯放過她,問題一個比一個刁鑽。

——「郭小姐,對於您即將新上映的電影,您對其的票房期待值有多少?

——「郭小姐,聽說您八月中旬曾決定過要退出影視圈是為什麼?」

——「郭小姐,聽說你心中已經有喜歡的對象了,是辰氏的辰逸雪總裁嗎?」

記者的最後一個問題徹底觸到了郭嘉瑜的逆鱗,她面色暗沉,完全沒有心思再回答這些問題。

伸手推開擁在她面前的記者就要向外走,助理見此,急忙要求四周的工作人員前來護著她,一點點從人潮中向外擠去。郭嘉瑜一步一步地踩著高跟鞋往外走,她越走越快,越走越快,似乎是在發泄心頭淤積的忿怒。

直到,被保鏢護著進了vip貴賓候機室,她一把掏出早上剛買的財經雜誌『啪!』地一聲大力甩在了地板上。

財經雜誌的封面上,一身黑色商務西裝的逸雪,眉眼清雋,氣質森冷。他為人低調,接受的採訪並不多,一大早郭嘉瑜冒著被記者圍追堵截的風險,特意親自將雜誌買了回來。可是,那人下午就抱著別的女人從她身邊走過……

諷刺,實在,太諷刺!

回到沈家別墅,已經到了下午4點鐘。

「小姐、辰先生回來了?」

劉玉華不在,只有阿姨在門口迎接。

「嗯。」

看逸雪扶著如涵進來,阿姨本是錯愕的,後來見如涵走路的姿勢,才意識到可能是扭傷了。

女人生性心思悲憫,見孩子傷了,那心疼就從眼底泛上來了。

阿姨看如涵坐下,添了熱茶就忙問,「去的時候還是好的,怎麼一回來倒是傷著了?」

「我沒事兒,張姨,您不用掛心。」

「好好歇歇。」

「一定。」

嘆了一口氣,阿姨也不再一旁站著,進了廚房準備晚餐。

一時間,客廳只剩下了逸雪和如涵。

兩人皆不說話,氣氛有點沉。

如涵垂眸,想了想開口,「我上樓收拾一下。」

見她起身就要走,逸雪眉宇輕蹙。

找借口離開這兒,她小女孩兒的心裡的考量瞞不過他。

只是,一秒鐘都和他呆不住,他知道她有點介意郭嘉瑜,可是,有些話不說開怎麼能行?

見她起身,逸雪也跟著站起來。

如涵以為他也有事要做,便鬆了一口氣。

誰知,前腳她走一步,他後腳也跟著走一步,她停下來,他也停下來。不言語,只默不作聲的隨從,亦步亦趨,這人到底要做什麼?

見如涵終於受不了地回頭看著他。

她站在台階上,他站在台階下。

她低頭,他抬頭。

兩人視線在空氣中交匯,一個孩子氣的微惱,一個曖昧十足的含笑。

空曠的客廳,他背後一片寧靜。

凝視著她,逸雪說,「涵涵,慢點走,我一直跟在你身後,可別摔了。」

何其溫柔的語氣,如同纏綿悱惻的情話。

轉過身,如涵嘆氣,拿他沒辦法,他願意跟著就跟著吧。

被默許,身後的人繼續跟著她上樓。

二樓並不高,可如涵腳踝有傷,走得極慢,爬樓梯就用了幾分鐘,這期間身後的人也是慢慢跟著她,其耐心可見。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