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一七三章 真的很幸福

第一一七三章 真的很幸福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5-27 13:41  字數:2504

耳邊有人『好』意提醒,「涵涵,你的茶杯是空的。-.」

如涵杏眸圓睜餐桌下的小腳又是一個用力,衝出了他的掌控,一腳踢在了逸雪的腿側。

和他對抗,說話間她向來節節敗退。雖然說君子動口不動手,她是小女子才不管那麼多,惱了直接動腳。

長長搖曳的藍白格子桌布,擋住了桌下兩人的『暗鬥』,辰老太太不明所以的喝茶,卻還是敏銳的覺察到如涵越來越紅的雙頰和自己孫子的笑意。

他看逸雪心情似乎不錯,便又繼續商討起最近辰氏底下個別公司出現的少數虧損問題。

如涵安靜地坐在一邊,添了龍井茶喝茶,只當是陪著他們了。其實,不是她不想離開,而是不能。

剛才好不容易讓逸雪放了自己的左腳,現在右腳又被他握在了手裡。沒有左腳的靈活,右腳扭傷了,她不敢大動,只能任憑對方為所欲為。

而令她沒想到的是,那受傷的腳被逸雪抓住後就放在他的膝頭上。此時,他的長指微微用力,輕輕揉捻著如涵腳踝上的扭傷處,幫她緩解了難以忍受的酸痛感。

如涵雙眸微斜視,望著他俊逸的側臉晃了心神。這男人是完美主義者,給人按摩都這麼帥帥的。

桌上的茶水微涼,茶葉絮沉降至茶杯底部,如涵端起茶杯輕呷了一口,冷茶微澀,入口後減少了熱茶原本的清香,苦味自舌尖蔓延開。她不喜甜,反倒覺得味道不錯。

這兩天一直在辰家老宅,如涵反而習慣了。張嬸扶著她上樓,不知不覺就停在了書房門口。

「張嬸,我拿幾本書看,你去忙吧。」如涵很想靜一靜,一個人看會兒書。

「小姐,您的腳。」

「已經上了樓,我自己可以。」

張嬸神色狐疑,最終還是妥協,叮囑了句,「您小心些。」才下樓去。

辰家老宅,一共上下兩個書房,一樓的大一些是為了談論重要的事用的,二樓的書房才真正是看書學習的地方。

棕紅色的門徐徐推開,書房有一張四角方桌案,案後是整齊的書架,書架上擺著各類書籍。

如涵在書架上挑書,看到曾經看過的書,她意翻看了幾頁,卻沒想到從中掉出一張書籤。

小小的書籤被她拾進手裡,上面紅色的絲線就像是她心頭乾涸的血,不論如何也抹不去。

如涵從中學的時候就有收集書籤的愛好,手裡的這枚和趙剛送給她的一枚很像,幾乎是一樣的。

沒有繁複的花紋,簡單雅緻,正面全由正楷小字填滿,看上去別具一格。

以前,如涵看到書籤總是會心一笑,現在再看到只剩下苦澀。

壞情緒上涌,她厭惡至極了觸景傷情的感覺,沒辦法掌控自己真的太糟糕。

拿起桌上懸掛的毛筆,如涵擰眉在白紙上走筆,想要讓自己靜下心來。可越寫越煩躁,蘸了墨的筆鋒斷在中間,心氣浮躁再也寫不下去。

紅塵男女,恨得越深愛的越刻骨,愛恨交織,什麼時候才是盡頭?

聽說如涵的腳扭傷了,下午亦晴匆匆趕過來看她。

一進客廳,她張嘴就問,「逸雪,如涵呢?」

問完話她才看到坐在一旁的辰老太太,她笑著打招呼。

「是涵涵的朋友吧,涵涵在樓上,你去找她吧。」辰老太太慈愛笑道。

逸雪則不客氣地指了指二樓說,「涵涵在樓上休息,你別冒冒失失的。」

「知道了,知道了。」

一邊應著,亦晴就向二樓跑。

看她急匆匆的背影,逸雪無奈地笑了笑,涵涵的這個朋友,一直都是男孩子性格,她和如涵性格完全不同,竟然好了這麼久。

二樓,卧室。

如涵靠在竹藤椅上,翻著一本消遣的散文書。

見亦晴推門進來,她也只是淺淺微笑。

亦晴將書包丟在地上,一進去她就窩進了如涵的沙發里,懶洋洋地躺在上面,她用手托著腮,看如涵腫起來腳打趣她,「怎麼這幾天不見,你就挂彩了?」

不想告訴她自己和孫琦鬧心的那一幕,如涵翻了一頁書,故意逗她說,「還不是怨你,知道你要來,下樓的時候激動,就崴了腳。」

「這麼說,我可成了大罪人了。」亦晴爬起來,走到如涵面前抽走了她手裡的書。

「越來越會說話了。」

亦晴自然知道如涵為了掩蓋事實沒跟她說實話,不過想到她可能有什麼苦衷,便沒再追問。

她的這個好姐妹,最不讓她放心了。從小到大,她都不記得為她出頭多少次了。現在,若是誰剛欺負她,她定然也不會放過對方。

「你整天呆在屋子裡多無聊啊,我陪你出去走走。」

看著自己的腳,如涵無奈,她能走得了嗎?

「看我,把這個竟然給忘了。」亦晴赫然,摸摸後腦勺對她說,「園子里花開得不錯,我們去外面坐坐總行吧。」

「那就麻煩小姐扶一下我了。」

「哪裡的話,榮幸之至。」

亦晴過來扶她,如涵看到了她高領衛衣下脖子上的點點紅痕,那是吻痕!

她微微錯愕,不過姐妹兩心照不宣,亦晴不說,她也沒問。

兩個姑娘手牽著手往樓下走,一個安靜柔美,一個活潑爽朗,姐妹蓮,花開並蒂。

午後的陽光很好,如涵和亦晴坐在花園裡的椅子上,亦晴不停地說話,她就靜靜地聽著。

有一個愛自己的人,有多年相知相守的知音好姐妹,這樣的日子,真的很幸福,如涵笑著笑著眼角就濕潤了……

二樓書房。

逸雪上來找一本金融方面的書,卻見門是開著的。

桌上平鋪開的白紙上有墨點,還濕著,是有人剛剛在這裡寫過字。

將硯台推開,抽出下面那張反扣著的紙頁。

一個赫然出現的『悔』字映入他的眼帘。

筆鋒凝滯,寫的人並不暢快,只是這拖泥帶水的走筆反映出寫出這個字的人多少繁複的情緒,愛恨交織?

越看這個字,逸雪的眉頭皺的越緊。

不用想,他都知道這字是誰寫的。

眼神微凜,逸雪索性將那張如涵寫壞的單字揉了直接丟進一旁的垃圾桶里。

這不是紳士之舉,但是他不在乎,其實他早該這麼做了。幫她徹底忘了過去,讓過去的憂傷無所遁形。。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