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一七一章 小冒失鬼

第一一七一章 小冒失鬼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5-26 04:17  字數:2556

微涼的薄唇,順著她掌心的紋絡慢慢滑過,有呼吸間溫熱的氣體灑在她的掌心裡,麻麻的,****至極。

如涵羞赫至極,拚命想要抽回自己的手,卻被他扣得緊緊地,一動都動不了。

落在掌心的吻,曖.昧,旖.旎,隔靴搔癢般,讓人慾.罷不能。真比雙唇直接接觸的親吻更加磨人百倍。

如涵曾經在一本心理學方面的雜誌上看到過,懂得親吻女人掌心的男人,全都是情場高手,他們善於製造浪漫,但不會付出真感情。對他們來說,事業、金錢和權力永遠放在首位,愛情只是他們生活中的點綴。

當然,逸雪絕對是個例外,他不僅懂得浪漫,還付出了真心。

如涵在面對這樣的逸雪時,依舊無力招架。彷彿有滾燙的熱流從掌心裡潺潺湧來,最終直衝最脆弱的心臟。

薄涼的唇離開了她的掌心,逸雪握著她的手抽緊,不斷上揚最終接近她略蒼白的唇覆了上去。

被他吻過的掌心與她的雙唇相觸。

如涵一愣,卻聽耳邊的逸雪笑問,「涵涵,這算不算間接接吻?」

驀地,她白凈的臉頰暈起淺淺的粉暈,灼燒著一直蔓延到修長的脖頸處,如朵朵芙蓉開,桃色艷旎。

一把揮開他的手,如涵垂下了眼不去看他。

這個男人,即便和他在一起這麼久了,仍讓她臉紅心跳,如同初見時一般。

逸雪但笑不語,蹲在地上繼續幫她冷敷腳踝。

直到手機一陣震動,他看了一眼來電顯示,起身拿了另一把竹藤椅,把如涵的腿伸平讓腳靠在上面冷敷。

他撫過她的長髮的手指,貼著她白.皙的耳垂蹭過,涼地讓如涵一顫。

她抬頭,見他正看著她眉眼帶笑。

耳朵是人身最敏感的地方,那麼冰她,故意的。

他對她說,「乖乖呆著。」那語氣倒是像極了在哄一個孩子。

打開露台上那扇透明的落地窗,逸雪走出去接電話。

背對著室內,逸雪望著爬上露台的青藤,隨著手裡的通話接通,他的臉上哪裡還見剛才的半分溫情。

「逸雪。」是女人的聲音,溫婉有禮,卻還是在一開口間就暴露出了她的緊張和興奮。「得了空,可以請您賞臉一起吃頓飯嗎?」

郭嘉瑜握著電話,小心翼翼。

「郭小姐,如果我沒記錯的話,現在還是你的上班時間。」不近人情的疏離語氣,「還是說,你們公司的內部電話都是用於私事閑聊的?」

「不是這樣的。」見他心情不太好,郭嘉瑜語塞,「逸雪,我約您吃飯主要是想談談合作的問題。」

「合作的事兒你可以找逸楠談,我最近沒時間。」他說話語氣不急不緩,卻字字凌駕於別人之上,壓得郭嘉瑜喘不過氣來。

他永遠,只是把自己當做一個陌生人,僅此而已。

想到這兒,郭嘉瑜的心冷了一大半,握著手機的手指因為不斷抽緊,一片死白。

第一次在宴會上見逸雪,她就明白這樣的男人註定可望不可即,只能用來仰望的。

所以,當他向她走來的時候,就像是她生命中的一場夢。

可這場夢永遠只能是水中月,鏡中花。是她先招惹了不該招惹的他。明明知道這個男人一定會拒絕她,明明知道這個男人不會給她些許溫情,但是,她無法不主動靠近他,一次次沉.淪,漸漸一顆心也飄離不定。

直到現在,即便歷經挫折,她的眼裡依舊只有他。

「我們之間一定要是這種陌生疏離的關係嗎?」

郭嘉瑜被逼的說出了任性的話。

可,事實上,並不是每個女人都是有任性的資格的,因為想要任性,勢必要有一個男人肯為你買單。否則,這場任性就會變成自以為是、惹人厭惡的愚蠢。

很明顯,郭嘉瑜屬於後者。

通話中的另一端,郭嘉瑜的嗓音微啞,「我承認我做過一些讓你不高興的事兒,可那都是過去了。我不奢望別的,我會聽話,不胡鬧,那我們能不能正常相處。」

一邊聽著手機,逸雪轉身,倚在露台上的壁磚上,修長的指按在了眉骨上。

本以為她是個聰明女人的,實際不然。

他薄唇緊抿,很明顯,他現在已經耐心全失。

「郭小姐,如此能說會道的你,我更希望在工作上看到,而非無聊至極私人私事。」愈發冰寒的語氣,把郭嘉瑜的心一點點往冰窟里沉,「不多言,不做半分逾越事。郭小姐你該有自己的覺悟,如果執意如此,下場......」

突然,逸雪的話戛然而止。

郭嘉瑜握著手機,嘴唇已經被咬破。下場?他又要對她用什麼手段?

眼眶酸紅,她郭嘉瑜第一次被一個男人如此殘忍拒絕。

知道通話還在繼續,對方不說話,郭嘉瑜也不掛,捲髮垂下遮住了她蒼白沒有一絲血色的臉。

這邊,逸雪沒有再繼續說話,只因為,通過透明的落地窗,他清楚的看見,剛剛還乖乖呆在竹藤椅上的小丫頭此時不安分的起身,將右腿緩緩屈起來,如涵先讓左腳著地。

逸雪蹙眉,擔心她摔著,忘了自己手裡的手機正通著話。

只見,小丫頭單腳站穩後,她才將右腿也滑下來,受傷的右腳並不著地,而是懸空在空中。

扶著周圍的傢具,如涵一步一跳,幼稚如孩童的舉動讓逸雪情不自禁地失笑出聲來。

那笑聲自他的薄唇溢出。

低啞,迷人。

笑聲傳到通話另一端的郭嘉瑜耳邊。

握著手機的五指一緊,她的神情疑惑。

他在笑?

這笑,是為誰?

又是誰有這樣大的本事,能讓永遠清冷疏離的逸雪笑得如此開懷?

一步一步,慢慢走到了卧室中央,可以依附的東西越來越少,如涵大邁了一步,導致沒有扶穩,身子一晃險些摔倒。

站在露台上的逸雪,被她的一舉一動擾地心驚膽戰的。見小丫頭最終站穩了,他嘆一口氣,笑斥一聲,「小冒失鬼!」

電話另一端,郭嘉瑜臉色徹底蒼白。她要在聽不出來未免太愚昧。

一個男人能用如此寵溺的語氣說話,無疑是因為一個女人。

況且,嚴謹如逸雪,他心系那個女人到竟然忘了自己在講電話。未完待續。如果您喜歡這部作品,歡迎您來起點投ahref='javasc日pt:void0'class='re-mendbtn'推薦票/a、月票,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動力。手機用戶請到m..-閱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