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一六五章 扯掉她的項鏈

第一一六五章 扯掉她的項鏈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5-16 22:08  字數:2517

「放……放手……」她的聲音幾乎是從喉嚨管里擠出來的,因呼吸不暢加之脖子上的痛意,一下子就漲紅了臉。`樂`文`小說`.

身後那男人的力道似乎要將她細小的喉嚨勒斷才罷休!

正當如涵以為下一秒就要命喪他手裡時,崔志浩抓住了掛在項鏈上的鑽戒,發力一扯——

細巧的項鏈就被他那隻魔爪「崩」的一聲拉斷!!

還不待如涵緩過神,她就看到戒指在空中划了一個完美的弧度,飛向了遠處的花叢里,迅猛的速度幾乎讓她都來不及挽救。

如涵憤恨得瞪著他,這條項鏈究竟哪裡礙他眼了!

剛要出聲,眼前的男人就給了她輕飄飄的解釋。

「上班時間不準帶任何飾品,注意形象。」

他平靜的聲音沒有半點兒罪惡感!彷彿還將錯全都怪罪在她身上了?!

她戴項鏈怎麼了?戴條項鏈就不注意形象了?

如涵越想越氣,這男人分明就是在針對自己,分明就是在吃醋,說再多也無用。

她憤憤的撇下他,轉身就走。憑著項鏈掉落的位置去尋找,才低著頭沒走幾步就撞上了一個女人。

「哎,你這人怎麼回事呀,怎麼撞了人也不說聲對不起呀!」

如涵才不管身後大呼小叫的女人,踉蹌著到花叢里,低頭去找那條項鏈。

這枚鑽戒,是逸雪送她的!是獨一無二的珍藏版!

如果她把這枚戒指弄丟的話,她一定會愧疚死的。

如涵在涼風中苦苦找了半個多小時,最後終於在一支花上找到了懸掛著搖搖欲墜的項鏈!

她趕忙小心翼翼的取回來,生怕一不小心就弄丟。

前一日剛下完雨,花叢里還浸著涼氣。如涵手裡拿著項鏈站起,搖搖晃晃趔趄了幾步,覺得頭昏腦漲,瑟瑟發抖。

強撐著身體不適站穩,卻又在抬腳走了幾步路後,兩眼一黑昏了過去!!

崔志浩雖然被醋意填滿,但還沒完全喪失理智。一直遠遠地看著她。

「崔總。要不要我過去?」站在一邊的秘書忙問道。

「廢話!快點給我打120,我不要她有事!」說話間,崔志浩幾乎飛奔向如涵……

如涵再次醒來時。就看到白花花的天花板,空氣里還彌著一股消毒水味兒,四周打量了一圈,才發現自己身處醫院的病房裡。

之前她在公司樓下的花叢找項鏈。後來兩眼一黑昏了過去,就什麼事都不知道了。

現在醒來。腦袋還是有些昏昏沉沉的。

「咔擦——」病房門被打開。

小蘇提著保溫飯盒進來,就見躺在病床上的人已經醒來,「涵涵你總算醒了!你知不知道你已經睡了幾個小時了!」

幾個小時?有那麼久嘛?

「現在什麼時候?」如涵看了看窗戶外,分明和昏倒的時候一樣是白天。

「姑奶奶。現在可是六點多了!你一直昏睡到現在!」

小蘇沒好氣的回答,接著又道:「你都這麼大的人了,自己生病了還不知道嘛?高燒發到三十九度還逞強!還有啊!你的脖子是怎麼回事!!」

如涵摸了摸發紅的頸項。上面有明顯被人勒過的紅印,不知道的人還以為自己被凌虐了。

「我的項鏈!」如涵轉念一想。在她意識清晰時還記得找到項鏈的,怎麼醒來後項鏈就不見了?

如涵翻開被子,邊找邊問:「小蘇,你有沒有看到我的項鏈?」

「沒有啊,我來的時候你身上只有一部手機,什麼項鏈啊?」

「就是……就是逸雪哥剛送我的項鏈,確切說戒指,戒指掛在項鏈上了!」

小蘇一聽到逸雪送的項鏈不見了,不由得替如涵著急,「你怎麼把逸雪送你的項鏈弄丟了,你不知道那多珍貴呀!」

小蘇瞬間為逸雪憤憤不平,「要是讓他知道了,一定會很難過的!」

如涵被她的話激起陣陣愧疚,也不想解釋是崔志浩害的,一心只想著先找到項鏈再說。

「沈小姐,該複查了。」

正在此時,護士進了病房。

如涵又將問題轉給護士,「護士小姐,你有沒有看到我進醫院時手裡拿著的項鏈?」

「抱歉,沒有看到,如果我們看到會交還給本人的。」護士表情真誠,並不像騙人。

可是……她昏倒時項鏈明明還拿在手裡的啊!

難道被人偷了?還是遺落在原來的地方?

護士見她一臉糾結,又補充道:「您可以問問送你來醫院的那位先生,或許他知道。」

送她來醫院的先生?!

不說她還以為自己是被哪個好心路人撥打120送來醫院的吶!

如涵又問:「送我來醫院的那個男人是誰?」

在公司門口昏倒,那到底是誰好心送她來醫院的?

隱隱的,她屏息等待著護士的答案,隨之心跳加速。

「我也不知道那個男人是誰。」護士搖搖頭,又敘述道:「我只知道那個男人長得還挺帥的,而且還很眼熟,好像在哪裡見過。他是一個人抱著你來的醫院,還在急救室門口等到你出來後才離開,看著還挺關心你的呢!」

關心?難道是崔志浩?不會把,若不是他,她的項鏈也不會不見了。

況且那個男人不是走了嗎?怎麼可能會抱自己來醫院?

就算看見了,也頂多是大發慈悲的派人替自己撥一通120吧!或者也頂多是讓人送她來的醫院。

他就像個打翻了的醋罈子,根本不會管她死活的!

至於一個人還在急救室門口等她那就更不可能了!

她寧願相信一個路人甲等在急救室門口,也不會相信他等在急救室門口。

一定是她想多了!

護士簡單做了檢查後,說是她高燒還未完全退下去,又叮囑了幾句後便離開。

小蘇嘴裡嘀咕道:「不知道誰把你送來的,還算有點良心。」

如涵搖搖頭,早把崔志浩的可能性排除,或許真的只是好心路人吧。

「涵涵,快七點了,我家裡有點事,得回去下,你要不要打電話給董事長,讓她來陪你。」小蘇邊說邊將她的被子拉高。「不用,我沒事,別告訴我媽,我不想讓她擔心,晚點我給我哥打電話,他會過來陪我的。」

「好。」聽她這麼說,小蘇就放心地離開了。

小蘇離開沒多久,床柜上的手機就響了,來電人是崔志浩。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