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一五九章 還是老樣子

第一一五九章 還是老樣子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5-10 23:57  字數:2313

抽不會手,林青抬腳朝某人的小腿肚踢了一腳,轉過頭咬牙切齒的瞪著他,而某人依舊是那一副什麼都沒發生的模樣,神情自若的看著台上的時裝秀。)

這陣勢,無異於是她一拳揍在了棉花上,一股氣堵著吐不出來咽不下去!

挪過另一隻手,她不客氣的使力去掰那剛硬的大手,卻是怎麼都掰不開絲毫,而握著她的手的力道也因此加重了幾分,疼得她幾乎痛呼出聲!

魂淡!掰不開手,她又不敢大動作惹來身旁眾多媒體的關注,只能咬咬牙忍了下來。

見她放棄掙扎,一旁的男人終於轉過頭來,傾過身湊到她耳旁,低沉的嗓音霸道的灌了進來:「傷著了我,難道不應該負責嗎?!」

「……」

磨牙霍霍的轉過頭,她冷眼瞪著他,深吸了口氣隱忍下滿肚子的火,低頭從手拿包里拿了兩張500歐元紙幣出來,挑眉揚起下巴,「挂號費我請客,真傷著了我負責!」

男人瞥了眼她手裡抓著的紙幣,戲謔的勾了勾唇角,暗眸涌動著灼灼火焰:「何必這麼麻煩,你幫我檢查不就行了?」

話落的同時,他已經扣住她的手腕往某處按了過去。

這個辰逸楠,這麼久不見怎麼還是死性不改,還是老樣子?

反應過來,林青猛地一僵,紅著臉使勁著要抽回手來,掌心下灼著她的手,帶來一陣陣陌生的顫慄!

「無恥——」她瞪著他的臉,紅著臉咬牙切齒的砸了兩個字過去。

輕勾了勾唇角,他淡淡的輕笑了聲,不動聲色的把她的手握在掌心。漫不經心的揉捏著。

寬厚的掌心裡,柔嫩的小手肌膚凝白,柔軟的觸感像凝脂一般,他甚至不敢多用力,生怕捏碎了。

被某人這樣折磨著,林青咬咬牙一忍再忍,深吸了好幾口氣。總算平息下那股暴走的情緒。冷著臉抬頭看向t台上的時裝秀,時間一分一秒的對她來說分外難熬。

而她身邊,還有一個以捉弄戲耍她為樂的登徒子。掌控大局似地把她玩弄在手心,這種感覺讓她很不舒服!

逸楠的助理低頭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不經意的瞥見辰逸楠大腿上把玩的手,順著那凝白的手臂往上看。在看到那張隱忍的嬌顏時,徒然愣住。

反觀神色自若的總裁大人。昂藏的身軀隱沒在矮小的座椅上,即便是身處這樣的場合,似乎也絲毫不影響那與生俱來的尊貴和從容。

而此刻看著這副場景,他突然覺得他手裡把玩的是個酒杯。而非女人的手!

下半場的秀場,因為多了個好玩的東西,時間變得不那麼難熬。

而林青則是忍無可忍還要再忍。被人肆無忌憚的把玩,又不能反抗。那股被吃得死死的感覺很不好受。

她不好過,她也沒讓他好受,在他的手覆了上來的時候,她倏地收緊了手,緊緊的把指甲陷進了他寬厚而乾燥的掌心裡。

感覺到了小獅子的爆發,辰逸楠面不改色的勾了勾唇角,深邃的眸光掠過一抹暗光,視線依舊落在五光十色的t台上,淡定自若的彷彿什麼都沒發生一樣。

掌心微微的刺痛,像是貓兒撓著似地,無礙他看秀的心情。

t台上所有的作品發布完畢,發布會上兩個主持人標準的英語和中文傳了出來,直到聽到主持人邀請辰氏副總裁上台說話的時候,她的手才得到解脫!

得到自由的那一刻,林青看了看掌心濕潤的手,抬頭的時候便看到身旁的男人緩緩起身,優雅的伸手整理了下西裝的袖子,這才邁步朝台上走去,英挺的身子包裹在黑色的西裝里,讓原本低調的男人看起來分外倨傲。

那股與生俱來的冷峻而高貴的氣息,強烈的衝擊著在場所有人的視線!

「此次辰氏入駐米蘭,旗下的品牌推出了復古為主線的系列款式,以『國風』為主題,融入中國元素和時尚潮流元素,以國際化的服裝語言,全新表達了當代中國時尚態度。辰氏作為米蘭時裝周的新客人,我們非常期待與米蘭的的時尚創意產業相結合所產生的結果……」

台上的男人舉止優雅,標準的普通話透過麥克風傳到在場每一個人耳里,隨之而來的還有英語翻譯,整個發布會現場,閃光燈不斷,卻似乎絲毫不影響台上男人駕馭氣場的能力。

林青這才知道,逸楠回國後竟然做了辰氏的副總裁,難怪一個新興品牌能以最快的速度打入米蘭時裝周,有他這樣一個領先時尚潮流的人物在,何愁品牌不能風靡各大時裝周發布會?

微微眨了眨眼,她抬頭看向台上同樣投來目光的男人,訕訕的站起身,在他結束講話之前離開了座位。

身後,她依稀還能感覺到一道凌厲而深沉的眸光追逐而來,後背一陣森森的涼意。

出了會場,林青找了個借口匆忙回了酒店。

她沒想到,自己前腳剛刷了卡推開套房的門,有人後腳就伸了手過來,擋在了門口。

關門的動作倏地一頓,她順著那隻大手往上看,對上的卻是男人那雙深邃而暗沉的眸子,隱隱著幾分不悅和莫測的光芒。

看到是他,林青微微擰眉,把門打開了些又再度重重關上,而某人卻趁機躋身進來,完美的阻擋了她關門的動作!

「你想幹什麼?!出去!這是我的套房!」看著面前卡在門口的男人,她冷冷的抬眸,冉冉而生的憤怒縈繞在璀璨的琉璃眸底,不甘而倔強。

辰逸楠輕揚唇角,性感的薄唇慵懶的吐出一句話:「不是說傷著了要負責的么?我來找你負責了!」

「負責可以,拿醫生的檢查報告來!」筆直的站立著,她把他堵在門口,就是不肯讓他進來。

「這種事情,你覺得適合去勞煩醫生嗎?」

暗眸一沉,他倏地伸手扣住她的手腕,猛地用力擠進了套房,順勢抬腳關上了門,動作迅速得讓她連出手的機會都沒有。

只是一眨眼的瞬間,等她回神過來的時候,整個人已經被他抵在了門邊的牆上,黑影隨之蓋了上來……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