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一五七章 親口喂葯

第一一五七章 親口喂葯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5-10 23:57  字數:2560

?

ps.奉上今天的更新,順便給起點515粉絲節拉一下票,每個人都有8張票,投票還送起點幣,跪求大家支持讚賞!

看著逸雪睡下,如涵漸漸也有了困意,她合上鋼琴,本想伏在上面休息一會兒,卻也睡著了。

朦朧中,感到一陣溫熱的氣息。

「涵涵,你怎麼睡這兒了,快去床上睡,小心感冒。」

逸雪的大掌攬著她的腰,剛想要將懷裡的人兒扶起來,卻突覺臂上一松,如涵整個人竟似秋風中的落葉一般,慢慢自他的眼前滑倒。

就在她的身體與地面馬上要親密接觸的那一刻,逸雪猛然伸手接住了她,掃過她的臉,卻發現懷裡的小女人雙眸微閉,紅唇慘淡。

不及細思,他的大手已小心地覆上了她的額頭,一觸之下,那灼心的火熱立刻讓他的掌心也燒了起來。

這麼燙?

「備車!」

聞聲,一直遠觀不敢近探的傭人趕緊三步並兩步地小跑了過來:「辰先生,車子已經在門口等著了,要不要……」要不要我送你們過去?

話音未落,逸雪已抱著懷裡的小女人直接進出了別墅的門,待傭人瞪著大眼跟出來時,逸雪的阿斯頓馬丁早已沒了影,只留下一團尾氣在他面前氤氳不散……

艾瑪!這是有多急!

高燒,39.2。

逸雪將人送至京城中心醫院時,如涵已燒得人事不知。

體溫太高。必須先用退燒藥,可護士長試了好幾次,卻一滴藥水也沒喂進她嘴裡去。最後護士長急得都要哭了:「辰先生,她不張嘴!」

「……」

逸雪眉頭緊蹙,那一臉的寒霜凍得護士長身上都要結出冰渣子來。

哭喪著臉,護士長也很委屈:「我真的儘力了。」

「這麼大的醫院,就沒有別的辦法可以幫她退燒了么?」

「有的有的,還有塞肛的。」

逸雪眉頭輕挑,難得地發出了一聲疑問:「什麼?」

「就是那種退燒栓,塞到里……」

護士長原本很盡職地在跟他介紹使用方法。可漸漸地她卻發現某大少越聽臉色越難看。狂咽了下口水,護士長最後只弱弱地說了一句:「其實,這個很……很好用的……」

真的很好用的,可大少的眼光要不要那麼嚇人呀!

嗚嗚!

「出去。」

不動如山的男人終於又開了口。可這兩個字直接便讓護士長全身上下都僵硬了:「我……我還要給這位小姐打點滴。」

護士長真要哭了。可眼淚只敢往心裡淌。

以為她不想出去么?可人燒成這樣再不退燒就真的燒壞了。而且,看大少那緊張的程度,護士長感覺自己要是完不成這『艱巨』的任務。她這工作飯碗也甭想要了。

她還上有老,下有小啊!

嗚嗚!——

大人發燒和孩子不同,更難受,也更痛苦。

明明體溫高的嚇人,可如涵整張臉都是慘白顏色,手心腳心甚至還是冰涼冰涼的。逸雪看著病牀上的小女人,緊抿成一條直線的唇角微微一扯,問了一句:「喂多少?」

護士長哆嗦了:「什……什麼?」

「葯!」

終於理會過來,護士長馬上精準地答道:「15ml-20ml都可以。」

聞聲,逸雪再不言語,只手奪過了護士長手裡的量杯,倒好一分不差的藥量後,突然直接灌進了自己嘴裡。

護士長震驚了,趕緊狂喊著:「艾瑪!錯了錯了,是給那位小姐喝的,不是……」

話語未盡,護士長突然很想撥了自己的舌頭。

哦漏!她看到了神馬?

平時只能在報紙、雜誌上能看到的辰大少竟然含著葯直接對著病床上的小姑娘「吻」了上去。

嘴對嘴啊!啊啊啊啊啊!

狂擦著臉上的汗,護士長一邊感慨著活久見,一邊懊惱著自己怎麼那麼遲鈍。管理著辰氏那麼大集團的辰大少,怎麼可能沒有常識到把別人的退燒藥喝進自己肚子里?

人家不過是想親口喂罷了。

可是,誰能想到他竟會用這樣的方式來喂一個女人吃藥?

艾瑪!她好像不小心知道了什麼不得了的秘密……

頭很痛,全身都似要散架了一般。

一會兒似被放在火上烤,一會兒又似被扔到了冰河裡凍著。

混混沌沌間,如涵覺得似乎有什麼東西輕輕地覆在她嘴上,下意識地想要排斥,但那柔軟的觸覺竟讓她覺得那樣熟悉。

排斥的感覺漸而減弱,擰著眉頭一聲嚶嚀,唇齒相啟間,是蜜一般甘甜的液體滑入口腔,帶著既陌生又熟悉的特殊味道。

好甜!好甜!

迷茫間她伸出小舌,纏著那甜蜜的柔軟,意猶未盡想要索取更多……

可她無意識的動作,一下子便觸麻了逸雪的大腦。

原本只是喂葯,原本也只想喂葯,可喂著喂著他竟感覺丹田處突然躥升起一股邪火,然後,他的身體便又有了不該有的某種原始反應。

猛地鬆開她的唇,卻看到病床上的小女人還是沉沉閉著眼。

微紅的小嘴晶晶亮亮,還帶著他賦予她的水潤澤光,眸色漸沉,逸雪突然連呼吸都變得渾濁起來……

「好了,給她打針吧!」

掩飾性地開口,背身過去的同時,也擋住了胯下的窘迫。

護士長也不敢看他的反應,得了吩咐便趕緊干起了活。

掛葯、束管、抹碘、扎針,整個動作一氣呵聲,那速度簡直要破全院的扎針記錄,最後調好點滴的流速,護士長規規矩矩地垂著眼站到一側:「辰先生,打好了。」

岑冷的男人點了點頭,難得溫和地說了一句:「下去吧!」

聞聲,護士長如蒙大赦,端著空葯盤便落荒而逃……——

護士長一走,病房裡便只剩下逸雪一個人。

立在病床前,他無比認真地看著如涵,從眼睛到鼻子,最後,又落在她圓潤飽滿的小嘴上。

如涵的嘴型唇線分明,又很小巧,彷彿性.感但又不是那種絕對的性.感。肉嘟嘟的還有些可愛,特別是生氣的時候微微噘起,如同誘人的紅櫻桃。

勾著人,讓人控制不住那一親芳澤的衝動……

逸雪無法形容那種感覺,但如果非要他用一句話來形容她的嘴,他腦子裡閃過的只有一句話。

很適合接吻!

病中的如涵又平添了幾分嬌柔之美,越發楚楚動人,惹人憐愛。用傾城國色來形容一點也不為過。

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