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一五零章 權當贖罪

第一一五零章 權當贖罪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4-30 13:55  字數:2323

只見如涵側躺在地上,已經昏迷過去,而趴在她身上的男人渾身是血,本就白皙的臉龐此刻更是煞白得像颳了膩子米分的牆,然而最可怕的還是插在他肩上的刀,插得很深,場面慘烈悲壯令人不忍直視。章節)

市醫院,高級病房。

空氣里除了雨後的清新還夾帶著屬於醫院特有的消毒水味,窗外的柳樹被雨水清洗得格外的翠綠,樹枝上一隻不知名的綠豆色的小鳥正張著紅色的小嘴死勁地叫喚。不多時,另一隻長得一樣的小鳥飛了過來,它試探地靠近,再靠近些,然後小嘴討好般捋了捋對方頸部的羽毛。這時,原先一直叫個不停的鳥兒不叫了,也學著捋了下它頸部的羽毛。於是如同達成共識般,兩隻鳥兒相互叫喚了幾聲便一起飛走了,只留下略微晃動的樹葉在輕輕地附和著。

如涵躺在白色的病床上,似乎被什麼惡夢困擾著,只見她擰著眉低喃道,「不要,不要走不要丟下我。」

坐在病床邊的男人聞言握住她的手,輕輕地放置唇邊,深深地凝著她的因極度刺激有些憔悴的臉,不發一言。

「啊!逸雪哥!」如涵猛地坐起,胳膊上的淤青處一陣劇痛,剎時整張臉扭成了苦瓜。

逸雪起身擁住她,輕斥道,「老是毛毛躁躁的,你就不能慢點嗎?」

他的臉在她的頭頂上,所以她看不到他的表情,可她知道自己這次嚇壞他了。如涵把另一隻手搭在他的腰上,聞著熟悉的松香味,片刻後她不滿足地往那厚實的胸膛深處蹭過去,感受屬於他的溫暖體溫,靜靜地享受劫後餘生的安寧。

「辰逸雲呢?他沒事吧?」

「你睡了一天兩夜,有沒有哪裡覺得不舒服?」

「我沒事。」

「嗯。」

「我記得當時辰逸雲突然伸手搶周嫂的刀,然後周嫂卻朝我刺了下來,再然後發生了什麼我就不知道了。他有沒有受傷?嚴重嗎?」

「你剛醒。會不會覺得口乾?」

「他現在在哪裡?有來看過我嗎?

「我去給你倒杯水吧。」

「我不要喝水!我在問你辰逸雲的事,你為什麼總是顧左右而言他!」

等了半晌仍是令人心怵的沉默,如涵暗想不妙,用為數不多的力氣推開他些。對上他看下來的目光,她遲疑地猜測道,「他也在醫院?」

「嗯。」

辰逸雲搶了周嫂的刀,手上受傷是難免的。她能想到的只是這個。

「他的傷很嚴重嗎?」

「嗯。」

逸雪看著如涵一副想要哭的樣子,眼神黯了黯。欲語還休。她的頭髮凌亂,膚色蒼白,看得他心裡酸澀無比,都是他,沒保護好她,才讓他替他承受這麼多!

他修長的食指挑起一縷髮絲纏繞了兩圈便鬆開,然後又再纏繞,再鬆開。神情有些縹緲空洞,好像手裡的一系列動作都只是下意識。

如涵摳了摳逸雪襯衣的第二顆扣子,據說這是離心臟最近的地方。「我很想見他,可是又不敢見他,怕他真的傷得很重。」

「在周嫂把刀刺向你的時候,他替你擋了一刀,扎在肩上,雖然沒傷及臟器,但傷口很深,失血太多,現在還沒醒過來。」

「什麼,他替我擋刀?!」

逸雪的話的震撼力太強。讓如涵難以置信。

她知道逸雲喜歡她,卻沒想過喜歡到可以為她擋刀的程度!

「逸雪哥,我要去看他。」如涵含在眼底的淚終於流了出來。

逸雪微闔眼,嘆息了聲。「你臉色太差了,還是等身體恢復些再去吧。」

也是,那就先睡會,等睡醒了再去看他。可是如涵不知這一覺醒來竟然是翌日下午,她才一睜開惺忪的眼睛,就感覺眼前一暗。身旁一具溫熱的男性身體靠了過來,「睡醒了?」

她眼珠子轉了下,「你一直守在這麼?」

他溫柔地笑笑,卻仍掩飾不住臉上的疲憊,「別再睡了,起來吃點東西吧。」

「好。」

說著逸雪弓身扶起她,再把枕頭豎起來,讓她靠得舒服些。然後打開床頭矮柜上的保溫壺,用勺子輕輕攪動,「先喝點粥吧,易消化。」

這時,門突然被推開,一個中年女人怒氣沖沖地闖了進來。

逸雪眼疾手快地抓住女人慾打下來的手腕,高大的身軀上前一步將如涵護在了身後,「你做什麼!」

女人哀吼道,「我要替我兒子報仇!」

如涵被這一幕嚇懵了,傻愣愣地沒反應過來,只聽到女人嘴裡罵道,「如涵你個賤人,勾搭完辰逸雪,又勾搭我兒子,你說,你怎麼讓我兒子替你擋刀的?」

女人說話間,如涵上下打量她一番,想起來她在辰家見過她,應該是辰逸雲的母親,辰逸雪的大伯母。

「大伯母,這怎麼能怪涵涵!」逸雪反駁道,說完便拉著她往外走,隨後是女人一路不休不饒地怒罵及嘶叫聲。

如涵心裡咯噔了下,隱約覺得有些不對,難道,辰逸雲傷得比逸雪說的還重要,「逸雪哥,讓她把話說完。」見男人不為所動地仍拽著女人,如涵又重複了一遍,「我說讓她把話說完!」

逸雪轉身將如涵的頭按在胸前,「涵涵,這是個意外,誰都不願看到這樣的事,你不要自責。」

女人見兩人抱在一塊,心中的抑鬱更是難平。她忽然抄起手袋發泄般朝他們砸過去,每一下都拼盡全力,無奈逸雪將如涵保護得太好,以至於所有的力量都打在了他的背上。而他越是如此護著如涵就激發了她憤怒,她驀地舉起一旁的木凳,「啪」的一下狠砸下去,木凳腿應聲而斷,可男人的背依然筆直如牆,紋絲不動。

「夠了!」

門外又進來一人,是逸雪的大伯,他不容分說地捉住妻子還在拳打的手,「這都是逸雲自己造的孽,他今天這樣,也算是贖罪了,你兒子做了什麼傷天害理的事兒你還不知道嗎?」

p:五一小長假來了,讀者親們假期開心哦,閑暇時別忘了來看書哦,么么噠n_n未完待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