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免費註冊 · 忘記密碼 | 行動版 · 簡體版
您的位置: 扒書網首頁 >其他小說 >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第一一四五章 真相大白

第一一四五章 真相大白 (1/1)

小說名稱《我曾經愛你如生命》 作者:如涵  更新時間:2016-04-26 02:13  字數:2280

??下一頁

話音未落,面前倏地一陣掌風刮過,如涵被打得連人帶椅地趴在地上。左臉火辣辣的一片鑽心的麻,肌肉麻痹得幾乎感覺不到疼痛,緊接著嘴裡的腥甜味令她心下噁心。她當即屏住呼吸,楞是將嘴裡的異物咽下,光潔的額頭抵在地毯上一動不動。

不管怎樣,也不能讓對方看到自己的虛弱。

很快如涵的頭髮被人毫不憐惜地一把揪起,她咬緊牙關不吭一聲,只是黑眸里的霧氣終是不自禁的遮住了視線。從小到大何曾受過這般委屈,她好歹也是千嬌百寵的大小姐啊,如今被人隨意的羞辱踐踏,卻連反抗都顯得那麼螳臂當車。

「你再敢叫,我立刻就殺了辰逸雪!不信你可以試試看。」那人譏諷地冷哼,將黏在手掌中斷落的髮絲搓了兩下,甩掉,一副嫌棄厭惡的樣子。見她不言語,那人便俯身捏住她紅腫的左臉,「怎麼?打你一巴掌就覺得受不了了?你剛才不是還盛氣凌人地打了他嗎?怎麼就沒想過他也會疼、會覺得恥辱呢?」

受傷的部位被捏得生疼,眼底濕濕熱熱的,不知道是淚還是血,只感覺眼前的一切都是紅色的。如涵知道自己現在的樣子肯定狼狽不堪,但仍是擰眉硬撐道,「你是辰逸雲什麼人?為什麼要這麼護著他?你這麼做都是為了他嗎?」

「當然是為了他。」

「那你到底是他什麼人?」

「你想知道?」

那人放開了她,沒預警地走至一旁的矮櫃,拉開抽屜彎腰翻了下,摸出了把剪刀,然後又回到她面前。

「你要殺我?」

「我說了,不會讓你死的。再說了,要殺你何不用菜刀或匕首,剪刀豈不是費時又費力嗎?我只是想你該老實點,別動什麼歪心思。」

偌大的別墅里只有他們頭頂上的大燈亮著,其他地方都黑漆漆的。安靜得異常古怪。兩人這麼大的動作,樓上的逸雪如果沒事肯定能聽到,既然聽到卻沒有行動想必還有別的計劃,他在等什麼?還有阿力。應該就埋伏在不遠處,正準備見機行事吧。

這麼一想,如涵的心定了下來,睨了眼身旁的人,「既然你不打算殺我。漫漫長夜我們就這麼干坐著也挺無聊的,要不說說你的經歷吧?」

「你真是個好奇寶寶。不過既然你這麼聽話,告訴你也無妨。」

那人開心的看著如涵可憐兮兮的樣子,滿意地咧嘴笑了,隨後笑容漸漸變苦了,苦中有淚光,淚中有滿足,「這事得從九年前的除夕夜說起,那時候我在辰先生家裡做保姆。那天傍晚,我丈夫買菜回家時意外的被車給撞了。因為肇事司機的逃逸,讓他錯過了最佳搶救時間。等我發現並送到醫院時,已是深度昏迷,即便醒過來也是高位截癱,一輩子也下不了了。那會我們夫妻很窮,以打零工勉強為生,有一個三歲的兒子和一個吃奶的女娃。面對突如其來的巨變和高額的治療費用,我們根本無法承擔。當人們都在新迎新年時,我們卻是抱著丈夫逐漸冰冷的身體痛哭。要眼睜睜地看著自己最親的親人離開,那絕望和悲痛是你這種含著金湯匙長大的大小姐無法理解的。可就在我們快要放棄的時候。辰先生像神仙下凡一樣出現在了眼前。」

「是他救了你丈夫?」原來是報恩。

可是有這麼報恩的嗎?

「辰先生幫我付了我丈夫住院期間的所有費用,還幫我丈夫找了最好的醫生,我悉心照料了我丈夫一年後,他竟然奇蹟般的康復並站了起來。辰先生是我們全家的大恩人!」

如涵舔了舔發乾的唇瓣。重新理了下思緒,語氣堅定的說,「如果我沒猜錯,那個弄壞剎車片的男人就是丈夫吧。」

「是。」

「他一定很愛你,為了你居然能以身犯險?」

「是。」

「可是你卻不愛他,不然怎會忍心將他置於危險之中。你不會不知道他這麼做不可能只是坐牢這麼簡單。」

「……」

「逸雪已經重傷昏迷,可你們並不打算就此放過他。你寧可委身做了我的保姆,潛伏在我身邊就是為了伺機對逸雪下手嗎?沒想到啊,我引狼入室,被你偽善的外表矇騙。難怪你總是向我詢問逸雪的狀況,看著是關心,其實你巴不得他永遠也醒不了吧?你這個傻女人,你沒想過辰逸雲是在利用你嗎?」

「啪」地一聲,如涵結結實實地又挨了一耳光,打得她暈頭轉向一時沒了聲音。後腦勺的頭髮被用力往後拽,迫使她不得不扯著脖子瞪著對方。

疼,好疼。

「很恨我吧?其實我也恨你的。真不知道你哪裡好,辰先生會看上你?」鋒利的大剪刀在燈光的折射下發出危險的白光,晃得如涵原本高漲的氣焰瞬間降了下來。生命誠可貴,在這種極度瘋狂的人面前還是不要逞強的好。

眼下服個軟也沒什麼丟臉的,安全第一、安全第一。

「沈如涵,其實你才是傻女人,辰逸雪哪能與辰逸雲的溫柔體貼相提並論?不過你雖有眼無珠,可運氣還真是好,能得到辰逸雲先生的喜愛,做女人能做到這份上也是知足了。」

如涵從來沒有像現在這樣仔細打量過眼前的女人,不過四十歲出頭,一件極其普通的棉質襯衣和一條看上去穿了很多年卻洗得很乾凈的長褲。那摻了些許白霜的頭髮沒有經過任何燙染,隨意的挽在腦後,再配上樸實和善的五官,整個人給她的感覺就是個勤快老實的婦人。雖然只來了短短几個月,可是她不但把家裡上上下下打掃得乾淨整潔,而且還做得一手好飯菜,十分的清淡可口。如涵曾暗自竊喜自己運氣好,找到這麼個合心意的保姆,打算長工資定要長期用下去。

「阿姨,當初……」

「我夫家姓周,你可以叫我周嫂。」

「周嫂,當初我到家政公司找保姆,你毛遂自薦,自願減薪酬也要來我家工作。可是你來了這麼久,為什麼一直沒有動手?曾有一絲猶豫想要放過我們嗎?」未完待續。